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南錫

當人們想正當化自己的行動,卻沒有足夠根據,也就是缺乏合理性時,愈是想以邏輯解釋自己的行動,前後論述愈不一致。因此乾脆改變自己的信念,相信自己本來就有所本,一開始就有那些行動的意志或想法等。

美國心理學者費斯廷格(Leon Festinger)透過一九五九年的研究,證明了這種認知失調。他讓實驗受試者接受很無聊的課程,然後拜託受試者幫忙向等待室中的女子說明課程多麼有趣,以讓那位女子想參加課程,並給了受試者報酬謝謝他們的幫忙。他給了其中一部分的人一美元,給了另一部分的人二十美元。最後再讓受試者回答問卷調查,詢問他們對自己進行的無聊課程有何感覺,調查結果十分有趣。

拿到二十美元的人回答課程很無聊,認為研究團隊故意進行無聊的課程,因此拿到二十美元理所當然。值得注意的是,拿到二十美元的當下,即使獲得這極大的報酬,也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仍然抱怨不已。與此相比,僅拿到一美元的人,卻在問卷中回答課程真的很有趣,就像自己向等候室中的女子說明的一樣,他們根據自己的行動改變了想法。

為什麼拿到二十美元報酬的人,即使做了相同的行動(說謊),也沒有改變信念?因為他們認為自己說謊的理由是報酬,產生了「過度辨證效應」。至於拿到一美元的人,因為只是一點小錢,不足以將自己的說謊行動合理化,因此扭曲為是因為課程真的很有趣,自己才會向女子實話實說,將自己的認知變成與行動相符。

費斯廷格以實驗結果為基礎,主張報酬愈少,認知失調的情況愈強,愈能改變自己的信念。認知的不均衡狀態會誘發心理上的緊張,因此人們即使強迫形成均衡,也想找到心理上的安定。觀察說出世界末日論的邪教團體,能驗證費斯廷格的主張。

例如,在教主預告世界末日的那天,地球並沒有滅亡,但信徒不認為被騙了,反而更深信不疑。因為已經以信徒自居,所以無法接受被欺騙,只能更執著於宗教信仰中。

日常生活中也能找到認知失調的例子。為了某個政策的提案,參與了街頭連署活動,收到紀念用的宣傳貼紙或徽章,會覺得很自然,但如果連署的代價是給錢的話,就會變得忌諱連署。參加志工活動,收到經過路人的道謝問候,或是收到一件T恤,都會覺得幸福,並且認真撿垃圾,但如果說要給予豐厚的日薪,就會乾脆不做,或是嚷嚷不喜歡。

報酬不一定要很高才會有效。在職場中也是,不一定要痛快給獎金才能讓員工幸福,有時候上司真誠的稱讚或關心就很足夠。雖然高額獎金可以展現上司的實力,或讓員工變得順應,但小小的報酬也能讓員工的心自行產生變化。致力讓組織成員的心靈產生變化,才是賢明的領導者。

※ 本文摘自《為什麼我們總是相信自己是對的?》,原篇名為〈認知失調〉,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