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廷植;譯/游芯歆

如果在整理書架時,沉重的相框掉下來砸到腳背上,會怎麼樣呢?也許在那一瞬間,突然有種難以言喻的痛苦迅速蔓延,讓全身都僵硬起來。在大腦中處理這種物理疼痛的部位被稱為「前扣帶皮質」(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二○一一年上映的韓國電影《痛症》(Pain)中,權相佑所飾演的男主角「南順」,無論受到什麼傷害或打擊都感覺不到任何疼痛,有可能就是這個部位出了問題。

生理疼痛和社會疼痛由大腦同一部位處理

大腦科學家經由研究證實,前扣帶皮質不僅和生理疼痛有關,還與受到他人拒絕或被人拋棄時所感受到的「社會疼痛」也有很深的關聯。也就是說,生理疼痛和社會疼痛都是由大腦的同一部位處理的。電影中的南順與演員鄭麗媛所飾演的「東賢」相遇前,一直過著連心靈創傷都感覺不到的枯燥乏味生活,但這些都是有原因的。

心理學家德沃爾和他的同僚早就知道生理疼痛和社會疼痛之間的關聯性,他們有個饒富興味的想法,認為「能減輕生理疼痛的止痛藥,應該也能有效地減輕社會疼痛」。[1]他們推測,既然吃了止痛藥會使得大腦前扣帶皮質的活動變得遲鈍,那麼應該也同樣能減輕因失戀或受到同事排擠等在社會上遭到他人拒絕時所承受的痛苦。

吃止痛藥可以減輕社會疼痛

德沃爾為了證實這種假設,他挑選了二十五名健康的大學生參與實驗,一半的參加者早上起來要服用兩粒五百毫克的止痛藥,睡前一個小時也要服用兩粒。另一半參加者則只吞服形狀相同的假藥(安慰劑)。

連日服用止痛藥或安慰劑的參加者在實驗的最後一天來到研究室,參加了由德沃爾主辦的一場遊戲。每個參加者都與其他兩名成員組成一隊,使用電腦進行「拋接球」的遊戲,但實際上其他兩名成員並不是真正的人,而是電腦程式所設計出來的虛擬成員。德沃爾如此操作遊戲,是為了塑造出一個無視參加者,只在自己人之間拋接球,孤立對方的情況。換句話說,目的是觀察如果被社會排擠並遭到拒絕,參加者會做出什麼反應。

參加者在遊戲結束後說:「感覺自己好像被其他成員排擠了!」回答自己經歷了多麼難受的社會疼痛。然而服用止痛藥的參加者與服用安慰劑的參加者相比,那種痛苦的感覺較輕。

從實驗結果得知,止痛藥甚至可以減輕社會疼痛,但德沃爾為了更詳細確認實驗結果,讓參加者躺在功能性磁振造影儀內,以同樣的方式進行了拋接球遊戲。因為使用功能性磁振造影儀,可以透過影像確認大腦哪個部位受到了刺激,從而得到更明確的證據。

結果發現,服用止痛藥的參加者被排除在拋接球遊戲之外時,前扣帶皮質的活動比服用安慰劑的參加者來得少。另外,止痛藥也能使負責處理情緒過程的部位「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的活動變少。由此證明,止痛藥不僅對生理疼痛有效,對減輕社會疼痛也有足夠的幫助。

在這項研究中,德沃爾為了確保實驗的效果,要求大學生們連續服用三週的止痛藥。雖然很多人擔心:「吃這麼長時間的止痛藥可以嗎?」但如果被心愛的人宣告分手,或被朋友排擠而感到心痛、自責到難以忍受時,吃一粒止痛藥後睡個覺,也會有所幫助。

當然要警惕止痛藥成癮。在電影《痛症》中,南順曾說:「如果不疼,就沒有愛。」

因此,希望讀者閱讀這篇文章之後,不要以為自己可以靠長期服用止痛藥來消除失戀的痛苦,有可能因為前扣帶皮質飽受止痛劑的殘害,就再也感受不到愛情的降臨。服用止痛藥一定要有醫師處方,失戀則請用新戀情來克服。

註釋
[1]DeWall, C. N., MacDonald, G., Webster, G. D., Masten, C. L., Baumeister, R. F., Powell, C., … & Eisenberger, N. I. (2010). Acetaminophen reduces social pain: Behavioral and neural evidence.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7), 931-937.

※ 本文摘自《為什麼優秀的人都有科學腦?》,原篇名為〈難過時吃止痛藥有效嗎?〉,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