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朴午下;譯/陳品芳

沒事我不會參加聚餐。更準確地說,是我會想辦法編出各種理由避免參加聚餐。一般都會先說有事,之後再慢慢想要怎麼應付。

如果參加了不可避免的聚餐,我就會思考要跟誰吃、吃什麼、吃到什麼時候。即使參加聚餐,也絕對不會喝酒,或是假「乾杯」,再不然就是只喝個一、兩杯,然後把正在吃藥、午餐拉肚子等準備好的理由拿出來搪塞。當然,絕對不可能跟去第二攤。

因為工作而認識的人經常會認為我不會喝酒、不愛喝酒,還很好奇我活著有什麼樂趣。嗯?其實我是愛酒人士喔。

我只是不想在這樣的場合、以這樣的速度、跟這樣的一群人乾杯而已。

只要條件允許,我每天晚上都會配一杯紅酒,夏天更是跟大家一樣愛喝啤酒。如果一定要喝燒酒的話,我會喝沒有化學添加物的蒸餾酒,在特殊的日子甚至會奢侈地喝杯單一麥芽威士忌。不過我會盡可能地慢慢喝,跟心靈相通的人,在能放鬆的場合喝。

倒滿、乾杯、一起喝到死這種事情,在我熬過大學新生那段時期後就不幹了,在我可以選擇的範圍內,我也絕對不想再這麼做。

有人似乎察覺到我這樣的態度,有天突然對我說:

「偶爾出席一下聚餐,不要在酒席快結束時就說要回家、不要找藉口不喝酒,這樣才能累積更多人脈,以後才能互相提拔,這你都不懂嗎?」

對,我不懂。

說話也是一樣。我要是發現自己跟對方不對盤,就會立刻閉嘴,無論是幾分鐘、幾個月,我都會在對方面前保持沉默。與其一直繞圈子、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不如乾脆不說還比較輕鬆。甚至有人因為我真的太少說話,以為我根本就是啞巴。但真的是這樣嗎?跟我私交甚篤的人甚至曾經挖苦我,說像我這樣話說個不停嘴巴會不會痛。其實只要是跟相處起來感到愉快的人在一起,那想說的話就會源源不絕地湧出,只要彼此心靈相通,那麼就會萬事亨通。

在公司同期同事發起的通訊軟體群組中,我也可以長達一年,甚至是兩年都不說話,反正把群組通知關掉易如反掌,有時候未讀訊息會多達上百則,但我當然不可能一一把訊息讀完,不去閱讀自己沒興趣的聊天內容,就像睡覺一樣自然。

還有,這是個秘密,那就是我會怕那些群組占據手機容量,所以經常按下刪除全部,就像瞬間凋謝的櫻花一樣,不留情地清除,看著空蕩蕩的群組聊天室,我的心情輕鬆無比。

剛進大學時還有很多人說我交友廣闊,無論哪個聚會都絕對不會缺席,但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我想,準備考試的那段期間對我的影響非常大。

比起和別人待在一起,我花更多時間獨自坐在書桌前,休息的時候也不太會和別人見面、吃飯、聊天,而是會跑到山上去。因為我的時間跟金錢都很寶貴,如果和別人見面,時間跟金錢都會消失,於是我就漸漸成了一個人。

雖然偶爾會覺得孤單,但獨處讓我很滿意,因為這樣我就能拋開用盡全力拉住的面具。莎士比亞說人生就是一場戲,我們都只是舞台上的演員,我很喜歡這句話。

不過我相信,舞台的布幕只有他人走進自己心中才會拉起,獨處的時候誰會戴面具呢?

他人登場的瞬間,我們的小宇宙便會開始震動。對某些人來說,他人所引發的波動十分微弱,但對某些人來說,那些波動卻巨大到無法掌握。既然有人能夠毫無阻礙地與他人來往,那就會有人必須拚盡全力才能融入其中。在腦海中模擬所有的情況,做足了心理準備之後才能上場,那些人就是我們。

我們或許會因為該戴上怎樣的面具而感到遲疑,猶豫到最後甚至導致臉部痙攣,如果讓對方感受到這一點,那麼那天所花的時間真的可以說是徹底浪費了。

「啊……那個人發現了,他看到了,他發現我不大方、太敏感了,我因為太尷尬而只有腳趾頭一直動個不停,該死,實在不想被對方察覺到。」

開車時經常會聽到提醒「您已偏離路徑」的警示音,我每次都覺得這句話像是衝著我來的。即使眼前有一條康莊大道,能帶我成為被社會認可的成功人士,身邊的人事物也都不斷提醒我應該走那條路,但我還是不斷偏離路徑。我拋開了社交能力、對能賺大錢的工作不屑一顧,有人說要介紹最近很受歡迎的話題人物給我認識時,我也不怎麼在意。

「剛踏入社會所待的第一個地方很重要,無論你最後會怎麼樣,剛踏入社會的前三年都非常重要,這你知道吧?要是不小心踏錯一步,你的職業生涯就完蛋了,要盡可能地累積更多的人脈才對。」

感謝您的一番忠告。雖然是很感謝啦……但其實我也很清楚啊。「我已經大大地偏離路徑。」

※ 本文摘自《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原篇名為〈早就已經脫離軌道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