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凱絲.畢曉普;譯/鍾玉玨

英國愛爾蘭裔自行車選手麥可.哈金森(Michael Hutchinson)指出,觀眾往往比得勝的選手更開心。教練與老師若抱著「運動最讓人開心的事莫過於勝利」,這樣的心態可能讓旗下選手不期待也不奢求開心這檔事。這也會影響運動員的思維模式,一旦贏了比賽,感受到的「狂喜」與他們預期的差太多,會導致許多冠軍選手成績開始走下坡。

冠軍的「解脫」

許多勝利者大同小異地提到了解脫。划船名將史蒂夫.雷德格雷夫在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替英國抱回唯一一面金牌後,接受訪問時提及他承受的龐大壓力。這個採訪距他摘下奧運金牌不過幾分鐘,但全程感受不到絲毫喜悅,最後的結語至今讓人記憶猶新,卻也充滿負面情緒:「如果你們當中有誰看到我再靠近船艇,我允許你們對我開槍。」

哈金森深入剖析了勝利者的情緒反應:

你贏的次數愈多,愈是覺得鬆了口氣。隨勝利而來的純粹喜悅稍縱即逝。對於那些把體育這樣微不足道但又困難不已的事情當作事業來經營的人而言,這門事業讓人純開心的階段短暫到可能在他們可投票的年紀,就已成漸逝的記憶。開心逐漸變成成就感,然後是滿足感,最後是鬆了口氣的解脫感,心想自己總算辦到了,經歷這些歲月,每日、每週、每年的操練,淨想著如何把這件小事做到盡善盡美,所幸沒有虛擲人生。3

奧運划船金牌選手湯姆.藍斯利(Tom Ransley)深有同感,在二○一六年里約奧運簡直不是人幹的激烈比賽後,重申了這種解脫感。他說,等在起跑線時,他覺得自己像「一台只會執行指令的機器」:「為了贏得比賽,只要執行一系列事先預演過的流程,這是肌肉記憶,而且心裡想的是,贏是唯一可能的結果,其他結果都是輸。這也是為什麼多數大贏家賽後只會感覺鬆了口氣。完全的解脫,總算落幕,一切都結束了。」4

安卓.阿格西(Andre Agassi)在自傳《公開》(Open)裡描述拿下期待已久的大滿貫後的心情,揭露勝利這隻怪獸,讀來心有戚戚焉:

兩年來大家說我扮豬吃老虎⋯⋯把我捧為名人⋯⋯但我不覺得溫網改變了我。其實我感覺自己更像是被告知了一個齷齪的小祕密:贏球根本啥也改變不了。現在我拿下了一個大滿貫,我發現了一件世上鮮少人獲准知道的祕密。贏球的好心情沒有比輸球的壞心情好多少。開心的時間不會長過沮喪的時間,其實根本差遠了。5

亞軍的沮喪

如果這是一些勝利者的感受,那麼其他人呢?首先,讓我們看看銀牌得主,他們距離冠軍僅一步之遙。凱瑟琳.葛瑞格五度入選英國奧運划船國手,提及她在二○○八年北京奧運摘下第三面銀牌時的感受,指稱:「簡直像一場喪禮。」隊友安妮.維農(Annie Vernon)則是生平第一次抱回奧運獎牌,指稱這結果「到死都會覺得遺憾」。6 她們這支划船隊頂著龐大的壓力與各方的期待,希望她們能獲勝,為英國女子划船隊摘下第一面奧運金牌。

進軍北京奧運前,她們已連續三年拿下世界錦標賽冠軍,而且在兩千米賽遙遙領先對手。結果僅抱回銀牌,真是令人心碎;隊員、記者、評論員與專家的反應一面倒的負評。船員在領獎台上痛哭流涕。難怪一項研究顯示,銀牌得主的壓力似乎限縮了他們的壽命。7

英國跆拳道國手盧塔羅.穆罕默德(Lutalo Muhammad)在里約奧運摘下銀牌後,哭倒在父親懷裡。他告訴英國廣播公司:「這是我這輩子最低潮的一刻。」過了六個月,他說:「我無時無刻不想著里約那場比賽,我被它傷到痛徹心扉。我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這遺憾。」8

喜劇演員傑瑞.賽恩菲爾德(Jerry Seinfeld)嘲諷社會對待亞軍的方式:

我想如果我是奧運選手,我寧願自己吊車尾,也不要摘銀⋯⋯你知道,奪金,感覺很爽。奪銅,你會想,好吧,至少我沒有空手而歸。但是奪銀,感覺像是在酸你,「恭喜」你差一步就贏了。在所有敗將中,你排在榜首,是頭號失敗者。」9

那麼其他人呢?有趣的是,銅牌得主的反應剛好相反。一項研究顯示,他們領獎時比銀牌得主開心。對他們而言,勝利的「相對性」 與比較性(例如,你的成績取決於表現是否優於周遭其他人)對他們較為有利。銀牌得主通常會對「沒有贏到」金牌感到遺憾,但銅牌得主則會將自己與第四名選手加以比較,慶幸自己至少拿了面獎牌,因而比銀牌得主來得開心。10 這些針對「銀牌症候群」所做的研究多年來讓研究員著迷不已。這些研究凸顯了大家一開始定義成功以及設定目標時,採用的標準有多重要。11

註釋
3 Hutchinson, Michael, Faster: The Obsession, Science and Luck Behind the World’s Fastest Cyclists, Bloomsbury, 2014, p. 152
4 Ransley, Tom, ‘British rower Tom Ransley retires after Games delay’, www.bbc.co.uk/sport/rowing/52140705, 3 April 2020
5 Agassi, Andre, Open: An Autobiography, HarperCollins 2009, location 3241 [e-book]
6 Vernon, p. 214
7 Kalwij, Adriaan, ‘The effects of competition outcomes on health: Evidence from the lifespans of US Olympic medalists’, CESR-Schaeffer Working Paper No 2017-006, 20 September 2017
8 Whipple, Tom, ‘Disappointment sends silver medallists to an early grave’, The Times, 13 October 2018
9 Seinfeld, Jerry, ‘I’m Telling You for the Last Time’, filmed live in Broadhurst Theatre, New York, 1998, 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5&v=PbIEjy_ww90&feature=emb_title
10 Goldman, Jason, G., ‘Why bronze medalists are happier than silver winners’, Scientific American, 9 August 2012
11 與「銀牌症候群」有關的各種研究的深入討論,請參考播客The Happiness Lab, Dr Laurie Santos, Episode 3, ‘A silver lining’, 1 October 2019.

※ 本文摘自《長勝心態》,原篇名為〈「一切都是為了獎牌」:競技運動的真相與迷思〉,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