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鐵飯碗的神話瓦解:曾經大到不能倒,現在不裁就會倒
Photo credit: unsplash

銀行鐵飯碗的神話瓦解:曾經大到不能倒,現在不裁就會倒

文/浪川攻;譯/鄭舜瓏

一月下旬,按照往年,對許多銀行員來說,是該緩和一下新年以來的興奮心情了,因為三月的決算期即將到來,面對業績目標的達成率,開始要繃緊神經了。

但是,二○一八年的序幕卻顯得有些不同。

在東京都內瑞穗銀行某分行任職的A,是抱著參雜憤怒和忐忑不安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年到來。因為在去年十一月,瑞穗集團突然發布消息,要裁一萬九千名員工,A聽到這個消息宛如晴天霹靂。因為,裁員的對象就是和A一樣,在業務第一線工作的銀行員,連身為中堅行員的A,也可能是這一萬九千人之一。

被暗示「該離職了」

銀行在很久以前,就一直被認為是「結構性衰退」(按:因無法及時對應產業結構與供需結構等經濟環境的變化而導致的衰退)的行業之一;再加上二○一六年二月,日本銀行引進負利率政策,使得銀行這門生意的利潤越來越薄。更別說,銀行這些年為了啟動新的關鍵任務系統(按:mission critical system,指與業務核心直接相關的系統),投入巨額開發費用,每年都要編列一千億日圓(按:約新臺幣兩百八十億元)的折舊費。銀行的利潤被壓縮到極致之後,接踵而來浮現的當然都會是負面的字眼,像是刪減經費,裁員等。A下班後和同事們去小酌,聊的大概都是這類話題。例如,對業務成績不理想的同事說:「你好像被暗示很多次(該離職)了耶。」或大家異口同聲的自我調侃:「這也沒辦法,銀行已經被列為結構性衰退的行業了嘛。」

A都把這些話當成玩笑話聽聽而已,即使內心對於未來一直有股不安和茫然的感覺,但總是相信自己是剛好低空飛過、能逃過一劫的世代。

而且,根據分行經理的報告,每半年一次在總部召開的全國分行經理會議中,「高層每個人都異口同聲的說:『業務員是我們公司的寶。』」這還是最近才發生的事。

那麼,為什麼現在會出現這樣的消息?同事中也已經有人開始具體規劃轉職的計畫了。職場中謠言滿天飛:「某某人已經悄悄打開求職履歷了。」表面上大家假裝平靜,但只要仔細讀取眾人臉上些微的表情變化,就不難猜測每個人內心早已波濤洶湧。「大概其他人看我也是這樣吧」,A在跑客戶時暗自心想。

過去是大到不能倒,現在是不裁就會倒

二○一七年十一月中旬,日本最具代表性的三家超大型金融集團,發表了一個震撼全國銀行員的消息:即將大幅裁員,規模合計將近三萬人。所謂的三大巨型銀行(金控)集團是指三菱日聯金融集團、三井住友金融集團、還有瑞穗金融集團(按:臺灣稱為金融控股集團)。

為什麼銀行員會感到震撼?因為他們之前對於必須改變自身未來職涯藍圖的擔憂,終於成真了。也就是說,原本銀行員安穩的人生藍圖被徹底改寫。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就是這麼大。

我十分懷疑有任何一位銀行員能心平氣和的迎接二○一八年的一月。我想,幾乎沒有一位銀行員,知道怎麼擬定自己未來一年的計畫,每個人都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迎接新年,只能用前途一片黑暗來形容。

日本全國性報紙大幅報導一個震撼消息──「作為三大銀行核心子公司的商業銀行堅決實行裁員」。所謂作為子公司的商業銀行,指的是三菱東京日聯銀行(現為三菱日聯銀行),三井住友銀行、瑞穗銀行。不用說,無論從規模或實力來看,他們都穩坐日本銀行業前三名的寶座,他們每年以千人為單位,大量錄取來自東京大學、一橋大學、慶應義塾大學等明星大學的畢業生,皆屬於超一流的企業。

這些優秀的學生之所以選擇這些企業,都是希望獲得穩定的未來。別的不說,首先,這些企業倒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不太會因為經營惡化引發大量裁員,再加上收入又高於一般水準,而且又穩定。

雖說一九九七年北海道拓殖銀行破產(按:一九九七年因不良債券急速增加而導致破產)、引發金融危機的時候,即使是大型銀行,也不得不因經營惡化而減少人員錄用並調降年薪。除此之外,還有多家銀行因此被整併,但至少除了拓銀之外,沒有任何一間都市銀行(按:總部設於東京、大阪等大都市的銀行)因此倒閉。這就如同一句話「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因為它們的規模太大,所以若發生瀕臨危機或連鎖性倒閉等情況,將會對整體社會產生劇烈影響、造成龐大的損失,所以國家必須保護它們。

這些企業的名字大多數人都聽過,品牌形象又好,也獲得學生的父母親極大的信賴,這就是為什麼這些銀行,總是吸引為數眾多的明星大學畢業生前來求職。但在未來,這些工作依然是穩定的保證嗎?

銀行賺錢容易卻很危險?

對上述問題冷酷回應「NO」的,就是前面提到的刪減人員公告。這份人員刪減計畫表示,三菱日聯銀行預計刪減六千人份的業務量、三井住友銀行預計刪減四千人份的業務量,而瑞穗銀行甚至要裁員一萬九千名員工,三家銀行合計將近三萬人的裁員規模。這可說是銀行業界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至今從未發生過的大事件。這個前所未聞的事件,在二○一七年十一月,使得銀行員等於鐵飯碗的神話,就此瓦解。

環視整個銀行業界,越來越多人承認銀行屬於結構性衰退的行業。而且就宏觀的趨勢來說,將會隨著人口減少趨於嚴重,顧客基本盤縮小已是不可避免的命運。現在日本的一般企業,對於在國內投資設備的意願非常低迷,銀行對於自家生計來源的放款業務無法成長感到焦慮。再加上,日本的金融機構實在太多,已有過度擴張的疑慮,造成過度競爭。

基本上銀行無論規模大小,營運模式都大同小異,本來就屬於沒什麼特色的產業。再加上現在過度競爭,銀行在建立顧客區隔時顯得缺乏戰略性,而利益均分主義式的經營模式更是顯得破綻百出。不懂得加強自己擅長的領域,同時縮小不擅長的領域,缺乏選擇與集中的作為,也讓獲利能力下降的狀況持續惡化。簡單來說,銀行業界就是陷入典型的結構性衰退模式。

但在這種結構性衰退之下,銀行仍創造出高水準的利潤。以大型銀行來說,一年仍有數千億日圓的利潤,即使是區域銀行也有數十億到百億日圓的利潤規模。和一般企業相比,這是非常高水準的獲利。一定有人會懷疑,獲利如此之高的企業,為什麼說它們陷入了結構性衰退?

其實這背後要歸功於銀行獨特的獲利結構。銀行業主要是靠不斷累積放款資產、從中獲得利息收入為主要獲利來源,也就是以經常性收入為主的經營模式。

所以,即使銀行眼下陷入苦戰,放款業績成長率放緩,依然能從過去累積的龐大放款資產享受到利益。但這是一種吃老本、坐吃山空的概念。而且,近年股市(日經)平均指數與過去相比有攀升的趨勢,景氣似乎開始逐漸改善,為了應付放款資產帶來的信用風險而陸續提列的呆帳準備金,隨著風險減少變得過度提列,而沒有動用到的部分,最後也都被算到獲利裡,使得近年銀行表現出來的獲利水準,遠超過自身真正的實力,也就是被過度美化了。

※ 本文摘自《消失中的銀行》,原篇名為〈銀行業紛紛、悄悄裁員逼退 ──銀行鐵飯碗的神話瓦解〉,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