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吳昌翼;譯/楊筑鈞

姜義錫曾是大光高中學生會長,他在二○○四年以高三學生身分提出的問題,雖然對我們而言是一件習以為常的事,但他讓我們明白我們所熟悉的這一切,其中蘊含多少問題。註22

對於就讀有宗教背景之私立學校的學生而言,研讀《聖經》和做禮拜等都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不僅是高中,要做禮拜的私立大學也很多。沒有信仰或信奉其他宗教的學生也不例外,不參加禮拜就不能畢業等各種懲罰也被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只因為「習慣了」這個理由,我們就視為正確的事,這和因為陌生就覺得哪邊不對勁一樣,是由於同樣的慣性。

強迫學校的教職員或學生信奉學校創辦人或理事長所信的特定宗教,這是嚴重侵犯《憲法》規定的宗教與心靈自由的行為。具有宗教背景的私立學校雖然辯解這是為了傳教,但學校並不是傳教的地方。除非學生自願接受宗教教育,或在教會以外的學校也希望參加禮拜,才能對有意願的學生進行宗教教育或做禮拜。世界上沒有其他地方的學校會不徵詢全校學生的意見,就強迫他們做禮拜的。

而且也不只有強迫學生參加禮拜而已,還有不參加禮拜的學生就必須在操場上拔草,或不是基督教徒就不能成為學生會成員等相關處罰。

很多學校要求學生每天閱讀《聖經》,強迫他們公開祈禱與捐款,上課或舉辦活動時都以祈禱開始再以祈禱做結束。甚至還有學校說《舊約聖經》裡有記載,直接把《聖經》內容用字面上的意思來解析,因而禁止學生吃有鱗片的魚。而屬於優良食材的魷魚、章魚等,在學生餐點裡完全沒有提供,豬肉的情況也是一樣。

我認為宗教的戒律是必要的,但只限於那些自願接受宗教信念的人,以及樂意選擇戒律的人而已。我有幾個當上天主教神父的朋友,他們並非受到任何人的強迫,而是自己選擇獨身的生活,樂意作為一名與信徒一起生活的神職人員,那樣就很好。

然而,被強迫遵守非自願選擇的宗教戒律,這個問題非常嚴重。學生就讀有宗教背景的學校,被強迫遵守不能吃魷魚、要參加禮拜等宗教戒律,但他們並不是自願就讀這些學校的。除了部分非平準化地區之外,學生根本就沒有選擇學校的權利,而是透過與本人意願完全無關的「轉盤」來決定上哪一所學校,而被分配到這裡來的;僅僅因為如此,學校供餐就完全沒有魷魚、章魚和豬肉,這就是不對的事!對於正在成長、需要多補充營養的孩子來說,被隨便地決定伙食,並且強迫偏食,這難道不是在做壞事嗎?

也有些沒道德的學校,強迫學生購買《聖經》或讚美詩歌本,從中獲取利益。要求學生每天早上都做禮拜,並強迫他們參加宗教修煉會,不知道這些強制參加的禮拜會讓他們所篤信的神有多開心。甚至還有學校因為理事長改變宗教信仰,而強迫教職員和學生也改信並參加那個宗教的禮拜。

作為一間綜合大學(不是神學院)的江南大學,以禮佛為由辭退大學教授。不管是崇拜偶像還是什麼,完全禁止其他宗教團體活動的學校實在太多了,明明也開心收下擁有其他信仰的人所繳交的學費或捐款,卻只認為自己的信仰才是自由,他人的信仰都不是自由。

再重申一次,學校不是教會,要做禮拜,就那些有需求的人去執行即可,研讀《聖經》和讚美上帝也是一樣,宗教的自由包含參與自己信奉的宗教儀式的自由,也包含不被其他人或自己所屬的組織強迫的自由。

我們已經對這種帶有宗教背景的私立學校侵害宗教信仰自由的事太熟悉了,在國家擔當教育之責的私立學校,發生這種明顯是侵害人權的行為,國家卻只是袖手旁觀,這就像是那些不願與市政府前揮舞美國國旗抗議的民眾正面對質的政治人物,以及官僚明顯的瀆職行徑。由於部分宗教人士錯誤的貪念,並為了擴張宗教勢力利用公共教育,使得年幼的學生內心留下了創傷,但國家卻沒有起任何的作用。

註22:姜義錫(一九八六—迄今)為韓國社運人士,二○○四年就讀高中期間發表思想自由與宗教自由宣言,領導學校宗教民主化運動而受到關注。

※ 本文摘自《韓國人不想讓你知道的事》,原篇名為〈把學校當成教會的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