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巴斯特.班森;譯/辛一立

我的妻子凱莉安告訴我,兒子尼可的學校放假,而我們忘記把這件事情記在行事曆上,意味著尼可那天會待在家。我原本打算照常工作,但是凱莉安有一些事要辦,問我是否能在那天早上陪尼可,晚幾個小時去上班。我說(可能態度過於漫不經心),讓尼可一人待在家裡也沒關係,他是個相當可靠的孩子。讓八歲孩子單獨留在家是否合法?我和妻子產生一些爭執。

如果我持續觀察焦慮如何產生,我就會發現,對於當天不能去工作的可能性,產生了1 或2 級的焦慮。我的回應否認了這種可能性,尋求最簡單的解決方案:讓兒子獨自待在家。對我來說,問題解決了。但對太太凱莉安來說,歧見不但沒有解決,反而越演越烈。

凱莉安:我們不可以這麼做!那是違法的,我也不放心讓他單獨在家。如果發生什麼事呢?我們無法預測。

如果我持續觀察焦慮如何產生,就該注意到,我減少焦慮的策略不適用於凱莉安,這應該足以讓我意識到她需要另一個答案。我的焦慮根源是擔心自己無法上班,這不太可能是凱莉安焦慮的原因。本來我可以問她在擔心什麼,這樣可以更了解我們意見不合的真正根源。至少,我本來可以放棄僅適用於我的解決方案,繼續尋找對我們倆都有用的方法。結果,相反地,我選擇開始爭論我的解決方案在加州是否合法,我盲目以為那就是她擔憂的原因。

我:我確定這樣不違法。

凱莉安:不,沒得商量!我覺得不安全。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你不能在家多待一個小時。每次孩子生病,我都要負責照顧,而你從來不用。

我:我可以留在家裡,我只是覺得尼可單獨在家一、兩個小時也沒問題。他是個可靠的孩子。

因為我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焦慮根源,所以沒發現我與凱莉安的焦慮來源不同,也因此,我沒看出我的解決方案無法解決她的問題。最糟糕的是,我堅持和她爭執她壓根不在乎的議題,忽略了她實際上想討論的事。

如果我持續多加關注這一切,我可以很容易發現,對凱莉安而言,我們的爭執和加州法律,或甚至和尼可單獨在家的可能性完全無關。對她來說,我們的爭吵實際上是一種價值判斷,判斷我是否願意投入這個家庭。等到我清楚了解問題的根源時(它花了比原本更長的時間),我留在家的提議已不足以挽救這場對話,因為它已經轉變成更大的分歧,針對我平常的所作所為,甚至我是否具備建設性溝通的能力。

當一個人試圖管控龐大的焦慮根源,將談話重點放在不足以解決問題的策略時,分歧就會不斷擴大,直到出現足以解決問題的方案為止。回顧過去的歧見,與他人進行比較,以及運用不太健康的解決方法,例如大吼大叫、羞辱、怨恨和否定等,已成為我們管理焦慮的必要手段。

我因為執著於單純的、基於訊息的衝突,因而加劇了另外兩種衝突。我總是盡力將家庭擺在工作之前,也願意在凱莉安外出時待在家裡⋯⋯但是,我的行為卻顯示並非如此。與其尋求容易卻被誤導的爭執,我該問自己:「我對家庭的貢獻可能不夠?」是的,絕對有可能。「兒子可能還沒準備好獨自在家?」當然也有可能。鑑於這些可能性,我可以提出哪些問題,執行的可能性有多高?這些問題是我在回顧衝突時所總結出來的重點,在接下來的幾週裡,我和凱莉安一起集思廣益。

在當下提出這些問題並非是我們的本能,這是我在許多對話中要繼續練習的技術。在生活中養成這些根深柢固的對話練習,關鍵就是去觀察爭執的觸發點。

本文介紹:
意見不同,還是可以好好說》。本書作者/巴斯特.班森;譯者/辛一立;出版社/天下雜誌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信任溝通
  2. 高難度溝通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