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安珠延;譯/梁如幸

最近在社群網站上看到以大學生為對象的招募海報上,大大寫著「意志力也是一種證照」,我感到很大的衝擊。大學生已經為了要滿足韓國社會要求的 GPA(學業成績平均點數)四分9,多益九百分,越多越好的證照等高標準而忙得不可開交了,但是這句文案卻讓人有「只有這樣怎麼行?精神健康要怎麼辦?連這個也得兼顧,才有可能在這激烈的競爭之中生存下來」的感覺。

在最近新創產業的招聘廣告中,也可以看到「不會職業倦怠,具有良好恢復彈性的人」的徵人條件。這跟前面提到的海報讓我有一樣的感受,年輕人在激烈廝殺的競爭中,為了滿足學經歷、眾多證照的要求,在開始工作前就已經陷入倦怠了;但是讓他們陷入這樣處境的企業與社會,卻希望年輕人擁有不會陷入職業倦怠的「意志力」,這難道不是既矛盾又殘酷嗎?

當然,不是完全無法理解企業或是管理者的立場。前文提到的學者馬斯勒表示,職業倦怠不僅會影響到員工的生產力,還會影響團隊工作的成果,危害整體職場氣氛。根據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簡稱 APA)的調查顯示,比起沒有職業倦怠的員工,飽受此困擾的員工辭職尋找其他工作的可能性高出二點六倍,請病假的可能性高了百分之六十三,去急診室的可能性也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三。在這種情況之下,還要在全世界普遍低迷的經濟成長中生存, 因此更需要有能力且健康的人才。

但是(請仔細聽清楚),不管選用意志再怎麼堅定的人才,也很難從根本阻擋職業倦怠。想要預防職業倦怠,理所當然必須從根本原因改善,因為其原因不在於個人,而在於組織。從引起工作壓力的諸多原因來看,可以明確地發現,職業倦怠的確起因於公司及組織。身為臨床醫師,我可以談論個人要如何在這職業倦怠時代中生存;但是事實上,預防與治療職業倦怠的主要重點還是職場與組織,因此組長級以上的主管、CEO、人事主管,哪怕只有一個人,也希望有人能認真考慮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二○一九年十一月的一場訪問中,馬斯勒提到了煤礦裡的金絲雀的故事。從前的礦工如果要進入礦坑深處時,會帶著金絲雀一起去,因為金絲雀對氧氣相當敏感,也比人類脆弱,所以當金絲雀停止歌唱或死去時,就代表此地不宜久留,礦工們必須趕緊離開。在進入礦山之前都還很健康的金絲雀,進去之後不再歌唱或死亡,難道會有人說「金絲雀怎麼那麼脆弱」嗎?不會的,沒有人會這樣說,因為答案非常明顯,問題不在金絲雀,而是礦坑的環境啊。

我們正從錯誤的角度攻擊問題。對於世界衛生組織將職業倦怠歸類為導致疾病的危險因子,馬斯勒表示憂慮,「當世界衛生組織將職業倦怠歸類為疾病,會讓人產生問題根源不在於公司,而是個人的錯覺。」當職業倦怠成為疾病,人們就會認為生病的人應該接受治療,也很容易會認為問題不在環境、也非雇主或組織的責任,而是他這個人。

我們不該把員工精力耗盡的責任單純歸咎於個人,而是應該向組織追究原因。身為主管或老闆,請捫心自問,是什麼原因讓職員不健康?為什麼現在的職場環境會讓他們消耗殆盡?又該如何才能保護每天在這裡工作的人?

觀察員工的工作環境與條件,仔細檢查數據,此外,最重要的是請向員工提出幾個問題:他們在公司時因為哪些事情而感到挫折?什麼樣的情況會激勵他們?並請傾聽他們的答案。領導者與主管對工作環境正確認知與改善,可以減輕員工的壓力。

以公司的角度而言,為了讓一個人能恢復彈性,提供瑜伽、冥想、諮商等支援當然是相當值得肯定的,但最重要的是要改善不合理且不受控的工作環境與組織結構,因為這才是造成職業倦怠的根本原因。請讓員工感受到公司正在改變。

馬斯勒強調,「職業倦怠的原因不在個人,而是組織,只有透過 CEO 和管理階層的改變,才能從初期階段開始預防。」許多人每天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是在職場中度過,請記住,領導者的思考與溝通可以使大家的生活變得更美好。

註釋
9 編註:有別於國外,台灣採取的是0–100分的百分點制,不過仍有一個簡單的換算標準:

※ 本文摘自《我做了什麼會產生職業倦怠》,原篇名為〈給或許正看著這篇文章的主管們〉,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