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梁啟智

維爾紐斯像一個沒落古都,而這其實又有它的好處,就是這兒有很多古舊建築可供重塑再生。這次行程以獨立為題,在走訪過的所有案例中以在維爾紐斯的一個「國家」最為奇妙:城東的一個破舊卻又充滿生命力的藝術社區,對岸共和國。

對岸共和國的獨立過程應該是最和平的,因為它的獨立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件藝術作品。當地居民在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愚人節宣佈對岸共和國的獨立,所以這件事有多認真也隨各位自由解讀。從市政府廣場出發,穿過一堆正被拆卸重建的老房子,來到一個交通路口,我看到前面有一條小河,河的對面就是對岸共和國。

在社區入口的橋樑旁邊,有一塊印有共和國國名的路牌,做得和真的路牌一模一樣。過橋的時候沒有入境官員和海關檢查的,也不用看護照,但這當然不能成為否定它是一個國家的準則。畢竟我從拉脫維亞進入立陶宛的時候,同樣是沒有入境官員和海關檢查的。

這兒的國徽是一隻手掌,總統是個詩人,隨街都有畫廊、藝術家工作坊和咖啡館。在這兒閒逛,我充分感受到這是個由下而上,自我管理的社區。隨意一條後巷小徑,都可以找到漫不經心放在路邊的裝置藝術品;可能是一隻木馬,甚至只是幾塊石頭。公園一角的六角型變電所,被藏傳佛教的經幡所覆蓋,搖身一變成了一個敖包。而就在社區入口的那條橋樑下面,不知為何就掛了一條木造的鞦韆,遊人在上面搖盪時,河水就在腳下流過。我想如果在香港的話,整條河會被鐵絲網封起來,外面會有渠務署的冰冷告示說明「排洪河道切勿進入」,免得出意外時被傳媒狠批。

但藝術區不可能是這樣管的。在北京有七九八之前,香港已經有油街。政府把油街拆掉了,同時北京的七九八又變成了全中國聞名的熱點,各個城市爭相在它們的舊廠房地段複製一個又一個的所謂創意產業園區,香港當然也不例外。但這樣由上而下的推動有多大功用呢?或者叫當權者不要破壞現有的藝術社群已經不錯。唉,活化工廈又要來了。

對岸共和國最讓我喜歡的,是它總共四十一條的「憲法」。這「憲法」刻在反光鋼板,掛在社區中一條小路的牆上,共有二十五種文字的版本,包括繁體中文。請容許我把整套「憲法」抄在這兒給大家欣賞:

對岸共和國憲法版(Photo credit:wikipedia

第一條 每個人都有在維爾紐利河畔生存的權利,而維爾紐利河有流經每個人的權利。
第二條 每個人在冬天都擁有熱水、暖氣和瓦片屋頂的權利。
第三條 每個人都有死亡的權利,但不是義務。
第四條 每個人都有犯錯的權利。
第五條 每個人都有變得獨一無二的權利。
第六條 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
第七條 每個人都有不被愛的權利,但不是必須的。
第八條 每個人都有不傑出和不聞名的權利。
第九條 每個人都有無所事事的權利。
第十條 每個人都有愛和照顧貓的權利。
第十一條 每個人都有權照顧狗隻直到其中一方死去。
第十二條 每隻狗有權去做狗。
第十三條 每隻貓沒有義務要愛牠的主人,但必須在需要的時候提供幫助。
第十四條 有時候,每個人都有不知道他的職責的權利。
第十五條 每個人有質疑的權利,但不是責任。
第十六條 每個人都有快樂的權利。
第十七條 每個人都有不快樂的權利。
第十八條 每個人有保持沉默的權利。
第十九條 每個人都有信仰的權利。
第二十條 沒有人有暴力的權利。
第二十一條 每個人都有欣賞自己是不重要的權利。
第二十二條 每個人都有對永恆憧憬的權利。
第二十三條 每個人都有權利去了解。
第二十四條 每個人都有權利不去了解任何事情。
第二十五條 每個人都有權利成為任何國籍的人。
第二十六條 每個人都有權利慶祝或不慶祝自己的生日。第二十七條每個人都應該記住自己的名字。
第二十八條 每個人都可以分享他們擁有的。
第二十九條 沒有人可以分享他們所沒有的東西。
第三十條 每個人都有權利有兄弟、姐妹和父母。
第三十一條 每個人都可以是獨立的。
第三十二條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自由負責。
第三十三條 每個人都有哭的權利。
第三十四條 每個人都有被誤解的權利。
第三十五條 每個人都沒有權利讓另一個人有罪。
第三十六條 每個人都有成為個人的權利。
第三十七條 每個人都有不擁有權利的權利。
第三十八條 每個人都有不害怕的權利。
第三十九條 不要被打敗。
第四十條 不要還手。
第四十一條 不要投降。

好像好無聊,但想一下,又好像很有意思。這次前蘇聯之旅,近乎每一個到過的國家的獨立歷程都有流血,而每一個國家在獨立後都經歷過嚴重的社會動盪。就以對岸共和國所處的立陶宛為例,獨立初年經濟不穩,新政府又不懂得如何管理金融市場,民眾經歷幾十年的計劃經濟後,對於市場經濟的所有新事物往往都會一窩蜂的去嘗試,引發了多次的金融危機,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變得一無所有。我相信所有人都同意,獨立不是一件可以隨便開玩笑的事情。

然而,對岸共和國這個開玩笑的獨立國家,卻為獨立這回事提供了一個很認真的反思。獨立是為了什麼呢?獨立是一個手段,生活才是目的。是因為活不下去,才會有人願意拋開一切去搞獨立。如果生活方方面面都滿足,誰會去搞獨立呢?鎮壓獨立的當權者好像從不明白,有多少人出來搞獨立,其實是他們自己決定的。哪裡有打壓,哪裡就有抗爭。反過來,也會有搞獨立的人忘記初衷,背叛了昔日為人民服務的承諾,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世上類似的「獨立國家」還有很多。美國佛羅里達州的 Key West 出現過「海螺共和國」,宣佈獨立之後再立即宣佈投降,以抗議美國聯邦政府在當地的政策。英國布里斯本有個 People’s Republic of Stroke Croft,還發行自己的貨幣,旨在抗衡全球資本主義霸權。這樣想下去,我們大可以搞個天水圍共和國來反領展、馬屎埔共和國來反新界東北發展,各種可能數之不盡。

領展
香港政府於二○○四年把公共房屋的商場和停車場分拆上市,稱為領匯,後易名為領展。
私有化後的設施按市場邏輯運作,被批評為不顧公共房屋的社會功能。

※ 本文摘自《獨立路上──從前蘇聯省思香港未來》,原篇名為〈立陶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