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朴午下;譯/陳品芳

太太說:「下星期一整個星期都是無頭節!」

無頭節?好久沒聽到這個東西了。話說回來,過去在公司一直被人管的我,不知不覺間也成了一個部門的主管了。無頭節的時候,那個「頭」就是我,天啊,我竟然是頭了?媽啊!!

突然有點好奇,我們辦公室會辦無頭節嗎?

基本上我很尊重個人自由跟私生活(換句話說,就是非常喜歡一個人獨處),所以不太會跟下屬聊工作以外的事,也或許是因為這樣,下屬有時候甚至不知道我人在不在公司。

叩叩。

「請進。」

「室長,您在辦公室啊?我以為您不在……。」

這種事經常發生。

我一直很希望自己過著讓人感覺不到存在的生活,幸好非常成功,雖然偶爾會跟下屬一起吃點午餐什麼的,但我從來沒提議過晚上聚餐。

我嚴格區分工作與生活,下班對我來說就是解放,我絕對不會放棄有晚上的人生。至於下屬呢?偶爾下午邊喝紅茶邊聊天的時候,會聽到他們說好久沒有跟人大聊特聊了,真的很開心。

安伯托.艾可擁有符號學家、美學家、語言學家、哲學家、小說家……等眾多頭銜,有天記者問他:

「您能在這麼多個領域發揮才能的秘訣究竟是什麼?」

他思考了一下,回答說:「堅決地漠不關心。」

小時候看到這則跟艾可有關的軼事,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跟豐富的好奇心、從不退縮的熱情、與眾不同的精力這種老套的回答不同,這樣的答案甚至令我感到興奮。我大聲歡呼:「對!就是這樣!」

艾可說自己完全不關注沒興趣的事情,而且這對精神健康有絕對的幫助。

以我的情況來說,他人的日常生活就屬於這一類的事情。我不想一直去挖別人的私生活、隨便對別人提出意見、管別人的閒事。

而且我也對那些事沒興趣,最重要的是我並不好奇。

「怎麼能這樣?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

我也不知道……,我搔了搔頭。雖然我沒有很贊同,但這句話也並不能說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的感覺,總之每個人都是孤單的。

在深究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人之前,就開始跟別人來往的話,不就像是隨風搖曳的蘆葦嗎?不過其實每個人都很渴望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吧?

「真的好煩,能不能不要來管我?」

「部長瘋了嗎?都不做事一直走來走去,現在是要來監視我們有沒有好好做事嗎?」

「老天爺啊,拜託請允許我有五天的時間能待在家裡,求求祢了!」

我們獨處時都十分平靜,就像在平靜的水面下潛水一樣,有時候會舒適地靠坐在椅子上回顧昨天,有時候會問問自己是否安好,並想著這似乎就是幸福。當他人在意外的瞬間突然出現,以一句「喂,你在幹嘛」為你的世界掀起一震巨浪,雖然你氣喘吁吁地意圖爬起來看清楚現況,但卻因為海象太過凶猛而再度被壓了下去。

「嗯?你說什麼?」

「什麼什麼?還不快做事!」

魂飛魄散的你,只能打起精神來重整坐姿。

真希望我們辦公室不會發生這種事。

也希望不要有無頭節,絕對不要。

※ 本文摘自《難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嗎?》,原篇名為〈唉唷,我的頭啊〉,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