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養老孟司;譯/Monica Chen

我在大學任教時,曾經深刻感受何謂「聽了也不懂」。當時我在北里大學藥學系的課堂上播放一部由 BBC 製作的紀錄片,內容詳細記錄了一對夫婦從懷孕到分娩的過程。

藥學系學生的女生人數較多,占比超過六成。我要求同學們分享心得,並發現男學生與女學生竟然出現完全不同的反應,結果十分有趣。

女學生大多表示「學到很多,有許多新發現」;男學生卻不約而同地說「以前健康教育課就教過這些東西了」。明明看的是相同的影片,兩方卻產生了幾乎完全相反的結論。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照理來說,同一間大學同一科系的學生之間,學術知識程度應該沒有男女差異。既然如此,這種落差又是如何產生的?

答案就是雙方對於接收資訊的態度問題。簡單來說,男學生沒有意願真正體會「分娩」。所以就算觀看相同的影片,男學生也不會像女學生一樣有許多新發現,換句話說,他們對於「想有所發現」這件事根本就不積極。

也就是說,當事人本身主動屏障了自己不願理解的資訊。一道高牆就在這時立起,是「傻瓜的圍牆」的一種形式。

上述案例充分展現人類任性自私的一面。同樣的影片內容,讓男生認為自己「全部都懂」,而讓女生深入觀賞並帶來「許多新發現」。很顯然,男生只是斷然無視於細節,而一味認定「這種東西我早就知道了」。

我們平時總是會輕易說出「我懂、我知道」,但事實上,我們對事物了解的程度不過如此。上述男女學生觀看相同影片的心得差異,可說是最貼切的例子。

「我知道」才最可怕

所謂「常識」(common sense),指的並不是「理解某事物」或具備某知識,而是指「理所當然」的事。許多人誤解了「常識」與「理所當然之事」的定義,而以為自己「知道」,這正是思考的漏洞所在。在前文的案例中,就表現在男女學生的明顯差異上。

女學生因為認為自己有朝一日也會經歷分娩,於是認真仔細地觀看,甚至設身處地感受影片中產婦的痛苦與喜悅。如此一來,她們將對更多細節萌生興趣。相反地,男學生卻抱持著「關我什麼事」的態度。對他們來說,眼前的影片只是在重複自己早就知道的知識罷了。就算影片裡充斥著未曾看過的畫面與未知資訊,他們卻視而不見,只是一句「這我早就知道了」。

明明什麼都不懂卻堅持「我早就知道了」,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 本文摘自傻瓜的圍牆》,原篇名為〈「傻瓜的圍牆」是什麼?〉,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