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本蕊

《Man on the Moon》(人上月球)—是本玩笑不得的書。當我從美國維京出版社(Viking Press)接過這個故事,便開始漫天幻想,直以為可以為所欲為,任意把這個阿波羅11號人類首次登陸月球的故事「童話化」。當下便自認設想周全,而且,「這是我的創作」,於是我將充沛的文思很快地轉換成草稿,又很快地寄給了編輯。得意忘形之下,完全將自訂的1、2、3(分鏡—草稿—上色)工作程序拋到腦後去了。一邊還開始興奮地計畫著色彩的挑選、上色的方式……沒料到側面從經紀人處傳來的反應是:維京的編輯與美編之間一陣慌亂,不但亂了陣腳,更不知如何告訴我(最後只好求助於我的經紀人),我那數十頁「絕美」的草稿,與他們的期待落差極大,沒有一頁能夠被採用。

有時候,當你的風格與創作的方向和出版社的期待相牴觸時,如何去預先防範或事後彌補呢?從這本《人上月球》我學到了一個受益無窮的教訓:切記事前先溝通討論的重要(我與美國維京出版的編輯都犯了相同的錯誤)!尤其一本書是多方協力合作的成果,作者、繪者、文編與美編都各有自己的想像與專業範疇,尊重每個人的專長並多溝通討論以達成共識,是避免摩擦與錯誤發生的不二法門。

以這本書為例,在完成分鏡圖時,我應先與編輯討論,做初步的溝通。出版社會邀你來畫某一個故事,必定事先經過銷售等各部門的開會討論,決定了你是這本書的最佳人選,所以在討論溝通時也不必害羞,儘管據理力爭,但與此同時,也不妨聽聽不同的專業、不同部門的意見。達成共識了,自己也就會對這本書及這個工作有更清楚的概念,知道在創作時的自由程度與限制在哪裡,這樣就可以真正地隨心所欲創作了。

這本有關阿波羅11號登陸月球的故事,一切畫作都必須根據史實,同時要帶入畫意,讓孩子們駐足在書中時,還能讓想像力馳騁在我們的家—地球與月球之間的外太空中。尋找資料,在這裡就成了十分重要的工作。多虧了紐約市立圖書館(New York Public Library)的科學分館藏書豐富,資料廣泛。加上這個故事的作者從小在父親工作的太空基地長大(NASA),提供了不少資料,所以整個過程尚稱順利。

找尋資料:尋找資料有時很辛苦,有時好似在與時間競賽。好資料又常常可遇不可求,好不容易找到了有用的資料,但又切記不可抄襲,要避免抄襲的可能,有一個方法可循,就是將平面的資料(譬如照片)三度空間化,空間裡的人或物於是就立體了,著重在它的結構本身(structure),利用這個結構所提供的資料來作為參考的指標(圖⑥),到此,這份參考資料可任你放心大膽、游刃有餘地掌控了。

《人上月球》的創作過程雖然一波三折,但最終大功告成,並且值得安慰的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每週日的書評版(BookReviews)隨後刊登了一篇圖文並列的書評來討論這本書。能獲得名報書評討論自己的作品,大概是所有作者與繪者最渴望與樂見的了。

《人上月球》插畫之一

本文介紹:
插畫散步:從零開始的繪畫之路》。本書作者/黃本蕊;出版社/大田出版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插畫家的初心
  2. 來自雲間的尼尼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