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伊恩.奧拉索夫;譯/朱家安

其實很多時候真的沒什麼意義。如果你因為火車誤點而生氣,這有點像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誤點本身已經讓你有損失,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生氣會讓事情更糟,你無法控制火車,但有機會控制自己不要生氣。

不過,有時候對你無法控制的事情生氣,其實有其道理。

首先,或許你無法改變既定事實,但你可以防止未來發生類似的事情。假設我沒帶傘而淋了雨,為此稍微氣噗噗一下,當然無法改變全身濕答答的事實,但可能會讓我下次記得帶傘。

再來,對自己無法改變的事情生氣,有時候是自尊(self-respect)的表現。假設地方黑道不知怎地老是針對我,他們的威脅不至於危及生命,但也很煩人。假設黑道很強大,我無法應付,而且我也不想冒險找警察或其他人來對抗;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對自己的處境沒有任何特別的感受,這代表什麼?我是受害人,陷於不正義的處境,無計可施,這當然有可能是代表我理解了這一切,並說服自己不要感到憤慨和羞恥。但也可能情況是,我沒有任何特別的感受,因為我並不覺得自己的處境有什麼不好的,甚或我認為這些都是我活該。如果是這樣,那不是很糟嗎?這樣一來,我就像是個沒自尊的人,覺得自己不值得享有一般人類水準的福祉和生活。這裡我們談自尊,而作家詹姆斯.鮑德溫(James Baldwin)用的詞是「自愛」(self-love)。他曾描述自己的父親不再自愛,因此即便受糟蹋,也毫無怨懟。在我看來,當你受糟蹋,有所怨懟並感到受辱還是比較好的。這並不是因為怨懟和受辱本身有什麼價值,而是因為這顯示你至少還在乎你自己。

最後,情感有時候有深層社會意義。我們有各種情感和感覺,這讓我們能跟別人相處得更好。以此看來,當你對一件事情產生情感反應,這件事情是否處於你自己的控制範圍之內,有時候並不重要。假設你失戀了,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候讓朋友知道你有多難過或乾脆哭給他們看,能促使他們陪伴和安慰你,讓你感受到自己有人在意。面對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我們依然會感到難過,這就是因為我們無法只靠自己面對一切。

最後我想說,這種「你應該控制情感」的說法,也可能來自某種對於男子氣概(macho)的追求。若你照著走,接下來或許就是高蛋白和飲食控制了。這種要人控制自己、控制周遭、控制一切的說法,值得我們警覺。總之謝謝你讀到這裡,我要再去哭濕一包衛生紙了。

※ 本文摘自《來問問哲學家》,原篇名為〈對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生氣,有什麼意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