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吳昌翼;譯/楊筑鈞

因為英文而倍感壓力,幾乎成了一樁全民問題,也可以說全民皆罹患此疾病。

就算是不用再考試的成年人,也因為英文承受著極大的壓力,這是因為在韓國主要是用英文來評斷一個人的競爭力,甚至到達連專收成年人的斯巴達式英文補習班,學生也是爆滿的程度。有的補習班進行聽寫考試的時候,會依照答錯的題數要求學生繳交罰金或責打他們(打成人!),學生若是曠課,基本上不會退還補習費而是直接開除。還有些專門的英文補習班,讓學生一天唸英文十五小時。

連大人都這樣了,那些相信上什麼高中或什麼大學人生就會不同的青少年更是拚命。面臨就業問題的考生也是一樣,貪心、個性差、完全不唸書、母語聽說讀寫能力差一點也都沒關係,韓國社會相信只要英文程度好──說得更精確一些,是只要英文成績好的話,就能過上自己想要的人生。這不只是一種信念而已,實際上英文成績的確是決定成敗的關鍵因素,想唸的學校、想應徵的工作,都是靠英文成績決定的。

有的父母讓小孩子進行舌頭的手術,是因為聽說這麼做有助於英語發音(實際上完全沒效,想做什麼都應該了解透徹再做吧!),各地方自治團體爭相建立英語村,現在連中央政府都出面喊著要蓋英語村了。李明博政府的總統職位交接委員會發布這項命令後,沒多久就立刻收回,但也確實曾發表過這種對英文過度投入的教育方針,連國文和國家歷史都用英文進行授課。若中學六年的國文和國家歷史都用英語教學,那麼高中畢業之後要說英文大概也不會有什麼障礙,也早有多所大學是實施全英語授課和部分科目僅以英語授課。但是不管授課內容,也不管學生聽不聽得懂,抱持著「只要用英文授課就行了」的想法還真是神奇。

不少學校規定英文程度不佳就無法從大學畢業,高麗大學(那個號稱熱愛大韓民族的高麗大學)就率先這麼做,現在三五%左右的課程以英語授課,並且來勢洶洶地表示要在二○一○年提高到六○%。另外,不只是學生,連教職員(不是教授)也要能夠聽和說英文才行。

之所以會對英文如此執著,來自於誤信「英語就是競爭力」這種錯誤的神話,以及新版本的「事大主義」。企業在招募新人時也會挑選英文成績好的人,因為他們似乎認為英文成績好的人都不會差到哪裡去,但其實創立現代企業的鄭周永和創立三星的李秉喆,都是和英文成績優良稍有距離的人。就算現在的企業環境已經和過去狀況不同了,這也不能成為大家都只關注英文的理由,其他語言也很重要,其中母語的駕馭能力更是占據不可忽視的重要位置。

雖然企業的風氣也有問題,但是在各種公職考試裡,最後也是用英文成績來決定是否錄用。巡邏警察的考試科目中雖然有憲法、刑事訴訟法、警察學概論、英文、搜查一,但事實上錄用與否端看英文成績。他們不是生於韓國、之後也要在韓國工作的警察嗎?嫌疑人、受害者、證人、關係人和開車的人也都是韓國人,真不知道選警察的時候為什麼不考國文,而是考英文?直接到警察局裡看看,你會發現根本不需要用英語調查或用英語處理民眾請求,也幾乎沒有具備這種能力的警察,真不明白為什麼要選比較懂英文文法的人來當警察?

因此在韓國,一般人花費更多的教育預算在補習教育上,而教育預算大約一半比例的十五兆韓元,全部花在英語教育。還不只是花很多錢而已,韓國人也真的非常認真學習,但是英語的說寫能力並未因此提升,這種行為最後只壯大了英語教育相關產業,以及增加白人母語者的工作職缺而已。甚至還有人建議把英文當官方語言,認為只要英文好,人生就會一帆風順,英文要好國家才有競爭力,英文要好才能保障下個世代的成長動力等,這些荒謬主張也不斷出現。

由於只強調英文的重要性,導致國文語彙能力與文章理解力日漸下降。明明有好好的韓文單字可以用,卻盲目使用英文單字這種「話不像話」的人也逐漸增加。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對英文存有幻想而釀成的國家動亂。法文、中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也都很重要,但這些語言卻只是「第二外語」,英文卻被稱為「第一外語」,和其他語言的地位明顯不同。

那些不把英文當母語的國家中,沒有一個像韓國這麼熱衷英語教育。更可惡的是,學習語言要花費很多金錢,就像是付不出錢的貧困者會相信「就算完全不說話也能活下去」,語言對許多人而言也已非交流工具,而成了賺錢工具。除了韓國之外,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建立一道屏障,讓人因為沒錢而無法擁有社會所要求的語言能力。你如果把 Orange 的音發成 O-luange,待遇馬上會從天上被打到地底下,會發生這種事的國家也只有韓國了。

※ 本文摘自《韓國人不想讓你知道的事》,原篇名為〈名為英文的宗教〉,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