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榮哲

旅遊樓鳳最早被發現於二○一四年,由移民署偵破賴姓主嫌為首的賣淫集團,此一新型態性產業才浮上檯面。

原本在犯罪學相關分類中,並沒有旅遊樓鳳。女性以旅遊簽證跨國從事性交易叫做「旅遊賣淫」(Tourism prostitution),男性去其他國家買春則叫「性旅遊」(Sex tourism),所以我就把使用旅遊簽證來臺,住在套房內的一樓一鳳性交易模式稱為「旅遊樓鳳」。

何謂旅遊樓鳳?

就是租用流動性、隱密性高的套房(內含浴室),以利性工作者提供性服務,以一間套房容納一名性工作者,供不特定的性工作者使用。字面上可以拆解成在飯店的一樓一鳳,或是日租套房式的一樓一鳳。

相對於過去依賴三七仔仲介,旅遊樓鳳主要利用現代消費者愛用通訊軟體的特性,讓不特定的性消費者看見訊息後主動加入 LINE 群組(機房),並且由機房每天公布旗下性工作者的工作時間、地點、照片等資訊,供嫖客參考。

嫖客可依個人喜好及需求選擇性工作者,隨時與機房聯絡。待機房接獲訂單以後,會轉與雞頭聯絡,確認小姐的工作時間(下面圖表 1-7);若確認有空檔,便媒合成功。而後,約定好性交易時間及地點,消費者前往該地進行性交易再自行離去即可(圖表 1-8)。

旅遊樓鳳的雞頭只要利用人頭租幾間套房,或是與地方生意不佳的便宜旅館合作,就可以從中獲利。而且性工作者與雞頭之間的分工相當明確。每天由雞頭送三餐與日常用品,例如沐浴乳、保險套等(如果住在飯店,則由飯店提供毛巾);小姐則是負責增加性交易次數,以此共同謀取最大利益。此外,經營地點以交通便利性為最大的考量。將地點設在交通便利的地方,不僅可以讓性工作者及嫖客輕鬆抵達,更能提高顧客消費的意願。

「臺灣幹部只負責租房子、送飯送毛巾,重點是要容易停車或是在捷運站附近。另外,還要有衛浴、熱水。如果小姐生病,就買個感冒藥給她,讓她休息一天,因為出事也很麻煩⋯⋯要一直洗澡又不穿衣服,當然容易生病。」
──雞頭

性工作者在當地與仲介聯絡之後,通常會有兩種方式,一是由臺灣幹部挑選性工作者,二是由性工作者自己挑選居住地點。

有趣的是,我發現,如果性工作者本身條件較好,就會選擇較好的居住環境,例如飯店或小豪宅,以此包裝方式讓自己可以賣得更高價;如果是條件較差的女性,多半僅選擇套房或偏遠地區。

性產業檔案:一樓一鳳
最早起源於香港,雖然法律並沒有禁止性交易,但也不能媒介色情或經營妓院。於是,便演變成在一個房間內,只有一名性工作者的經營模式。 過去可能依靠口耳相傳,需要集中在鬧區,讓嫖客進入某間大樓每間敲門詢問。後來網路發達,現在也可以直接前往喜歡的小姐住處,降低選擇的時間。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參考電影《金雞》(按:Golden Chicken,二○○二年上映的香港電影,由香港女星吳君如飾演妓女)。 香港法例第二○○章《刑事罪行條例》一一七條:「任何處所由超過二人主要用以賣淫用途即可被視為『賣淫場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賃賣淫場所都可被檢控。」

此外,由於機票等交通費用,都是由小姐自掏腰包,獨自或結伴來到臺灣,所以這些性工作者多半沒有遭到業者的暴力脅迫。也因為如此,她們在臺灣賣淫之餘,也有自由活動的時間;即使身體不舒服,也不會被強迫接客。

因旅遊樓鳳入門容易,已有逐年擴大的趨勢,成為臺灣性產業的主流之一。業者為了規避警方查緝,可以說是招式盡出。有些經營者為了將性產業市場做大而不被法律制裁,甚至不惜重金商聘請多位法律顧問提供經營相關諮詢,以規避或妨礙司法單位進行查緝。

政府有清樓專案,但我抓樓鳳靠香水

有一回在執行「清樓專案」(就是清查出租大樓的勤務)時,當時我們有四名警察,兩人一組全副武裝的依次敲每間套房,查證套房內暫住人口的身分,順便看看內部有無可疑的物品。

通常吸毒的人身上會有股毒品的臭味,像是K他命就有個塑膠味,我與學弟站在某個套房門口時,就聞到一股濃厚的廉價香水味,我向學弟稱:「欸,這一定是小姐,就算不是在這裡做,也是在其他地方做。」

學弟當下不信,而後房間打開是一名女士,年約三十多歲,目視房間有生活痕跡,也就是有衣服及垃圾,學弟拿行動電腦查證該名女士,果然跳出《社會秩序維護法》等紅字,我便開口問該名女士:「上次被查到是什麼時候?」

那名女士辯稱:「之前是在××處被查到的。」看來對於警察知曉其工作也不意外。

「妳是做外送還是在店?」

「之前年輕的時候在酒店,後來就坐車(外送應召),現在很少做了。」

「現在做什麼工作?」我繼續追問。

「現在在按摩店。」她回答道。

「在哪裡啊?」

「中山區。」

「○.三還是○.五,有全嗎?」我很好奇她的工作內容,於是脫口說了「俗語」。

「怎樣?警察帥哥,你要來喔?」那名小姐聽到俗語似乎放開拘謹,開口調笑了起來。

「哪可能去,問一下而已,現在價錢怎樣?」我拒絕小姐後,繼續問。

「現在很難賺啊,底台才一千三百,實拿五百,多打一隻才多三百。」底台是嫖客進去消費一小時,不含性服務新臺幣一千三百元,小姐實拿五百元;多打一隻則是在包廂內與客人講好提供打手槍服務,額外拿到三百元。

因為不是上班時間,小姐似乎也不怕警察問。

「生意怎樣啊?」

「生意不太好啊,你們一直來查,每天都來,我們店都休息了。本來我現在應該要去上班的。」小姐持續抱怨。

我看那名小姐開始抱怨,便將門關上並中止對話。學弟事後詢問為何還沒打開門就知道套房內的特性,我便告知是詭異的「香水味」。

我曾問過多名性工作者為什麼要用如此重的香味,得到的回答不一,有些人是出門工作時間很長,所以噴重一點;有些是因為要一直洗澡;再者,也有抽菸所以噴重一點等,但特別的是,性交易價金越高的性工作者香水味越淡、越高雅,這可能是為了迎合嫖客。

此外,在查緝色情時,門口的鞋子款式與擺放也是判斷的依據。

小姐真正住的房間,門口通常會擺放很多廉價高跟鞋,而且房間非常凌亂;但如果是小姐工作(性交易)的房間,門口就只有一雙高跟鞋、一雙拖鞋,套房內也非常乾淨,只有沐浴乳、保險套、毛巾等工作用品。其中,最好認的是粉紅色保潔墊(按:美容院常用的床墊),每次看到就是「抓到了」。

※ 本文摘自《樓鳳,性淘金產業大揭密》,原篇名為〈旅遊樓鳳:專養外籍小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