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劉恩庭;譯/張召儀

如果想在不勉強自己的前提下締結健康的人際關係,那麼,最重要的就是清楚分辨自己對於這段關係的渴求,也就是必須懂得區分自己是「想要和對方好好相處」,還是「想要討好對方」。

若想與對方融洽相處,那麼追求的是不存在「甲方」或「乙方」的水平關係;如果求好心切想表現給對方看,就會在不知不覺中形成垂直關係。後者不僅會在無意識中觀察對方的臉色,還會一頭熱地給予對方根本不願領受的盛情。或許,所謂的「關係」,本來就是在「想與對方好好相處」與「追求表現的心意」之間拔河拉鋸。今天雖然站在前者的立場,但明日也許就變成後者的角度。我們的心意,總是像坐著蹺蹺板一樣。

有前途的人 VS. 不起眼的人——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大學二年級的妍熙對於小組作業懷有很深的畏懼,在國高中時,她曾在三五成群的好友間經歷過「適應困難」,當時的事件,讓她在證明自我價值方面產生了恐懼。相較於同質性,人類原本就對異質性會更表現出好奇,且一旦認知到對方與自己不同,就會開始進行差別性對待,而非去接納對方。

深知這種人類特性的妍熙,希望自己在大學不要受到排擠,而是能夠獲得接納。她的個性雖然膽小謹慎,但是她渴望擺脫過去的傷痛,蛻變為舞台上的主角——不,是想要成為自己人生的主人公。

結果,妍熙出於想討好同學們的想法,又再次打破自己心中的防線。她嚴格遵守與朋友之間的約定、代替他們完成作業、將自己在圖書館佔到的位子讓出去,試圖藉由這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感。然而,與國高中時不同,妍熙這次遭到了選擇性的排擠,同學們只在需要妍熙的貢獻時才去找她,並且為她貼上「善良朋友」的標籤,讓她在那樣的框架裡動彈不得。

妍熙這時候才明白,自己將想和同學們「好好相處的心意」,錯誤地表現成「想討好他人的欲望」,且自己並非精力充沛的類型,對於團體性社交活動其實倍感吃力。透過該事件,妍熙又再度體會一項人生教訓。

生活在這個險惡的世界裡,我的心志好像太過脆弱

「班上有一名同學,連教授們都認為他沒什麼前景,但就在某一天,因為那位朋友自己有車,所以幫忙把從樓梯上摔下去的清潔工阿姨送去醫院。從那天之後,大家就開始說他『前途似錦』。醫生,其實到目前為止,小組作業的簡報都是我一個人完成的。不久之前,我因為家裡有事,告訴大家我沒辦法做 PPT,他們卻說我在扯後腿、背叛什麼的。要在這個險惡的世界裡生活,我想我的心志還是太脆弱了。」

平常自私自利的人,偶爾做出一次明智之舉,就會瞬間變成「前途似錦的人」;一直以來懂得付出關懷的人,只要表達出一次拒絕,就會徹底變成「背叛者」、「沒有用的人」。

我在診療室中看過無數類似的案例,因此,我會建議當事人拋棄那些想要討好他人的想法,把人際關係的能量花在與對方的和睦相處上。因為當自己想要獲得認可的欲望,壓過想要獲得尊重的渴望時,各種問題就會開始浮現。

妍熙如果想和大家維持良好關係,首先最重要的,是必須能夠分辨「獲得認可的欲望」以及「表現的欲望」。雖說想要得到認可,就必須有所表現,但有些人就像妍熙一般,並不擅長表達自身的情感與渴求。「那個似乎不怎麼樣?」、「我的想法和你不同」,有些人連說出一句這樣的話,都像要在公文上蓋指印一般耗費心力。

當想獲得關注的欲望達到一百分時,至少也要表現出三十分,但是他們卻連十分也無法展現出來。這是因為「表現」所帶來的畏懼感,徹底勝過了「被忽視」的恐懼。

大膽而淡然,單純卻又堅強

嬰兒哭鬧的理由,是因為肚子餓了、尿布讓他不舒服或是睡意襲來。為了滿足這三種單純的需求,孩子們哭到臉頰和脖子全都漲紅。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忠於本能的孩子,其實要比大人強得多。

如果像妍熙一樣,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或意願,那麼就應該先用文字將自己的想法和內心話記下來,然後嘗試練習把話說出口。「那個想法也不錯,但我可以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見嗎?」、「我知道你想表達什麼,但那個問題對我來說有點敏感,可以等我釐清思緒後再和你談嗎?」等,試著大聲將自己平時難以啟齒的話表達出來。

內心話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其中包含了個人的看法、價值觀、判斷、感覺、情感等,因此,只要懂得正確使用這個方法,就能一定程度地消解在表現欲上的不滿。

內心脆弱的人為了逃避某些情況,很多時候會在不知不覺中說出場面話。所謂的「場面話」,就是不帶有一絲一毫自身的欲求,相當於沒有靈魂的空談。切記,千萬別讓自己的話語,變成是聽了也不痛不癢的耳邊風。

沒有人不想成為人生的主人公,解釋自己因為害羞、謹慎或是覺得丟臉而討厭受到注目的人,在聚會上如果被當作「空氣」,也同樣會感覺到不舒服和不愉快。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誘發的「極致緊張感」,和得不到任何人關心、像裝飾品一樣被擱置的「不悅的輕鬆感」,你會選擇哪一種呢?

問題的癥結點,在於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主人公:是反射於清澈湖面上的耀眼陽光,還是能夠照亮漆黑海岸路的堅實燈塔呢?首先要對此做出決定。似乎大多數的人都會渴望站在華麗的鎂光燈下,但令人意外的是,也有不少人希望能夠成為「大膽而淡然、單純卻又堅強的主角」。

※ 本文摘自不是我太敏感,而是你太過份了》,原篇名為〈想維持良好關係,還是打算討好對方?〉,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