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

週末,我遇到一位剛從東突厥斯坦探親訪友歸來的朋友。自然地,我們談話的話題,很快就轉到了東突厥斯坦現在的民族問題、緊張局勢。這位朋友感歎:語言已無法描述東突厥斯坦現在的情勢,無法描述維吾爾人所面臨的民族壓迫!

他苦笑著說:「告訴你一個非常有趣的、你無法想像的現象,然後,你自己去發揮你的想像力,去理解那裡的情況。東突厥斯坦南部,和我們在美國 BBC、CNN 新聞所見的巴勒斯坦現狀,沒有太大的區別。我反正是不想再回去了!」

他告訴我的現象是:東突厥斯坦的維吾爾人,特別是東突厥斯坦南部的維吾爾人,使用手機的新趨向──放棄使用智慧型手機,重新撿回老式的、只能打電話用的簡易手機!原因,當然是為了躲避中共殖民政權的騷擾!

他在2014年7月底回到喀什噶爾,當時正是穆斯林開齋節的前後,也是最緊張時期。城鄉街頭,到處都是持槍巡邏的武警。城市街頭,到處是滿載軍警的裝甲車、軍車,他們幾乎每一、兩個小時,就耀武揚威地穿梭於城市各個角落。

村與村之間,鄉與鄉之間,城市與鄉村之間,到處都是由持槍軍警把守的卡子[1]、檢查站。開齋節那天,喀什噶爾城幾乎被封閉了。從郊縣想進城去艾提尕爾大寺禮拜的維吾爾人,大多都被進城路口哨卡的軍警所阻攔。他說:「說艾提尕爾大寺前,持槍的軍警,及假裝來參加聚禮的便衣特務、密探、奸細,比虔心來禮拜的人更多,一點都不為過!」

開齋節後,他等局勢稍微緩和一點之後,在 8 月底,去了一趟喀什噶爾疏附縣的親戚家。一路上,他過了三道卡子,每道卡子都要檢查:一一檢查身份證、護照(如果是外國人),詢問要去的目的地、親戚姓名、在親戚家待多少天等等。

伊斯蘭教的內容都不能出現在手機裡

他說,最令人討厭的是,要檢查手機。因為有親戚提前打招呼,他因此沒有帶手機,所以倖免於難。而陪伴他的親戚,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手機檢查,幾乎佔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檢查人員要求,被檢查的維吾爾人,打開其手機的全部內容。如果手機中下載有QQ或微信,檢查人員就要求,手機使用者供出他們的密碼,並打開內容,讓他們檢查。如果有電郵信箱,就要供出其電郵密碼,以供檢查,包括收發資訊等。如果手機中有檢查人員不懂語言的資訊,手機主人連同手機一塊被扣下。

這位朋友說,親戚告訴他,如果任何維吾爾人的手機,查出有關伊斯蘭教的內容、星月圖案,不分青紅皂白,先銬上手銬,然後再拉到警察局審訊。

他的一些民考漢[2]朋友告訴他,手機裡,甚至不能有中國回族人辦的「漢語伊斯蘭網站」有關伊斯蘭的內容。在東突厥斯坦南部,任何有關伊斯蘭教的內容,無論是漢語的,還是維吾爾語的,都不能出現在手機裡!

要是手機裡出現了阿拉伯語的內容,那麼,這位手機主人就等著蹲監獄吧!輕了,自己一個人蹲監獄;重了,連累家人、兄弟姐妹!

最令他憤怒的是:他在親戚家的第三天,村警帶著幾個鄉村幹部,闖進了他的親戚家。帶隊的,是一個穿著迷彩服的漢人。其餘,看起來是村鄉維吾爾幹部及駐村員警,以及幾個手拿棍棒的協警[3]。很明顯,駐村員警還帶著槍。

這些人連一句客套話都沒有,直接推門,闖進家裡來。他說,當時大家正在吃飯,看到闖進來的一群人,他很是驚訝、憤怒!

然而,南部的維吾爾農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些人的蠻橫、野蠻!

家裡的男主人,嬉皮笑臉、逢迎討好地走上去,迎接進來的帶隊漢人。那個傲慢的帶隊漢人,看都不看男主人,只是眼光賊溜溜地,掃視家裡在座的男女老少,及房屋各個角落,似乎是在尋找不穩定因素、或所謂的「恐怖分子」,他根本就懶得搭理家裡的男主人。

村警要求檢查手機,手機就有去無回

維吾爾駐村員警發話了:「你們家裡幾口人,有幾個手機,有手機的,將手機和身份證一塊兒拿來,都放到桌子上,快點!」男主人似乎也不願意惹麻煩,非常服從地,對家裡人說道:「快點,把我那個手機拿來,還有你的,你的。」男主人指著他十七、八歲的兒子、女兒說道。

很快,三部手機,都集中到了村警跟前。村警小心翼翼地,一一取出手機卡,並一一放到帶來的小塑膠袋中,並認真地在每個塑膠袋子上,寫上每個人的名字。然後對著男主人說道:「我們要拿去檢查一下,等檢查完了再還給你們。」

我這位朋友看到漢人帶隊的,給村警使了個眼色後,村警轉身看看我的朋友說道:「你沒有手機是吧,你還要待幾天?」朋友回答,過兩天就走。村警轉頭看看漢人帶隊的,那帶隊漢人點了點頭,村警回頭對男主人說道:「等你送走親戚後,一定別忘到派出所告訴我們!」男主人訕訕笑著,連連點頭稱是。

到第二天,我這位朋友從親戚鄉鄰打聽到,不僅是他親戚那村,整個喀什噶爾各個郊縣,都在進行全縣範圍內的,挨家挨戶收繳維吾爾人手機卡,說是檢查完畢後返還。

然而,他說,此事發生第三天,到他離開這親戚家為止,親戚一家的三台手機並沒有返還回來。維吾爾人沒有了手機,再加上現在大多數的家庭沒有固定電話,他們和親戚朋友的聯繫,就變得非常困難和不方便。我這位朋友,和他在喀什噶爾親戚朋友的聯繫,也因此被中斷了。

朋友說,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縮短在各個檢查站被檢查的時間,現在很多維吾爾人開始放棄智慧型手機,而改用過時了的簡易手機,只用來打電話、發個短信[4]

一些維吾爾年輕人,為了躲避殖民政權無孔不入的檢查,使用兩個手機。智慧型手機藏起來,只在家使用。簡易手機帶在身邊!但這還是逃脫不了突然闖入維吾爾人家庭要求檢查手機卡的軍警特。所以,為了自己及家庭的安全,很多維吾爾人開始乾脆放棄使用智慧型手機了!

(本文發表於 2014 年 9 月 30 日博訊新聞網)

註釋
[1] 卡子:哨卡、檢查站,一般有一兩個警察,帶著幾個民兵或輔警(臨時輔助警察的人員),檢查過往人員身分。
[2] 民考漢:是指非漢各民族自小上漢語學校,用漢語參加高考的學生。在維吾爾自治區,民考漢以維吾爾人為主,包括哈薩克、克爾克孜、烏茲別克等其他民族。
[3] 協警:警察臨時雇用幫忙人員,不是正式警察,但比警察更兇惡,更肆無忌憚。
[4] 即簡訊。

※ 本文摘自中國殖民統治下的「東突厥斯坦」》,原篇名為〈維吾爾人被迫放棄使用智慧型手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