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珍妮.蘇;譯/莊雅琇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日那一天,我四十五歲了。雖然還算年輕一輩,但也可以說毫無疑問堂堂邁入歐巴桑世代。我已經看開了。

這可不是死要面子。看著肉體比以往老化得更明顯,我甚至感到開心,因為能藉此意識到:「哦,這樣下去肯定會死掉啊。」我的身體開始出現毛病。這對向來有恃無恐、大量揮霍健康本錢的我來說,可說是前所未有的難得體驗。

我可沒有就此放了一百二十個心。如今嘴角周圍不僅多了下垂的嘴邊肉,還長了那種突起來的黑斑。長了就長了吧,我就跟它槓到底。我才不想扛著傳統歐巴桑這塊招牌。雖然人終將一死,但是這個時代說什麼也要活到一百歲才夠本,所以有必要建立新的歐巴桑形象。我可是請了私人健身教練一連鍛鍊了九個月,姑且不論結果如何,我這個新手歐巴桑突然充滿了幹勁。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自稱歐巴桑的呢?大概是一字頭的尾聲吧。現在想想或許很可笑,但我當時確實認為「過了二十歲,就是歐巴桑了」。

話雖如此,實際上根本沒有二字頭的歐巴桑。甚至連歐巴桑的預備軍都稱不上。真要說的話,連大人都不算吧。二字頭時,每天都在四處燃放青春,像拉砲一樣引起周圍一陣騷動簡直就像例行公事。

即將邁入三字頭時,這回的心態像個旁觀者,大多是男人開始用「歐巴桑」一詞揶揄自己。我非常清楚這是對方半開玩笑的話,所以我完全不會當真。想是這麼想。有時候仍會強忍內心的焦躁,裝作沒被傷到,可是心裡確實不好受。

真正踏入三字頭後,開始有同輩中人以歐巴桑自居。同時也產生了絕不容許自稱歐巴桑或別人以歐巴桑相稱的群體。她們透過態度及言詞強烈排斥歐巴桑,彷彿「這世上根本不存在歐巴桑這種東西」。就像歐巴桑糾察隊似的專挑人語病。這也有令人窒息的一面,歐巴桑一詞與三字頭的年紀絕不能說合適。

來到四字頭,一方面用「四十一枝花」這句話撐著自己,一方面費盡千辛萬苦適應肉體的變化,一轉眼間就四十五歲了。

不知道是不是眼睛慢慢出現老花的關係,一到黃昏時分就覺得視力模糊,電腦畫面也很難看清楚。不過,內心的視野卻變得豁然開朗。何等神清氣爽!我在自己眼裡及別人眼裡都已經是歐巴桑了。

一開始是裝模作樣地自稱歐巴桑,有時是對方捎來的揶揄嘲弄,歷經同輩中人的宗派分裂,我終於發現自己已能坦然接受歐巴桑一詞了。這不是說給誰聽的,而是我對我自己的歐巴桑宣言。

應該把「我就是歐巴桑」的全區通行證發給真正的歐巴桑。只要唸出這道咒語,對方通常會識相地就此作罷:「算了,沒辦法。」以前就是個假歐巴桑,所以不見容於社會。

如果是面對不知道長相的一般人,大可裝傻一笑帶過,但這時候同樣能搬出這道咒語。只要說「我已經是歐巴桑了啦」、「因為是歐巴桑才會這樣啦」就行了。不必太深究其中的道理,也用不著不懂裝懂。畢竟是歐巴桑嘛。不知道是理所當然的吧?我打算把這張全區通行證掛在脖子上,扭轉一般的歐巴桑形象,盡情嘗試各種可能。

當一般人嗤之以鼻地認為「歐巴桑就是這樣啊」,那是再好不過。千萬別讓人家知道我真正的企圖。

啊──好想快點念咒語。我已經是巫師了啊。

※ 本文摘自《這樣也很好!大齡女子獨立宣言》,原篇名為〈我對我自己的歐巴桑宣言〉,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