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大師兄

當我在冰庫工作的時候,覺得冰庫很陰,常常有怪風。

每當跟家屬說:「棺木裡面不能亂放東西喔。」總是會有一些人很「理解」我們的苦衷,而且絕對不「亂放」東西。

「我知道啦,我不會亂放。我知道我爸沒病沒痛了啦!但是這個助聽器跟了他那麼多年,要是今天不放入棺木裡,他聽不到我們說『火來了快跑』,怎麼辦呢?」

「我理解你們的難處,我絕對不會亂放。可是我老爸生前最愛看的就是『包青天』,我陪他看到都會背台詞了,他還是每天看,看得津津有味。但是,自從他生病臥床後,就再也沒看過了。這全套的包青天DVD放在我家也是觸景傷情……真的不能跟他一起燒過去嗎?」

「亂放?我怎麼會亂放?!這套真皮的衣服是我老爸從年輕就留著的。當年他把我媽全靠這套。沒有這套衣服,就沒有我們這些小孩。我們可是要放進去,讓他在下面跟老媽相認的!這叫亂燒?」

每當聽到這些話,殯儀館就有陣怪風吹起,颳得我們工作人員睜不開眼。等到風停了,那些待入殮的棺木就蓋起來了。真的好可怕。

說家屬們孝順嘛,其實滿感人的啦。說他們破壞規定嘛……其實有些東西燒了,根本不環保。

唉,但是這種事真的很難制止。

到了火葬場,那才叫精采,棺木裡放了什麼東西,每一次都像是開福袋一樣:手錶、項鍊、玉鐲、戒指,這些基本款飾品是每天都有。國旗、心律調節器、人工關節、枴杖,這些老人款也很多。球鞋、樂器、娃娃、漫畫書,屬於年輕人款;奶瓶、小玩具……這些不提也罷。

●●●

但這些都是他們想帶走的?

或是在世的人希望他們拿走的呢?

●●●

曾經在火化爐後台控爐的時候,突然聞到一股氣味,我就對學長說:「學長,我一定是餓壞了,怎麼聞到巧克力的味道!」

學長說:「我也聞到了欸。到底是誰在棺木裡面放巧克力呀?」

打聽之下,葬儀社的人告訴我們,亡者因為生前生病,不能吃太多甜食,家屬很希望讓他帶很多甜食離開,所以就塞進了棺木裡……

曾經在撿骨的時候,我發現一枚戒指,就在裝罐子時,拿給往生者的老公看。雖然火葬場有「夫妻不相送」的禁忌,但是不守的人還是有。

堅持來送太太的丈夫一看到戒指,眼淚就潰堤了。

「我們結婚的時候,不是說好要一直戴在手上,誰都不要先拿下來的嗎?為什麼現在它不在你手上了呢?」

陪他一起擦眼淚的時候,我才知道雞婆不是好事。

曾經在撿骨的時候,我發現燒完的棺木裡,有個奇怪的東西,問學長:「為啥這個心導管的造型跟衣架一樣呀?」

學長一看,說:「這個就是衣架呀!」

我問:「那為啥要在棺木裡面放衣架呢?」

學長抓抓頭,回說:「我也沒遇過,不知道是啥意思。」

我看了看往生者的姓名:女性,老人家,冠夫姓。有了個想法,對學長說:「衣架,依嫁……是不是這位女士在年輕時,不是依她所想要的嫁,可能是相親或是被父母許配給人的,所以放一個衣架,希望下輩子可以依她的意思嫁呀。」

學長張大口讚嘆:「怪不得你每天都可以寫那些亂七八糟的。講起來很唬人,仔細想想又有點道理欸。等一下禮儀師來了,我問問他好了。」

不久,禮儀師帶著家屬來撿骨。我們問他:「裡面為什麼放個衣架?」

禮儀師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個哦,衣服放進去,衣架忘了拿出來。不好意思,下次不會了啦!」

學長看著也是一臉不好意思的我,說:「吼!我還真的相信你!」

看到熊熊大火裡有手錶,我在想是不是燒到網紅「勞力士男」朱一旦。

看到熊熊大火裡有眼鏡,我在想是不是燒到漫畫《銀魂》的志村新八。

看到裡面有排球,我想喊電影《浩劫重生》的威爾森!

看到裡面有吉他,我腦中浮現「吉他之神」克萊普頓的旋律。

●●●

棺木裡面放些什麼?往生的人能收到嗎?這些不重要。

重要的是,活下來的人覺得釋懷,覺得沒有遺憾就好。

至於燒出來有沒有毒,會不會爆炸。沒關係的。

這是火葬場技工的事情。

沒關係的。

真的沒關係的。

※ 本文摘自《火來了,快跑》,原篇名為〈留下來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