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黛博拉.葛倫費德;譯/陳琇玲

「領導者」不應該將兩件事分派出去:一個是願景,另一個是角色。這是什麼意思? 在任何情況下,團體裡面位階最高的成員都必須利用伴隨個人職務而來的地位、大指明方向。領導者必須經常出現在舞台上,闡明方向和目標,讓每位演員專注於將大家凝聚在一起的共同目標。沒有清晰、帶領大家向上提升的共同目標,組織就會分崩離析,落到最低限度的平庸。對於那些感到最沒有安全感、需要證明自己、需要搶先抓住機會做點事情提升個人重要性的人來說,組織就淪為戰場。

領導者使用權力的方式,為組織其他成員搭建表演舞台。當組織最有權勢的成員不願意針對組織願景表達立場,其他人就會爭奪掌控權,試圖建立自己的派系,在工作上也就離心離德;而缺乏上位者指示明確方向,組織就會空轉,無法完成任何有進展或有意義的工作;而在沒有明確共同目標的情況下,個人轉為追求自己的目標,這樣他們的工作才有意義。

有時候,掌權者試圖逃避這些責任,因為他們擔憂自己顯得過於專制、跋扈、自我膨脹(或者他們只是擔心自己犯錯)。舉例來說,新手領導者將定義願景、目標或策略這些工作指派出去,這種事情其實很常見,因為他們試著透過這種方式學習並取得最大共識。但這樣做往往鑄下大錯。找出組織中其他人認為什麼事情是重要的,並以他們的意見通知策略選擇,這樣做當然沒有錯。但是,領導者有責任擔當主角,帶領大家身先士卒,也就是要冒險帶頭作先鋒。

為了在任何情況下扮演領導角色,還必須將自己當成他人學習的榜樣,無論你是否這樣看待自己。你要向別人展示,事情是如何做到的,並且要樹立值得令人尊敬和景仰的榜樣。如同組織學者李.波爾曼(Lee Bolman)和泰倫斯.迪爾(Terrence Deal)在其合著的《組織重構》(Reframing Organizations)中所述,當你將領導視為你所扮演的角色或一部分,就會意識到組織中最受矚目的行為者是鮮活生動的象徵,展現出組織最神聖的價值觀。強大的領導者不僅鞭策大家做出成效,領導者的作用也在「消除疑慮,促進成員對組織宗旨的信念,培養成員的希望與信心。」換句話說,領導者會有意無意地代表某種重要事物。

領導者要當部屬的「安全堡壘」

美國空軍學院校長傑伊.席佛利亞(Jay Silveria)中將就很清楚該怎麼做。在Youtube 上搜尋席佛利亞的影片,就能找到說明如何運用主角身分創造有益文化(culture of beneficence)的絕佳實例。但首先,我們說明一下背景。

二○一七年秋季,新學年要開始了。位於科羅拉多泉、競爭激烈的美國空軍學院預備學校發現,有五名黑人預校生在留言板上遭受種族歧視。席佛利亞立即採取行動,他一身戎裝召集四千名學生和一千五百名教職員。他對與會的大家說:「如果你對此事感到憤怒,那麼你是對的。」他將對這五名預校生的侮辱定義為對在座每個人的侮辱。他說:「你們當中有些人可能認為,那是發生在預備學校的事,跟自己沒有關係。」他表示,那些學員對種族多元化的抨擊,就是對軍隊做出抨擊,因為多元化賦予軍隊力量。他說:「這是我們的制度,沒有人能奪走我們的價值觀。」 許多領導者也強調這些事,但他們在演講結束時,並沒有像席佛利亞這樣做。

席佛利亞說:「把手機拿出來,」他敦促大家錄下他所講的話以備不時之需。然後,他做出總結:「如果你不能以讓人有尊嚴並受尊重的方式對待他人,那就滾吧。」

做為領導者,善用權力就是建立所謂的「安全堡壘」(secure base),這是人質談判專家喬治.科爾瑞瑟(George Kohlrieser)提出的術語,意指「某人、某處、某種目標或目的,能提供一種保護感、安全感和關懷感,並為大膽、探索、冒險和尋求挑戰的行為提供靈感和活力來源。」科爾瑞瑟借鑑英國研究人員約翰.鮑比(John Bowlby)的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寫道,那些覺得可以安全依附權威人物的人,在心理上就對自己更感到安全,相較於那些更需要較多幫助的人,他們的行事更有智慧也更成熟。 為什麼這個結果在組織中很重要?因為當權者不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要對所管轄範圍內發生的惡行負責。這就是為什麼如此重要的角色,組織必須找對人才來擔任。要建立一種讓人們感到安全又有能力發揮最佳表現的文化,領導者不僅要制定方向並以身作則。重要的是,領導者必須依據有益和成熟度等標準,確保組織其他成員能獲得獎勵、晉升並擔任重要職務。

本文介紹:
懂權力,在每個角色上發光》。本書作者/黛博拉.葛倫費德;譯者/陳琇玲;出版社/天下雜誌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給力:矽谷有史以來最重要文件 NETFLIX 維持創新動能的人才策略
  2. 執行OKR,帶出強團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