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馬愷文;譯/林麗冠

討厭數學的人通常會迴避數據導向的決策,因為他們仰賴自己的直覺進行判斷,其中最著名的代表當屬前奇異公司執行長威爾許。他的自傳書名沒有取為「全憑智慧」(Straight From the Brain),而是取為「全憑直覺」(Straight From the Gut),這名字聽起來酷多了。

我篤信數據導向決策,卻又講求務實,我一直很納悶,在數據導向的世界中,直覺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因為我的 21 點背景促使我相信:直覺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場!

在《決勝21點》這部電影中,有一幕戲是這樣的:以我為原型的角色 ── 坎貝爾沒能沉住氣,開始在賭桌上拼運氣。他拿到一手壞牌後,情緒激動起來,不斷提高下注的籌碼,即使他知道這樣做在統計學上並不合理。那次他輸掉了幾十萬美元,他的隊友目睹這一幕,都很震驚。好萊塢版的故事將此舉描述為一項拙劣的決策,因為坎貝爾輸掉一切後,才了解自己做錯了。

我第一次讀電影劇本,並且看到這一幕戲時,我對它的嚴重失真感到困擾。我甚至要求編劇將這一段情節刪除。我解釋說,算牌員都是喜怒不形於色,劇本裡描寫的這種情況根本不會發生,也不能發生。我們了解,「牌桌上容不下直覺」。事實上,如果我們犯了像劇中的主角所犯下的錯誤,一定會馬上被攆出團隊。我們所做的每一項決定,全都是黑白分明,沒有任何灰色地帶。

這種黑白分明的做法,是以要求新成員牢記「基本策略」作為開端,而這個基本策略就是「每一項決定只有一個解答」。他們必須充分了解這項策略,接受連續將近三百六十局 21 點的實戰測試,而且一次失誤都不許發生。如果失手一次,就要重新開始計數。通過這部分的測試後,還要完整寫出全部的基本策略圖表(請見附錄 I),以證明自己對策略的徹底了解。

每一局都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一對 A 就要分牌;11 點時,只要莊家明牌不是 A 就雙倍下注;軟 17 對莊家的明牌 10 點時,要繼續要牌。這些基本策略是學習 21 點的第一步。21 點沒有可供直覺發揮的餘地。

新手充分掌握基本策略之後,我們會跟他們介紹算牌的概念。根據極為簡單的方法,每張牌都代表一個點數,新手會接受幾小時的訓練。10、花牌和 A 算減 1 分;2、3、4、5 和 6 算加 1 分;7、8、9 算 0 分 ── 這些是規則,不能討價還價。

新手的算牌能力會受到考驗,而且同樣不能出現失誤。新手們必須通過各式各樣的算牌測試。他們有時只是純粹站在牌桌後面,看別人玩牌,有時則必須坐在牌桌上同時玩兩副牌,並且準確無誤的算牌。在總共約二十四副牌的測試過程中,最多只能出現兩次錯誤,如果超過兩次,就得重新來過。

一旦通過了算牌測試,就要學習如何運用算牌結果來決定下多少賭注。按照算牌結果,有個簡單的數學公式可以告訴你:這手牌要下注多少。在發牌的過程中,玩家要根據算牌結果,以及尚未發出的牌數來迅速計算,進而下注。他們每一個決定都是以數學為基礎。要是對發牌員或是賭桌上的其他某個玩家感覺不好,就得克服這種心理;要是因為連輸三局而感覺手氣不好,也沒有自認運氣不佳的餘地 ── 他們只需要遵循基本策略,根據數據做出決定即可。

21 點世界的結構和安全性,都讓人感到非常安心。我知道這話聽起來很奇怪,但我一直想在 21 點世界之外找到類似的環境。我的交易員工作當然沒有讓我達到這個地步,我在 21 點以外所探索的每一個管道,都達不到標準。

坦白講,我知道自己在牌桌上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對的,而且從未做出錯誤的決定。這並不是指「我從未犯錯或是從未輸過一局」,而是指「我每個決定背後的基礎和目的一向都是對的」。我不確定我是否可以針對別的領域說出同樣一番話。

正是這種對數學的仰賴,讓 21 點牌局真正獨特,而且成為每一個決定都由數據支援的遊戲。在玩 21 點的決策過程中,直覺完全無用武之地。

※ 本文摘自《莊家優勢》,原篇名為〈關鍵時刻該相信直覺?或相信數據?〉,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