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蔡慶樺

仍在法蘭克福工作時,我參加了一支籃球隊。每個禮拜四晚上一起練球、比賽後,我們通常會到市區一家愛爾蘭酒吧吃東西,喝個兩杯,繼續度過一個愉快夜晚。那個球隊除了我以外都在來自歐洲各國的銀行上班,包括歐洲央行、德國聯邦銀行,但是我們聊天的內容並沒有世界經濟大事,反而除了金融經濟,什麼都聊。

例如某一個晚上,每個人輪流說說最近在讀的書,一位隊友就說,從小到大他最喜歡的作家就是瑞士的杜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一讀再讀。這位作家的作品我也很喜歡,幽默且深刻。為此我們互敬了一杯。

經過 2020 年,許多人都已經習慣這是個瘋狂的世界,不正常已經是常態。在那一年,我時常想起那些與朋友們一起打球、一起喝酒的夜晚。經歷過封城、餐廳關門、禁止群聚等等規定後,我才知道,能夠與隊友們在酒吧裡閒聊文學,是多麼難得的昨日世界。

2021 年是杜倫馬特百歲冥誕,德語區有不少紀念他的活動,我也再拿出杜倫馬特的小說來讀。分享他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來為這一年作註腳:「我們永遠不要放棄想像世界最合乎理性的樣子。」(Man darf nie aufhören, sich die Welt vorzustellen, wie sie am vernünftigsten wäre.)只有能夠想像更好的世界,才能給予我們改造這個世界的能力與勇氣。

※ 本文摘自《維也納之心》,原篇名為〈世界最理性的樣子 die Welt am vernünftigsten〉,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