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江鵝

老家在台南,我經常需要往返南北,高鐵是最省神的方式。

我喜歡搭高鐵,我一直都喜歡各種交通工具,最初是因為幼稚,想要蒐集乘坐經驗,長大以後除了搭乘的樂趣,還有一種偷閒的放鬆感。做為一個自重負責的成人,生活無時無刻需要打點,抬起左腳的同時就得盤算右腳的落處,唯獨乘車那段時間是空檔,不管我的聲音是不是在笑,車子或飛機肯定正在飆,在這段時間裡,去向是定局,到站以前,無謂綢繆,沒得著力,是生活裡名正言順的下課十分鐘,我很珍惜。

我的南下行程通常從早上開始,趕在十點半以前捷運到站,上到北車大廳,去買麥當勞早餐,專挑「玉面公子」的隊伍排。這名字是我私下對他的稱呼,觀賞他散發著蒼冷氣息的面孔,看似消頹卻毫無頓滯的點餐流程,令我感到巧遇同類的可靠親切,內心無比激賞。輪到我的時候,我會以(由於早起趕車而)散發死亡氣息的低頻聲調,一字不多,而且精準安排斷句地,說出關鍵字:「吉事蛋堡,要薯餅,要番茄醬,加二十二元升級冰拿鐵,少冰」,與他共同譜一曲完美精準的冷靜點餐之舞。

下課時間就是要吃這些開心東西,高糖高鈉高油高澱粉的早餐,特別能夠慰撫早起趕車的疲憊,有誰吃麥當勞是為了營養?當然是為了開心!薯餅和蕃茄醬是要手動夾進蛋堡裡的(讚美座位前方的小桌板!),這滋味可比薯條沾聖代高明許多,我懂,真假美而美也都懂,但是把薯餅帶來台灣的麥當勞居然一直沒懂,真奇怪。

趕早抵達北車,有時候並不為了麥當勞,而是台鐵的八角素食便當。別小看這個便當,有白飯,有足夠比例的蛋白質,有小菜,還有兩種以上新鮮時蔬,它可是個一般便當!說「一般」是讚美的意思,它隔壁的橢圓素食便當,相對之下就很不一般,雜糧飯上面只鋪了三色蔬菜和小菜,使我食存五觀,覺知正念,太精進。似乎多數素食同好也都熱愛一般口味,如果不是早早抵達,很難買得到這款便當。請不必質疑一個要回台南老家吃午餐的人,跟人家排什麼鐵路便當,我宅居懨悶想要假裝去郊遊不行嗎?要是我能血壓波瀾不驚地,訂到免七七四十九次分段的,有座位的普悠瑪或自強號車票,我也想要扒著便當的時候,穿過的是花東的綠野啊!

吃完東西就是娛樂時間。看書玩手機的時候,特別容易留意到座椅扶手的存在,理論上兩人共一支,實際上我用他用都不公平。鄰座這回事,有時候求人得人,有時求人得鬼,一上來就老大不客氣占用扶手,擠迫左右領空,我也只好隨順累劫宿緣,配合對方的福德業報,有時砥礪忍辱,有時豎毛弓背。運勢非常好的時候,難得能遇上肢體過分拘謹的鄰座,連侵犯扶手上空都不好意思,我便可滿心慶幸,報以相同的拘謹克己。十年修得同船渡,要修得一個共夾空氣薄壁的同乘君子,大概要八千年。

※ 本文摘自《俗女日常》,原篇名為〈搭高鐵返鄉的自得其樂〉,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