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王意中

【之一】

擦掉,繼續擦掉……擦了好多次,整個本子都擦破了。重寫,再重寫……但每次寫出來的字都不一樣。志銘也不知哪個字才是正確的,反正這些字都不符合老師的答案。

重寫再擦掉,擦掉又重寫……

每天反覆做著同樣的事,沒完沒了。

實在不想再寫了!志銘焦頭爛額,望著桌上一張又一張塗塗改改的作業、評量和考卷,覺得好像永遠沒有寫完的那一天。

為了完成這些,他挑燈夜戰,甚至半夜睡醒了繼續寫,或是晨起趕工,猛打呵欠;到了學校,早自習時間得補抄,或者下課時,留在教室裡塗塗改改。可是,寫不完就是寫不完。就算在放學之後被老師留下來,或是到課後班,依然寫不完。

志銘花了許多時間,一直改,一直改。好一點的情況是照著抄同學的作業,他才可以稍微輕鬆一點。

不過,即使是一筆一畫地描著寫,速度依然很慢、很慢。

雖然老師勉為其難地接受他照著抄,班上的同學們卻很有意見,強烈地反彈。

「老師,為什麼志銘不能自己寫?為什麼他可以用抄的?」

沒有人喜歡重寫,也沒有人喜歡自己寫好的字被擦掉。然而現實就是志銘沒有辦法像其他人那麼容易地說寫字就寫字,而且寫得正確。

「書寫障礙」如同一種隱性障礙,旁人儘管知道他老是寫錯字,卻不容易發現真正的原因。

「不要再叫我重寫!不要再叫我擦掉了!」

志銘憤怒又激動地把整張考卷揉掉,反正不管再怎麼寫、再怎麼改,最後就是無法符合大人的期待。

這是一場噩夢,沒完沒了的噩夢。他多想按下暫停鍵,讓這個世界停止轉動。

【之二】

「南清,你寫字的筆順怎麼那麼怪?老師不是教過你嗎?筆畫得按照規矩來,亂寫一通。給我擦掉,重寫。」

「可是老師,我這個字寫對了呀。為什麼要重寫?」南清又被老師糾正,不解地反問。

「我不是告訴你了,你的筆順不對。」

「可是我寫對了呀。」

老師被激起火氣。「你還跟我爭辯。每個字都有它書寫的順序,不然老師花時間教你們筆畫、筆順是在教假的?給我擦掉,重寫!」

南清皺著眉頭,略顯不悅。「可是我這樣寫比較快呀!」

「我是老師欸!你還在那邊囉哩囉嗦,現在馬上給我改掉。」老師的一隻腳已經誤踩到南清的情緒地雷,卻不自知。

南清隱忍著激動,不斷在心中自我提醒:「不能生氣,不能生氣,南清不能生氣。」

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仍勉為其難地拿起橡皮擦把字擦掉,接著拿起筆,不管老師如何要求,繼續以自己認定的筆順寫著。

「陳南清,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啊……!啊……!──」

南清失控了,歇斯底里地大叫,隨手將桌面上的作業、鉛筆和橡皮擦揮到地上、並用力推倒桌子。

「啊……啊……啊……啊……啊……啊……」

南清如此激烈的過度情緒反應,讓老師愣住了。

父母與老師,請別再夾擊孩子了。

你無法想像,要讓有書寫障礙的孩子從腦中提取出文字,有多麼困難。他們不像其他孩子輕易便能寫出正確的字。

有書寫障礙的孩子所面臨的難處是:無法順利提取、順利輸出,許多錯誤便因此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發生。

理解、陪伴與協助學習障礙孩子

釐清書寫錯誤的細節

試著找出孩子錯誤與正確的答題形式。觀察他書寫輸出所呈現的狀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例如,是上下顛倒、左右相反、部首錯誤、多字、漏字,或是筆畫不對、筆順不對等。這些,都代表孩子在書寫上提取困難。

以「仿寫」與「默寫」鑑別

先讓孩子進行仿寫,觀察他在仿寫的過程中,是否一筆畫、一筆畫地,看一次、抄一次,照著描繪。

另外再觀察換成默寫時,孩子是否就無法正確寫出來。

如果在仿寫的過程中,孩子會漏筆畫,默寫時的錯誤率也高,那麼責罵或其他的處罰方式是沒有作用的。

除了書寫,嘗試其他的替代方法

暫時不執著於書寫,讓孩子透過其他替代方式輸出,例如打字,或者口頭說出來。並同時進一步觀察他回應的正確率是否比書寫高。

先讓孩子有機會將他懂得的答案說出來。不急著馬上要求他正確地書寫與表達,而是以他「能夠順利完成輸出」為首要原則。

請再次提醒自己:孩子不是不認真,也不是笨,而是在書寫輸出上,與其他同齡小孩比較實在不理想。

別讓孩子成為折損的花朵

你可能有疑問:「這孩子還是小學生欸,當然要練習寫字。怎麼可能完全不動筆寫?那以後面對考試、工作,怎麼辦?」

我不否定孩子需要練習寫字,但更積極的做法是讓孩子對於輸出(無論是口說、寫字或打字),絕對要有自信。而最終目的是他能夠透過適合自己的輸出方式,清楚表達內心的想法與感受,或者他所知道的答案。

請善待孩子,讓他有喘息的機會。別強迫孩子一再地陷入自己的弱勢能力中掙扎。這種很難脫困的打擊,沒人受得了。

強迫、激將的方式,只會造成孩子愈來愈挫折,就像折損的花朵一樣。

別再執著於筆順

老師的立意良善,希望孩子透過學習正確筆順,增加寫字的速度及正確率。

不過,值得我們思考與討論的一點是:假設孩子明明寫對了,是否仍然有必要堅持照著筆順寫?

孩子書寫的筆畫順序,雖然與老師的要求或所謂的標準不盡相同,但如果他以自己的方式書寫,能夠達到最好的速度、正確率高、書寫的自信與成就感高,同時也願意寫,那為什麼還需執著於要求筆順?

有時,我們太過於耗費心力在關注這些枝微末節。過度強調寫字的筆順,反而容易讓孩子將注意力停留在順序上,造成寫字卡卡的、不順暢,對於書寫產生排斥、反感與挫折感。

若我們太執著於希望孩子怎麼做,在一般孩子身上或許影響不大,但是對於有書寫障礙的孩子,卻很容易成為他們在輸出過程中,不必要的巨大絆腳石。

最不樂見的是,孩子寫字筆順不符合老師的要求時,被處罰得一寫再寫。

讓我們再度回到文字符號的角色與作用,把它當作一種「溝通的工具」。只要能夠透過文字符號清楚傳達出想法及感受,那就讓孩子以他自己的筆順寫字吧。

※ 本文摘自《學習障礙──逃不出的學習噩夢》,原篇名為〈逃不出「重複擦掉」的噩夢──誰願意重寫、重寫、又重寫〉,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