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美芮;譯/林芳如

因為濕氣太重,佩妮的頭髮毛毛躁躁的,穿著舒適短袖圓領衫的她正坐在常去的咖啡廳二樓窗邊。「夢境百貨」的人剛才聯絡她,說書面審查已經通過了,要她下週去面試。佩妮從隔壁巷子裡的書店掃回所有關於面試技巧的書和問題集,看到哪一本就讀哪一本。

但是她從剛剛就無法專心閱讀。隔壁桌的客人喝著茶,桌子底下的腳也跟著抖個不停。他腳上穿的珊瑚絨襪不知道有多五彩繽紛,每抖一次腳,佩妮就益發心煩意亂。

這個男子穿著厚厚的居家睡袍,雙眼輕閉啜茶。每次對茶杯吹氣的時候,便有一陣陣的森林氣息飄向佩妮。他喝的想必是有助於消除疲勞的特調薄荷茶。

「嗯,非常好喝的茶……暖……續杯……多少錢……?」

男子嘟嚷了幾句,聽起來像是夢話。一邊舔嘴唇,一邊又開始抖腳。

為了不要看到他的珊瑚絨襪,佩妮將椅子轉了個方向。

除了那位男客人之外,店裡還有不少身穿睡衣的客人。有個女子坐在通往一樓的階梯旁,正在搔著後頸,身上穿的是租來的睡袍。似乎是因為太悶了,時不時全身扭動掙扎。

佩妮居住的這座城市,從很久很久以前起,就開始販售和睡眠相關的商品,蓬勃發展至今,已經成長為人們蜂擁而至的大城市。市民早已習慣和穿著睡衣的客人共處,在這裡出生長大的佩妮也是如此。

佩妮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感覺到苦澀的咖啡沿著喉嚨滑落,吵雜的周圍噪音安靜下來,冰冷的空氣包覆著她。加錢請店家多放兩匙「鎮定糖漿」果然是明智的選擇。她將放在桌上的試卷拉近自己,再次閱讀剛才苦思正確答案的問題。

問:以下何者為一九九九年《年度最佳夢境》頒獎典禮評審一致同意頒發的獲獎夢境與製作人?

一、踢克.休眠──橫越太平洋的虎鯨之夢

二、亞賈寐.奧特拉──一週父母體驗之夢

三、娃娃.眠蒂──漫遊宇宙,凝視地球之夢

四、道濟──與歷史人物喝下午茶之夢

五、頌兒.可可──不孕夫婦的三胞胎胎夢

佩妮輕咬原子筆筆蓋,發出咯吱咯吱聲,陷入了煩惱。一九九九年的話,是滿久以前的年份了,像踢克.休眠和娃娃.眠蒂這麼年輕的製夢師應該不是正確答案。佩妮用原子筆將這兩個選項劃掉。那亞賈寐.奧特拉創作的「一週父母體驗之夢」呢?如果佩妮沒記錯的話,那是相對近代的作品。亞賈寐.奧特拉的夢境在上市之前就做了鋪天蓋地的廣告。「別再跟不聽話的子女白費口舌了!讓他們在夢裡當一個禮拜的父母看看吧!」廣告模特兒大聲疾呼的樣子還歷歷在目。

佩妮想來想去,最後在剩下的兩個選項之中選擇了「五、頌兒.可可──『不孕夫婦的三胞胎胎夢』」作為正確答案。然後又伸手想再喝一口咖啡。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毛茸茸的動物前腳擱在了試卷上面。佩妮大吃一驚,手背差點打翻咖啡杯。

「不對啦,這題的答案是一。」

這隻巨腳的主人連聲問候也沒有,繼續說了下去。

「一九九九年是踢克.休眠出道的那一年,也是他一出道就拿到大獎、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當時我足足存了六個月的錢才買到他的夢。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做那麼生動的夢。魚鰭破浪的觸感,甚至是波光粼粼的海底風景都能感受到。當我從夢裡醒來,發現自己其實不是鯨魚,那瞬間不曉得有多鬱悶!佩妮,踢克.休眠是天才啊。妳知道他那時候幾歲嗎?才十三歲!」

那隻前腳的主人彷彿當是自己的事一樣,驕傲地說著。

「阿薩姆,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誰呢。」

佩妮伸手將咖啡杯移到遠處。

「是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剛才看到妳從書店買走一堆書,就知道妳會在這裡看書。因為妳從來不在家裡念書呀。」

阿薩姆翻了翻佩妮堆在桌上的書。

「妳在準備面試?」

「這個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啊?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收到通知的耶。」

「在這條巷弄發生的事,沒有我們夜光獸不知道的啊。」

阿薩姆是在這條巷弄工作的夜光獸之一。夜光獸總是揹著一百多件睡袍追在客人後面,替他們穿上衣服,以免這些入睡的客人光溜溜地到處走動。夜光獸的前腳跟身體比起來相對地大,巨大的腳爪很適合掛多件衣服。而且牠們面相溫和,是做這份工作的不二人選。雖然很諷刺的是,牠們天生毛茸茸的,根本不用穿衣服。但佩妮還是覺得比起從穿戴整齊的人類手中拿到睡袍,一絲不掛的客人從一樣赤裸著身體的毛茸茸動物那裡收到睡袍會更自在吧。

「我可以坐一下嗎?我今天走了好多路,腳都快疼死了。」

佩妮還沒來得及回答,阿薩姆就坐到了對面的椅子上,濃密的尾巴穿過鏤空的椅背晃啊晃。

「題目太難了。」

佩妮又確認了一遍答錯的題目。

「阿薩姆,你到底幾歲啊?怎麼這些事你都知道?」

「問夜光獸幾歲是很沒禮貌的事喔。」

阿薩姆裝腔作勢地回答。

「以前我為了在店裡工作,也念過不少書。但是我覺得現在的工作更適合我,所以就放棄了。」

阿薩姆邊說邊撫摸繞在肩膀上的睡袍。

「總之,冒失鬼佩妮竟然要去『達樂古特夢境百貨』面試!真是活久了,什麼事都能碰到。」

「應該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現在總算降臨了。」

佩妮真的覺得能通過書面審查是個奇蹟。

「達樂古特夢境百貨」是大受年輕人歡迎的工作地點。除了具備高年薪、各種獎勵制度,以及一棟說是城市地標也不為過的華麗老式建築,還有在紀念日免費提供高價夢境給員工的貼心福利。在那裡工作的優點多到數不清。但是,什麼也比不上能和達樂古特先生共事的榮幸。

這裡的人都聽說過達樂古特先生的血統和他的遠古祖先,他們家族也是這座城市的起源。光是想像和他一起工作的畫面,佩妮便興奮不已,身體飄飄然的。

「拜託一定要面試成功。」

佩妮雙手緊握。

「不過,妳就靠這些書準備面試?」

阿薩姆拿起佩妮正在做答的試卷,左看右看,又放回了桌上。

「能背的要先背下來。說不定會被問到五大傳奇製夢師是誰、最近十年裡最暢銷的夢境是哪個,或者是每個時段上門的客人類型。聽說我應徵的時段有很多來自西澳洲和亞洲的客人。我還研究了時差或國際換日線。你知道客人為什麼整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拜訪我們的城市嗎?要不要說給你聽聽呀?」

佩妮充滿幹勁,正想立刻展開長篇大論。但是阿薩姆搖搖頭,極力推辭。

「達樂古特不會問那麼無聊的問題。那種事連路過的國中生都知道。」

佩妮隨即悶悶不樂起來,阿薩姆伸出前腳拍拍她的肩膀。

「佩妮,妳放心。我到處來往,聽過很多關於他的事。妳別看我這樣,我在這條巷弄工作了數十年,交遊廣泛。」

趁佩妮再次追問年紀之前,阿薩姆趕緊接著說下去。

「聽說達樂古特喜歡聊關於夢境,沒有特定答案的問題。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應該不會問答案很明確的問題。所以啊,我其實是來給妳這個的。」

阿薩姆把繞在肩膀上的所有租用睡袍都放到地上,開始找某個東西。扒開堆積如山的睡袍之後,有個小包袱跑了出來。阿薩姆解開後,又出現了一堆珊瑚絨襪。

「不是這個,這是我隨身攜帶要讓手腳冰冷的客人穿的襪子……對了,對了,就在這裡!」

阿薩姆從包袱中掏出一個手掌大小的冊子。淡綠色的精裝封面上,寫著用高級金箔裝飾的書名。

《時間之神與三個徒弟》

「好久沒看到這本書了!」

佩妮一眼認出那本書。不僅是佩妮,只要是在這裡長大的人都能認出來。這本書相當有名,是城市裡推薦必讀的兒童圖書。

「或許達樂古特會問跟這個故事有關的問題,像是妳對這本書的心得或想法。如果妳小時候只看過一遍的話,那就再仔細讀一遍吧。這對達樂古特來說是最重要的故事,不是嗎?」

阿薩姆把椅子拉近佩妮,臉湊了過來。

「我跟妳說一個祕密,聽說達樂古特送了這本書給所有在夢境百貨工作的員工。」

「這是真的嗎?」佩妮立刻收下阿薩姆給的書。

「當然是真的!既然他都送員工這本書的話,那該有多重視……哎呀!我該去工作了。」

原本看著佩妮的阿薩姆視線飄向了背後的陽臺窗外。

「我剛才好像看到一個只穿內褲的人在遊蕩。」阿薩姆擠了擠栗子色的鼻子。

「那佩妮妳面試加油,記得跟我分享心得。」

阿薩姆從位子上起身的時候,仍然緊盯著窗外,無法轉移視線。

「不過,幸好那個人今天至少穿了內褲。」

他嘟嚷了一句。

「謝啦,阿薩姆。」

阿薩姆的尾巴左右晃圈,彷彿在說「不客氣」,一下子消失於樓下。

佩妮撫摸著阿薩姆留下來的書。

她心想阿薩姆說得有道理,自己怎麼就沒想到要讀這本書呢?這本書寫到了這片廣闊商圈的開始、這座城市的誕生,以及達樂古特和夢境百貨的起源。如果達樂古特是一位重視歷史的人,那答案很可能就藏在這本書裡。

佩妮毫不留戀地把錯誤連連的試卷收起來,放到包包裡,然後喝光剩下的咖啡。她挺直腰背,翻開阿薩姆給的書。

時間之神與三個徒弟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掌管人類時間的時間之神。有一天,他一如往常悠閒地享用午餐,卻突然意識到自己時日不多了。時間之神叫來自己的三個徒弟,告訴他們這件事。

精神奕奕、成熟幹練的大徒弟詢問師父以後該怎麼辦才好。脆弱的二徒弟想起和師父度過的往日回憶,默默掉淚。最後的三徒弟不發一語,等著師父發話。

「老三啊,我想問問謹慎又深謀遠慮的你。如果將時間分成三塊來掌管的話,在過去、現在和未來之中,你會想擁有哪一塊?」

時間之神提問後,老三思考了一會,回答先等老大和老二挑完之後,自己再拿剩下的那一塊。

一旁老練的老大深怕錯失機會,說自己想要未來。接著補了一句:「為了掌管未來,請您別讓我和過去產生交集。」

他向來認為不要留戀過去,趕緊把握未來是最好的。於是,時間之神將未來交給了老大,同時賦予他可以輕鬆忘掉過去的能力。

老二緊接著小心翼翼地說自己想要過去。他認為如果能和過去的回憶相伴,那就能永遠幸福,再也不會感到遺憾和空虛。於是,時間之神將過去交給了老二,同時賦予他無論是什麼都能長久回憶的能力。

時間之神手握比過去和現在還要小得多的、尖尖的「現在碎塊」,向老三詢問:

「你能掌管好轉瞬即逝的現在嗎?」

老三隨即回答:

「不,請您公平地將現在分給我們三人。」

時間之神很是訝異。

「在我教導你的這段日子以來,難道就沒有哪段時間讓你感到特別嗎?」

師父語帶失望地詢問,老三這才勉為其難地開口:

「我喜歡的是眾人入睡的那段時間。因為人們睡著的時候,既不會留戀過去,也不會不安於未來。但是追憶幸福過往的人沒必要想起入睡的時光,對宏偉未來懷有夢想的人也不會苦苦盼望睡覺時間的到來,更何況正在睡覺的人意識不到自己陷入了沉睡,能力不足的我又豈能出面說要掌管這段棘手的時間?」

聽完這番話的大徒弟暗自嘲笑他,二徒弟則是有點吃驚。因為他們都覺得入睡這段時間是沒用的時間。但是,時間之神欣然同意,要把入睡的時間交給三徒弟。

「我可以把你們掌管的時間當中的入睡時間和要睡覺的時間打碎,交給老三嗎?」

神才開口詢問,老大和老二就毫不猶豫地回答:

「當然可以。」

過了片刻,三名徒弟拿著各自的時間離去。

剛開始,拿到未來和過去的老大和老二很滿意神賦予的能力。

專注於未來的大徒弟和他的追隨者忘掉所有至今為止發生過的無聊事,興奮地籌謀未來,打算離開故鄉,前往更廣闊的地方扎根。

重視過去的老二和他的追隨者一樣高興極了,對於能夠永遠記得彼此的年輕美貌和溫暖事蹟,心懷感恩。

然而,沒過多久就出現了問題。

老大滿腦子只有未來,不曉得有多少過往記憶被人遺忘。他們生活的地方開始蒙上一層層的霧氣,在濃霧中認不出親朋好友。失去和心愛之人共創的回憶,變成了伸手不見五指的人,連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憧憬未來都不記得了,更何況是要看見未來。

二徒弟那邊的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們被困在美好的回憶裡,歲月的流逝、註定的離別,還有彼此的死亡,他們都無法接受。心靈脆弱的他們淚流不止,淚水流入地底形成了巨大的洞窟,內心柔弱的他們躲進洞窟裡。

看著這一切發生的時間之神靜靜等待眾人入睡,偷偷潛入他們背向月光的臥室。時間之神從懷裡取出鋒利的「現在碎片」,牢牢握住,切下籠罩在入睡的人們枕邊的影子。

然後一手拿著被切下來的影子,一手拿著空瓶子,來到漆黑的外頭。

神先是在空瓶子裡裝滿大徒弟和其追隨者拋棄的如煙霧般灰濛濛的記憶,接著拾起二徒弟和其追隨者流下的淚水,放入懷裡。

最後,神偷偷拜訪了三徒弟。

「師父,您三更半夜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時間之神默默將帶來的東西一個一個放在三徒弟的桌上。入睡的影子、裝有被遺忘的記憶的瓶子,還有圓滴狀的眼淚。

隱約猜到師父意思的老三問:

「我要怎麼做才能用這些來幫助他們?」

神沒有回答,而是用手指將酣睡低垂的影子夾入裝了回憶的瓶子。影子在瓶中不知所措,掙扎著想睜開眼睛,於是神往瓶子滴了滴眼淚。

結果發生了神奇的事。眼淚凝聚成影子的眼睛,影子瞬間睜開眼睛,在瓶中的記憶之間動起來。

時間之神一邊把裝有影子和記憶的瓶子交給老三,一邊說:

「人們入睡的時候,就讓他們的影子代為醒著吧。」

即便是聰慧的老三也沒聽懂師父的話。

「您的意思是要讓人們睡覺的時候也能思考和感受嗎?為什麼這樣做就能幫到他們?」

「影子徹夜代為經歷的所有記憶,會讓像老二那樣內心柔弱的人變得堅強,幫助像老大那樣輕率的人在隔天早上想起不該遺忘的事物。」

說完話的時間之神這才感覺到自己的時間快到了。

看著逐漸淡去的師父身影,老三急忙大喊:

「師父,請您再指點我一回。我應該怎麼教導眾人,讓他們明白?我連這個叫什麼都不知道呀。」

時間之神微笑答覆:

「他們不需要明白,不清楚反而更好。他們會自己接納的。」

「您至少替這個東西取個名字吧。應該稱之為奇蹟嗎?還是幻象?」老三渴求師父指點迷津。

「就叫它『夢』吧。從此,你要讓他們天天晚上做夢。」

時間之神最後消失得一點痕跡也不留。

闔上書本的佩妮心情微妙,總覺得故事內容和第一次讀完的時候一樣陌生荒誕,彷彿這是一則童話。但是不相信這個世界真實存在的話,又有太多的事說不通。如同我們從不存在到出生於這個世界,最後接受上一秒還存在著,下一秒就死去的人生起伏,住在這座城市的所有人也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這個故事。事實上,每天晚上做夢的我們、三徒弟許久以前創立的「夢境百貨」,還有承襲商店的後代子孫與現在的達樂古特,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活生生的證據。

佩妮再一次覺得達樂古特就像不可冒犯的神話人物。一想到幾天後自己要去面試,會和達樂古特單獨談話,佩妮既期待又緊張,感到肚子發涼,身體微微發抖。今天該回家了。

揹著一堆書回到家裡的她,入睡之前仍捧著阿薩姆給的書。在面試之前的這幾天裡讀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背下整個故事為止。

※ 本文摘自《歡迎光臨夢境百貨》,原篇名為〈序篇 三徒弟的老牌商店〉,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