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NHK採訪團隊

嬰兒信箱收容的絕大多數是新生兒。然而熊本市政府公布的資料顯示有一定比例是六歲以下的幼兒,小翼也是其中一人。當時他已經是懂事的年紀。

他從書桌抽屜拿出一張畫給我看,畫上是一名戴眼鏡的男子牽著他。

小翼表示當天男子牽著他的手,帶他去坐新幹線。他不記得從車站到醫院的路程和交通工具,回過神來時,眼前已經出現一棟陌生的建築物。

男子把他抱進一個狹窄的空間,靜靜關上門。他一個人被留在裡面,對方再也沒回來過。

一個人被拋棄在陌生的地方———這個記憶強烈打擊心靈,清晰刻畫在一個小小孩的海馬迴上。這實在是非常殘酷的故事。

把自己被拋棄的瞬間刻畫在腦海裡,把腦海中的記憶畫下來以免忘記———小翼一輩子都得背負這個記憶活下去吧!

聰對我們說:「我們不能抹滅他被送到嬰兒信箱這個事實,但我希望能讓他覺得我們至今相處的時間,和今後一起創造的回憶都是無可取代的寶物。我相信這麼做能讓他接受自己的過去,邁向未來,而不是否定過往。」


可以的話,我不想問這個問題。但是不問的話,我不能走。

——你怎麼看待嬰兒信箱呢?

「如果我不是被送到嬰兒信箱,就不會遇到現在的爸媽,也不會來到這個家生活。所以好險我不是被丟在路上,而是被放進嬰兒信箱。」

洋子在小翼身邊聽到這句話,擱在大腿的手緊握住掌心中的手帕。

小翼每天吃得飽,睡得好。身邊還有大人有時會斥責他,有時也會任他撒嬌。正因為如此,他才能說出這句話:

「好險我是被放進嬰兒信箱。」

 

離開田中家之後,小翼這句話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不去。

本文介紹:
為什麼要拋棄我?日本「嬰兒信箱」十年紀實》。本書作者/NHK採訪團隊;出版社/開學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馨光:點亮孩子的未來道路
  2. 廢墟少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