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張亦絢

皮卡丘的特點是,除了會說自己的名字皮卡丘,其他詞彙一概沒有。這是連西班牙警察都知道的事。疫情時候,警察到社區廣播要大家留在家裡,對小朋友說了一段皮卡丘的留言,全部都是以「皮卡,皮皮皮,皮卡丘」組成,警察表示不知道皮卡丘說的是什麼,但相信小朋友都能懂。不言不語乃是皮卡丘的標誌。

不過,這個麥當勞的兒童餐贈品,皮卡丘是會發出聲音的。一按鈕,他就會發出「Me~ka~gigigigi」的聲音──因為他的表情像憤怒,所以我推斷他說的是「我生氣了!」

已經來不及求證這是不是有日文生氣之意,因為小石來玩時,總是不斷地按鈕。有一天,終於沒有聲音。也許是電池用盡。

小石有陣子非常熱衷蓋冰店,而且要求蓋兩層,還要有電梯。我也很會裝模做樣,就說我們蓋建築物要考慮使用者體驗,要皮卡丘與其他玩偶來當使用者體驗的參考。

話說得好聽,不知用什麼東西蓋起來的冰店,其他小隻的玩偶走進去都沒問題,只有皮卡丘用正面走,進不去電梯,這時我敷衍了,道:「皮卡丘進不去,讓他側著走好了。」──真不明白,如此還大費周章地要使用者體驗做什麼。小石沒多想,馬上正色反應:「皮卡丘走路都不用看路啊?」我整個笑倒,把電梯拆了重蓋。

因爲覺得有資安的疑慮,我不抓寶。皮卡丘並不是名字而是種類,因此應該會有無數的皮卡丘。不過,通常我們在說皮卡丘時,說的是「小智的皮卡丘」,而這個皮卡丘最耐人尋味的一件事就是,他不喜歡被進化!

不想變得更強大、更厲害,可以嗎?

我們受到的薰陶,升級似乎總是很要緊,不升就留級了。有個文學家似乎與皮卡丘有著一樣溫和的倔強,她學法語時,老想留在初級,聲稱多讀幾次初級班沒什麼不好,也真的把同一級讀了兩次以上。能有這種哲學,法語也許不見得學得好,但我想,對靈魂,反倒可能是好的。是誰?是西西。想想不少藝術家都有留級癖。沒有點逆成長的勇氣,做什麼藝術呢?是吧?

※ 本文摘自《感情百物》,原篇名為〈留級皮卡丘〉,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