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斯凡.卡爾森、約納斯.萊瓊霍夫德;譯/李其融

二○一四年十一月,泰勒絲推出專輯《1989》。這張專輯是由來自瑞典、創造出多首暢銷金曲的馬克斯.馬丁擔任執行製作人,甫推出就在一週內賣出一百二十萬張,創下自二○○二年《阿姆秀》(The Eminem Show)以來最高的首週銷量紀錄。

然而,這份成功和 Spotify 完全扯不上邊;換句話說,在這個來自瑞典的串流平台上無法收聽這張專輯。聽眾雖然能在播放清單看到歌曲,卻無法播放。這名創作歌手不想讓自己的歌在 Spotify 上架。

Spotify 甚至還向想在平台上聆聽《1989》的人發送這段訊息:「我們正在處理這個問題,也衷心希望對方能改變心意。」

十一月三日星期一,情況在專輯發行後的一週內又有變化。泰勒絲撤下自己所有之前曾在 Spotify 上架的歌曲,這位大明星認為,該公司的免費服務和盜版音樂沒什麼兩樣,她實在受夠了。

「我認為藝術應該是有基本價值的。」幾天後,她在接受《時代》雜誌(Time)訪問時如此表示。

自巴布.狄倫在二○○九年撤離 Spotify 平台以來,丹尼爾.埃克又再度面臨抵制問題。事實上,繼巴布.狄倫之後,也有數名創作人撤離 Spotify。二○一三年,電臺司令(Radiohead)樂團的湯姆.約克(Thom Yorke)便將自己的部分樂曲下架。他譏諷Spotify是「臨死之人最後放的絕望之屁」,讓許多人拍手叫好。酷玩樂團(Coldplay)與鼠來寶(Deadmau5)也在此時決定退出 Spotify。

但是,泰勒絲的抵制比前者更具殺傷力,也更廣為人知。她擁有大機器唱片(Big Machine Records)當後盾,這家公司的音樂是透過環球音樂進行分銷的。這名納許維爾(Nashville)[1]的驕傲,向粉絲介紹 iTunes 以及另外兩家串流公司。其中一家公司,就是被蘋果收購、由吉米.洛維恩創立的 Beats Music。

「你們如果使用 Beats Music 或 Rhapsody,就必須透過付費方案才能聽我的專輯。而這筆費用,也象徵我創造出來的價值。」她說。

Spotify 面臨史上最嚴重的公關危機。泰勒絲從 Spotify下架後一週左右,丹尼爾.埃克在公司部落格發表了一篇長文作為回應。他解釋,Spotify 和盜版、YouTube 或 SoundCloud 等免費服務的機制大不相同;每當有人在Spotify平台上播放一次樂曲,就會支付創作者與權利人費用。

另外,他還公開串流服務的基本機制。創作者並不是在專輯或樂曲賣出後馬上獲得收入,而是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收到Spotify支付的錢。丹尼爾保證,只要服務規模擴大,Spotify 支付的金額也會跟著增加。

「我衷心希望創作者可以理解,我們的利益全和你們的利益直接相關。要是你對我們的目標有疑慮,可以好好審視我們的商業模式。」他如此寫道。

之後,他還傳訊息給蘋果和 Google:「我們不會把音樂當成銷售硬體或軟體的道具。」

讓丹尼爾.埃克備受挫折的是,那些和串流服務有關的爭議,總是圍繞著 Spotify 支付給創作者的費用打轉。Spotify 支付的金錢基本上都是流向唱片公司及音樂發行商,至於對方如何和創作者或作曲家分配那些錢,Spotify 根本管不著。在二○○九年到二○一四年這段期間,Spotify 總共向音樂產業支付了二十億美元的權利使用費。這個數字很快變成了公司內部的中心話題。

二○一五年二月,本書的其中一名作者來到亞拉胡斯大樓,採訪長年任職於Spotify的喬納森.福斯特。他那時已是公司在北歐的業務負責人。當筆者提到泰勒絲的話題時,房間的氣氛突然變得凝重。「我們可是付了二十億美元,二十億美元欸!」喬納森.福斯特不斷地重複說道。

註釋
[1]以美國鄉村音樂聖地聞名,亦是泰勒絲青少年時期的成長地及大機器唱片的所在地。

※ 本文摘自《聲入Spotify》,原篇名為〈泰勒絲的抵制〉,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