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焦桐

土芒果產期為四-六月、愛文與金煌芒果為六-七月、凱特芒果為八-九月

早晨匆匆忙忙出門前先從冰箱取出一顆愛文芒果吃了,像激情的吻,氣息迴盪在口腔,幾乎能鼓舞一整天的精神意志。芒果出產前我總是渴望著,盛產時每天都熱烈大啖,待產期結束又悵惘落寞。每天下午都巴望著早點回家,切一盤冰鎮芒果慢慢享受。戀愛像芒果,想要看見時巴不得立刻就看見。

芒果樹高大,很容易看見,南部有些路段植芒果為行道樹,樹高可達二十~三十公尺。福建漳浦人陳夢林在康熙、雍正年間三度來臺,初來一七一六年,為纂修《諸羅縣志》,詩〈檨圃〉作於纂修期間:「小圃茅齋曲徑通,參天老樹鬱青蔥」。張湄在乾隆年間來任巡臺御史,亦有詩為證:

參天高樹午風清,嘉實纍纍當暑成。 好事久傳番爾雅,南方草木未知名。

無論品種,芒果都是舶來品,性喜高溫、乾燥,適合生長在排水良好富含腐植質的砂土,原產於北印度、馬來半島,mango 之音來自印度原住民 Dravidian 語 maangai,不少印度菜餚和點心以芒果為材料。芒果別名不少:杧果、檬果、漭果、悶果、蜜望、香蓋、庵羅果、庵摩羅迦果,《大唐西域記》載「庵波羅果,見珍於世」。人類栽種它已四千多年,歷經雜交和培育,不斷產生新品種,風味、果形愈趨多樣。

一九五四年農復會引種考察團到美國佛羅里達州,帶回四十多種芒果品種,經過七年的試種、馴化,選出最適合臺灣的愛文,和海頓、吉祿、肯特、凱特推廣;此外,懷特、四季檨、金興、玉林、紅龍、文心、黑香、聖心等等也都是名種。懷特的果實修長,尾端微勾,形似香蕉,果肉也偏白,又稱「香蕉檨」。黑香帶著濃郁的桂圓味,氣息魅人。一九六六年,高雄六龜農民黃金煌以凱特、懷特兩品種雜交,培育出象牙型芒果「金煌」,黃皮,澄黃中略帶微紅,個頭碩大。

愛文芒果俗稱「蘋果檨」,外形十分美麗,皮膚如蘋果般紅潤鮮豔,紅裡透黃,紅與黃揉合愉悅,彷彿經過上帝的調色盤。愛文的香氣濃郁,纖維少,甜度高,果汁飽滿,果肉柔嫩細緻,常用來製作冰品、菜餚,乃目前栽培面積最廣、最受歡迎的品種。

臺南玉井人鄭罕池先生最早試種愛文芒果,歷三年有成,大家傳承了他的技術,逐漸擴大了種植面積,直接奠定玉井為愛文芒果的故鄉。臺南市玉井區全臺最大芒果產區,昔稱「噍吧哖」,原是西拉雅平埔族噍吧哖社所在地,一九一五年,余清芳等臺灣漢人武裝抗日事件的所在地。

我偏愛土芒果,愛它獨立獨行,酸度比愛文、金煌清楚,雖然沒什麼果肉,香味卻特別濃郁。土芒果俗稱「土檨仔」,歪卵形,個頭小,綠皮微黃,富含纖維質,吃完了不免塞牙縫。當年郁永河所歌詠的就是土芒果:「不是哀梨不是楂,酸香滋味似甜瓜。枇杷不見黃金果,番檨何勞向客誇」。

從前流行一種吃法:輕敲整顆熟透的土芒果,令果肉變成果汁,尾端咬開一小洞,就嘴吸吮,狀似吸奶。如果奶味如此甜美,我情願一輩子不要斷奶。

土芒果的產期短,彷彿才剛相聚,又要道別。然則知道再過三季還會重逢,長期的相思似乎差堪安慰了。

檨仔俗稱「番蒜」,切片醃食,名「蓬萊醬」。嘉慶年間,謝金鑾(1757~1820)來臺任儒學教諭,他顯然不愛當官,卻很愛吃檨仔:「投老風情甘潤滑,少年趣味太辛酸。兒家一碗蓬萊醬,待與神仙下箸餐」。另一首更詠嘆:「吮蜜含漿到口和」。王凱泰(1823~1875)在擔任福建巡撫期間渡臺,才五個月,就治理得「海波不興,庶務畢舉」,他在〈臺灣雜詠〉一詩中歌頌芒果:「高樹濃陰盛暑天,出林檨子最新鮮。島人豔說蓬萊醬,誰是蓬萊籍里仙?」

未成熟的土芒果俗稱「檨仔青」,又酸又澀,須醃漬才吃,從前叫蓬萊醬,現在喚「情人果」。起初是為疏果故,打下發育不良的果實,集中營養給較壯碩的幼果。作法:檨仔青洗淨,削皮,泡過鹽水約半小時,滌去鹽分,加糖醃漬一天即可。醃漬過程會出水,絕不可丟棄;和檨仔青一起冰凍,成品似冰沙,微酸,略甜,清香,滋味果然如戀愛。

最早見識情人果是在海霸王餐廳,這間發跡於高雄的海鮮餐廳以情人果為餐後甜品,甚受歡迎,仿效者眾。道聽塗說,芒果有毒,不能多吃。然則李時珍《本草綱目》盛贊為果中極品:「種出西域,亦柰類也。葉似茶葉,實似北梨,五六月熟,多食亦無害」。

美好的事物都要認真疼惜。芒果身軀脆弱,不堪運送過程的碰撞;一般在八、九分熟時即採收,若買回來時果體尚未軟化,先別急著放冰箱,室溫下靜置幾天,令果肉的澱粉轉化為果糖,香氣與風味都更顯飽滿。

芒果含有芒果黃素,剛吃過土芒果,牙齒不免染黃,吃多了汗水甚至呈黃色。美味才要緊,稍礙觀瞻何妨。

口舌接觸時,那氣息,瀰漫著淡淡的溫馨、平和氛圍;又覺得胸中有一股力量蓬勃升起,在它面前,我甘心做一個僕人。如果世間有一見鍾情、終生不渝的情意,那麼我對芒果庶幾近之。我每天都想要它。夏天的味覺,夏日的感官,因它而存在,甦醒。

可惜它無法常相左右,隨著季節遞嬗就離去了。像一段夏日戀情,深刻,傾慕,思念,甜得有點憂傷。

※ 本文摘自《蔬果歲時記》,原篇名為〈芒果〉,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