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鍾孟宏

有一次全家人陪同小女兒去某個地方舉行舞蹈表演,一到那裡我才知道這是某個佛教團體位於松山的基地,我心裡面真的有一百個不願意進去,但是我沒有選擇。在一樓把鞋子換掉,穿上室內拖鞋,走進他們的聖地,我臉非常的臭,家人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覺得我就是個性如此。表演場地在三、四樓的某一樓層,我們到達以後,所有人找板凳坐下來,小朋友到後台就定位。

節目開演前,一位胖胖的中年婦女出來致詞,表達對表演者的感謝及陪同家長的歡迎,我坐在椅子上非常不以為然。就在準備宣布表演開始的當下,她突然說:

「我們可以請所有的小菩薩,大菩薩起來,跟我們的活菩薩行禮鞠躬好嗎?」

我莫名其妙地被人家稱為大菩薩了,竟然還要我們向遠方講台上的照片,號稱活菩薩的人,起身鞠躬敬禮,我當場三字經差點飆出來,嚴格來講,應該是五字經才對,後來沒有罵出來,我人也沒有站起來,旁邊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包括我家人,周圍的人一直往我身上看,一副我是個怪胎或敗類的樣子,當時我臉超臭,我女兒一直在旁邊推著我:「爸爸不要這麼丟臉,趕快站起來!」

我真的是很恨這種偽善的行為,我不是他們的善男信女,為什麼要跟一個毫不相干的人行禮?我一直認為人生而平等,為什麼會有上人呢?如果他是上人的話,我們就是下人囉?上人是你們的上人,關我什麼事?尊敬不是一種強迫性的行為,它應該是發自於內心,對一個人油然而生的感受才對。而且他們有沒有想過萬一我是基督徒的話,我應該怎麼辦?一個小小的表演可以搞成那麼虛偽、矯情,到底是為什麼?

好人與壞人的邊界

有一位令我尊敬的韓國導演李滄東,在他的電影《密陽》裡,就在探討宗教跟人性之間的矛盾。在片子裡,一位媽媽的小兒子被綁架殺害,在喪子之後那種無邊的痛苦裡,她最後接受了主的召喚,當個教徒,殺她兒子的那位兇手後來被逮捕了,長久一段時間,媽媽一直想從基督的精神裡學會寬恕,寬恕那位曾經殺害她小兒子的兇手。

漫長的學習是非常痛苦的,她很難忘記曾經摯愛的稚子是如何死在這個壞人的手裡。很久以後,那位殺了她兒子的男子從監獄裡面被假釋出來,他在監獄裡面也接受了主的召喚,成為虔誠的教徒。媽媽的教友們安排了她跟兇手的相遇,希望藉由寬恕來尋求一種心靈上的平靜。

她主動地走過去告訴這位曾經殺害她兒子的兇手,跟他說:
「我原諒你了。」
「妳原不原諒我已經不重要了,因為耶穌基督已經原諒我了。」男子告訴她。

那位媽媽因此而崩潰了,她長久學習而來的原諒,竟然比不上一個未曾謀面的上帝的寬恕,而這位兇手在一聲不響之下就被原諒了。正如同很多犯罪的人在強而有力的律師團護送下最後被輕判或是獲判無罪,這對受害者情何以堪?

後來她不再相信基督了,她覺得這個她信奉的人根本就欺騙了她,這個萬能的主竟然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就直接原諒了殺他兒子的兇手,站在一個人的主體性來講,「我」到底算什麼東西?壞人可以經過某個不存在的東西而被原諒,如果惡跟善之間有一條快速通道的話,那受害者本身到底算什麼?

我對宗教沒有任何的敵視,甚至對教堂廟宇裡面的氣氛懷有很高的敬意。記得幾年前去紐約,我跟太太剛好路過一個教堂,兩個人很自然地走進去,我們不是教徒,只是進去坐在椅子上感受那肅穆的氛圍。一段時間後,老毛病又犯了,我把隨身的相機拿出來,在教堂裡面拍了幾張照片,看是否能把眼前的氣氛帶回家,其實也不是什麼氣氛,只是在拍我老婆腳上那雙鞋。

沒多久,一位也是觀光客的高大中年白人,他走向我,輕聲地告訴我:
「先生你看得懂英文嗎?」

他隨手指了一個小小的招牌,上面有一個「禁止攝影」的標示,那時候真是羞愧到想把自己藏在椅子底下,永遠都不要出來見人。

偽善的人到底在上帝或神明面前是如何面對自己?我一直很好奇這個問題,前一陣子,台灣爆發了餿水油事件,我們看到台灣老字號的食品大廠負責人竟然唆使底下的人製造黑心油給老百姓吃,這位負責人家財萬貫,隸屬於一個佛教團體的慈善家,這位慈善家捐給這個佛教團體非常多錢,慈善家平常在雙手合十時,是否曾經把自己的罪惡告訴天上的佛,請求祂的原諒?我不認為他有這麼做,我想全台灣的人也不這麼認為。在他被捕之後,他矢口否認,一直說是他下屬的所作所為,如果佛祖左有順風耳右有千里眼的話,難道看不出這位慈善家是集萬惡於一身的人嗎?為什麼佛祖不馬上派出雷神索爾當場給他一個五雷轟頂,瞬間把他擊成焦炭?看到他在法會雙手合十虔誠的樣子,我不禁自問,到底好人壞人的邊界在哪裡?

學佛的人應該是四海為家,但是我們的廟宇、精舍一間比一間大,真不曉得修道之人在這麼大的空間裡面都在想什麼?是在想晚上要吃素雞還是素鴨嗎?還是想著要在哪裡蓋更大間的精舍,收納更多的信眾?

話說回來,你相信你眼前所看到的,在公車上的那些大照片是神佛的代言人嗎?台灣有非常多高僧,隱身在山林裡,撫摸著女施主的胴體,藉此來渡化她們,當初佛陀拋棄一切在菩提樹下悟了正法,祂犧牲一切、成就眾人的精神到底在哪裡?我相信有很多出家人還是心繫著佛陀的慈悲心,他們滿足於最低的物質慾望,從佛法中找到精神支柱,我相信真的有很多人,多到甚至我的小舅子也是因為受到佛法感召,過著清苦修行的日子,出家這個選擇對父母或是親人而言,是很難接受的。大家情願清晨三柱清香,沒事的時候陪媽祖走透透,但是出家這件事是萬萬不可,很幸運地,我小舅子的家人們非常支持,在佛法路上沒有產生任何的猶豫。

前往不丹

小舅子名柏仁,法號勝光,前幾年他陪我去不丹,為什麼去不丹,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理由,我只是想看看全世界幸福指數最高的國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飛機降落在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不丹國際機場,那個機場小到飛機在空中時就已經開始踩煞車了,一下飛機,我有種回到故鄉的感覺,各位不要誤會了,我不是說這個地方瞬間牽動了隱藏在我內心深處的佛法,而是外在的景致很像我們屏東縣佳冬鄉。

在不丹的五天裡,每天重複同樣的行程,就是看不同的廟宇,山上的大廟、隱身在鄉下的小廟,當時整個國家沒有麥當勞、肯德基,沒有 Nike、Adidas、7-11、日本壽司、高檔餐廳、購物中心、電影院,也許有,但是我一直都沒有看到,更不要談那些高聳林立的玻璃帷幕大樓,文明的進程在這裡發展得非常慢,有非常高比例的人口都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們這些人不是那種初一十五的業餘佛教徒,他們恪遵著佛教的戒律,生活在他們自己那塊心靈的小角落裡。

不丹國嚴禁殺生跟抽煙,你不可能到菜市場看到一攤肉品在桌上任你選擇,你也不可能在任何雜貨店買到萬寶路或是幸運的一擊,不管哪種牌子的菸品,當然你可以在餐廳吃到肉,但是大部分的肉都是從鄰近國家進口的,或是不丹境內少數的非佛教徒所宰殺的,你也許可以在小店裡面買到香菸,但是如果你被抓到的話會被罰很高的金額。

那幾天我只看過兩個人在抽菸,一個就是我,另外一個就是給我香菸的人,他是我在那裡所認識的台灣人,那位菸友告訴我,他的大學同學是一位電影導演,名字叫陳玉勳。

我們每天吃的東西都一樣,看的東西也差不多,從大的廟到小的廟,男的廟到女的廟,在不同的廟宇你遇到了很多朝聖者,有幾個上年紀的人,身體已經非常不良於行,他們弓著因歲月折磨的身軀,踽踽走在上山的道路,在途中我也遇到兩個國高中年紀的女孩子,她們也是從很遠的地方到一個尼姑庵來朝聖,他們身上沒有任何希望求得神明開示的樂透彩,有的只是虔誠的心。陪著我們的導遊,每年也有固定的時間會到某間廟宇去朝聖,宗教深植在他們心中是那麼的自然,絕對不會因為你捐的香油錢的多寡而有不同的待遇。

在台灣,一些人藉著佛祖的光環來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或是把自己印上一個慈善人士的標記,道德層面的偽善永遠讓這些偽善者繼續昂然地立足在這個社會上,他們自以為高人一等,更可恨的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是不能被批評或是質疑的,如果你做了任何批評或討論,你可能會落入惡有惡報的因果裡。

在不丹的最後一天,我們花了一整個早上走到一個山頂的寺廟叫「帕羅達昌(虎穴)」。我不是一個體力很好的人,但是我看到更多體力比我更不好的人,踽踽獨行地往山上走,整條上山的路有大半的時間都繞著懸崖,這是一個沒有任何交通工具可以到達的地方,當然你可以在山下租匹馬,把你載到半山腰,剩下的路你還是要自己走上去。

聽說有很多不丹人每年都會來一次帕羅達昌,為的就是求得一年的平安。我們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最後到達了目的地,寺裡有很多供奉佛像的地方,每個地方裡面都是昏昏暗暗、煙霧瀰漫,進去一定要把鞋子脫掉,在小小的室內,望著不同的神像,有和善的、有怒目的,也有些表情怪到無法形容的。山上的風景非常的優美,但其實優美的程度大概比台北的金龍寺還好一點,絕對比不上阿里山或雪山的風景,跟我去的小舅子一直講述著這些廟的歷史:曾經有哪一位得道的高僧在這裡駐足過,在他口述的這些人裡面,我想著在數百年前,這些走在山林裡的求道僧侶到底如何過著每天的生活?沒有電視、也沒有iPhone,他們在漫漫的長夜或是踽踽獨行的白日裡都在想著什麼?難道他們也只是在想著晚上要吃素雞還是素鴨嗎?

當然不是。

在帕羅達昌對面有一個小小的廟,斜度大概有七十度左右,走上一個窄窄的樓梯,經過一個小小的縫到達一個室內,整個屋子是順著洞穴的地形所搭建。一位中年喇嘛邀請我們到他那邊享用他的奶茶及餅乾,其實他對我們那麼好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希望我們能有所奉獻,小舅子告訴我:

「鍾導,你不要以為這是一個很不好的事情。」

他繼續解釋著,這位喇嘛是沒有人供養的,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在某個廟裡面,就是在廟與廟之間的道路上,感覺這位出家人也是某種程度的文青,但他不是那種假文青,他是活在習佛道路上很清苦的人。

這位喇嘛是不久之前來到這裡的,剛好這個小廟空著沒人住,他就待了下來,再過不久他也要離開了。期間,我幫小舅子拍了張照片,拍完後我拿給他看。

「拍得非常好,也許未來我可以把它用來當遺照。」他說。
後來我也幫那位喇嘛拍了一張照片,他抓著頭,抓出一個不知所以然的表情。

※ 本文摘自《我不在這裡,就在往那裡的路上》,原篇名為〈壞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