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oy Green

拖著尚未完全清醒的身體下床,先啟動廚房裡的咖啡機,然後在陣陣咖啡香中完成更衣梳洗。這個起床模式是許許多多人每日的寫照。當你手上拿著一杯咖啡,你會細細品嘗每一口嗎?還是一邊忙一邊食不知味地喝?你喝咖啡,是享受咖啡香氣?還是其實你需要咖啡因?你知道許多孩子也在不知不覺中攝取咖啡因並且咖啡因上癮嗎?

受美式飲食的影響,喝咖啡在過去的三十年間從奢侈享受變成了日常必須,加上亞洲歷史久遠的飲茶文化,咖啡因成為日常飲食常見的一部分。咖啡因無可否認地能夠刺激中樞神經,提高警覺性,縮短反映時間。並且增進專注力和心智敏感度。這些優點讓人感覺非常神采奕奕、精力充沛。

但是咖啡因是一種會讓人上癮的化學物質,同時會產生抗性,一旦咖啡因成癮,原本劑量的咖啡因就不再能讓人感覺良好或表現良好。於是我們只好追加劑量,變成一天需要喝好幾杯咖啡。但咖啡因一如其他的藥物,過量就會危害健康,從讓人感覺不錯變成感覺很糟,包括心悸、血壓高、睡眠中斷、賀爾蒙失調等等。一旦沒有咖啡因,我們還會經歷戒斷不適,包括頭痛、無精打采、思緒混亂、嗜睡等等。

如何控制劑量成了咖啡因是助力還是阻力的關鍵。但咖啡因的含量會隨著咖啡豆和茶的產地、烘培方式、甚至沖泡方式而不同。作者引述的研究顯示,連續六天從星巴克買的十六盎司早餐咖啡,咖啡因含量從兩百六十毫克到五百六十四毫克都有。於是,某些日子你的早餐咖啡讓你神采奕奕,某些天卻無法保持清醒,某些天還神經過敏、焦躁不安。咖啡因就是這樣默默地影響著我們一整天的表現,也影響著我們晚上的睡眠品質。更糟的是,除了明顯的茶和咖啡飲品外,還有大量的合成咖啡因白色粉末,隱身於市面上的各種軟性飲料、能量飲料、能量果凍中,並且挾帶大量的糖分威脅著我們的健康。

我們知道自己在喝茶、喝咖啡提神,但是面對甜蜜蜜的氣泡飲時,我們知道這也是咖啡因傳送機嗎?即使是一罐可樂,也可能比一杯拿鐵含有更多的咖啡因。我們會小心地計算喝了幾杯咖啡或茶,但往往忘記這些氣泡飲也含有咖啡因。更危險的是,能量飲料往往採用了酷炫的包裝和行銷手法,聘請名人或運動選手代言,讓飲用能量飲成為青少年間很酷的行為,董氏基金會的調查就指出受訪的青少年裡有41%對於能量飲是想喝就喝,而不是需要熬夜或準備考試時飲用。能量飲也會在包裝上強調營養價值,塑造出飲用能量飲是補充維他命或其他天然藥草的消費觀感。但一瓶能量飲的咖啡因含量往往超過一杯大杯美式,甜蜜蜜的氣泡口感又讓喝的人不會聯想到咖啡因,一天兩瓶就大幅超過了安全範圍,難怪因飲用能量飲送醫的情況屢見不顯。除此之外,美國心臟協會建議每日攝取添加糖不超過二十五克,市面上的能量飲一罐就超標的比比皆是。

威力(Harvey Washington Wiley, 1844-1930)是州際純食品委員會主席,他在1902年成立試毒小組,用意是提供美國國民健康食品的建議。他在1909年挺身挑戰可口可樂。他表示咖啡因是一種會上癮的添加物,不應當販售給兒童。他曾說「為什麼這個國家的人們,是如此容易受到這糟糕的藥物所控制?為什麼你應該緩解疲憊的感覺,好讓你可以工作到筋疲力竭?⋯⋯疲憊是很自然的身體反應,告訴我們再不停下來就會有危險。⋯⋯你拿起一瓶可口可樂,上面貼的標籤寫著『消除疲勞』。這個飲料如何消除你的疲勞呢?是提供你更多的能量或食物嗎?不,是移除疲勞的感覺,將我們對危險的感知直接刪除。當你感到累的時候,該做的是休息而不是喝可口可樂。”」

在一百多年後的今天,充斥在超商隨手可得的,是除了可樂外更多各種不同的咖啡因產品。面對這麼多的提神醒腦產品時,我們真的必須問問自己,到底為什麼我們希望掩蓋疲勞的感受,到底為什麼我們不容許自己在感到疲勞時休息而必須依賴這些咖啡因?對於咖啡因這種普及、應用廣的藥物,我們真的該繼續放任而不加任何管束嗎?畢竟,一如尼古丁一樣,咖啡因也有成癮性,過量也有危險性。我們是不是該想想讓孩子這麼輕易就取得這種藥物真的好嗎?希望大家在購買各種軟性飲料,或看到孩子在飲用這些飲料時,都能停一下、想一想,別讓這些隱形的咖啡因一點一滴地影響你我的健康。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喝咖啡的時候:

  1. 有時候,我不禁疑惑一切瑣事的成分皆含有咖啡因
  2. 上班感覺昏昏欲睡時,先別急著喝咖啡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