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月亮熊(小說家)

「Toss a coin to your Witcher!」

當歌詞一出,許多人肯定已經在腦中響起旋律。因《巫師》遊戲大紅,加上網飛的同名影集火熱推出,《獵魔士》原著小說的銷量也再度推上高峰,不管從哪個媒介入坑,大家必定都對那披著白髮、身穿皮甲,低聲沉思的男人印象深刻。

小說的魅力獨特又強烈,在當年的歐美奇幻書市投下一顆震撼彈,就連傑洛特的演員亨利‧卡維爾也是書迷死忠粉絲,甚至跟網飛合作拍了部小說朗讀影片,也喊話希望影集能夠還原小說風格,可見他對原著的喜愛。今年,《獵魔士》系列小說正好在台灣出版十週年了,讓我們以小說的角度,重新回味安傑‧薩普科夫斯基筆下的傑洛特。

「童話、寓言、以及短篇小說」

《獵魔士》的劇情充滿人性與思辯、幽默、機智與諷刺,生動的對話像是一場精彩的演出,輕鬆將讀者拉入獵魔士的世界,讓人著迷;然而作者優秀的並不只是其文字功力,而是豐富又飽滿的角色刻劃。

光是短短一段「看起來像市議員的小偷、看起來像老乞丐的市議員、看起來像公主的妓女、看起來像懷孕母牛的公主,還有看起來像小偷的國王」,就已展現出作者對於人性的敏銳與開闊,以及大膽翻轉既定印象的強烈作風。

最初,安傑是為了參加《Fantastyka》雜誌的奇幻短篇徵文比賽,才構思出《獵魔士》的故事,他認為短篇小說必須能夠引人共鳴、概念明確,於是融入了大量童話要素,能夠讓人迅速親近世界觀,也帶有異色童話改編的趣味,所以短篇集內時常可以見到童話改編的影子。

短篇小說經常是主題明確、開門見山地敘事,而且經常伴隨刺激與豐富的娛樂性,童話也與短篇小說相似,只是更家喻戶曉且元素經典。寓言則又不太一樣,往往帶有諷刺、說教感、或是警世意味濃厚。安傑的短篇集正好揉合了這三種敘事的特性,因此呈現出一種獨特的戲劇效果,節奏緊湊、險惡人性帶來的翻轉、寓意的堆疊、加上大量會心一笑的黑色幽默,塑造出主角傑洛特最初的形象──一個質疑人性,卻又無法不仰賴人性生存的底層人士。

「傑洛特,你有病」

正因為身處於如此混亂的年代,傑洛特縱使能力強大,也總是會想盡辦法遠離各種麻煩,哪怕是他能輕易做到的順手之舉。因為在這個無法信任人性的世界裡,大多數找上來的人都不懷好意;或者上一秒仇視彼此,下一刻卻能為了彼此的利益攜手合作。

傑洛特總是懷疑自己第一眼所見的真實,也不隨波逐流,個性負面又消極,哀傷的是,他的懷疑經常是正確的。故事中的角色總是離不開背叛、算計、結構之惡,那份狠毒令人猝不及防,卻又如此合情合理。

因此傑洛特總是自稱被試煉奪走了情感,只負責收錢辦事,但他那「獨行離欲惡」的態度,只是厭惡一再失望的自我壓抑,其結果就是,他的情感在另一個面向瘋狂地爆發開來,也就是「愛情」。

「那個冠冕堂皇的稱呼方式」

安傑對女性有獨到的見解,他不願寫傳統故事那樣等待拯救的落難公主,所以小說中大多數的女性都是獨立、主動、而且從不掩藏自身慾望的重要角色。加上穿插其中的情慾描繪,以及型態多元的女性魅力,讓我們很難不向故事中的女性們臣服,當然,就連傑洛特也不例外。

在《獵魔士》那堆充滿髒話的人生哲學以外,我們更多時候談論的竟是「愛情」,畢竟傑洛特的愛情在書中是非常命運性、神聖性的存在,也是在充滿虛無與悲劇的世界觀中,少數帶有強烈浪漫色彩的部分。

第一本短篇集中,《最後的願望》講述了傑洛特與葉妮芙相識與相愛的經過,原本蠱惑傑洛特的女巫,卻在最後一刻被傑洛特用靈魔許下願望拯救彼此,以兩道虛假(或者說被動)的意念,迸發出真正的、純粹的真愛,這對總是逃避命運的傑洛特而言,是個非常值得玩味的段落。

《獵魔士》講的不只是黑暗的童話寓言,也不只是兩害取其輕,而是在那些狗屁爛蛋的人性背後,安傑‧薩普科夫斯基真正想要抓住的「愛」。哪怕只含有少許真實,也會讓人努力想要延續下去的東西。強大的黑暗,以及強大的愛,有如雙面刃的命運與希望。

「準備迎接蔑視時代」

起初,《獵魔士》的短篇風格在在呈現出作者鮮明的價值觀,說教意味特別濃厚,因此評價也十分兩極,長篇與短篇各自有擁護者,不過個人到了小說後期,尤其在長篇時《獵魔士》的世界觀已經趨近完整,這時讀者已經不是在看安傑想說的故事,而是真正屬於傑洛特自己,以及這片奇幻土地上發生的故事了。

長篇小說開始進入殘酷的英雄之旅,不只是講述養女奇莉的成長,也是講述傑洛特與葉妮芙的成長。隨手截取一段文字都能是生命的長詩,傳達出這些角色的生活細節、深沉的掙扎與糾葛,若是沒有這些細碎的日常,就無法表達這些小事所累積起來的希望光輝,也無法呼應這世界的絕望是多麼深刻。

而戰爭經常是奇幻小說的大主題,安傑以那充滿虛無主義的視角,描繪政治與戰爭為人們帶來的深遠影響,呈現出「世代更迭、歷史無情」的深沉悲壯,絲毫不遜於《冰與火之歌》。有趣的是,這兩位作者確實感情很好,而安傑也曾在簽名會上說過:「不會像馬汀那樣,到現在都還沒有寫完」(笑)。

「波蘭文學的極大成功」

身為波蘭人,安傑是歐美少數火紅的非英語系奇幻作家,他的小說不但被波蘭總理視為國寶贈予歐巴馬,遊戲也大受好評,甚至在波蘭當地設立了獵魔士學校,成功將波蘭文化推廣至國際舞台,吸引無數粉絲前往朝聖。

在安傑才剛提筆創作的那個年代,波蘭原本還只是個文化輸入小國,就如同台灣經常汲取外國文學的養分,波蘭卻能夠集眾人之力將《獵魔士》一步步發揚光大,讓本土文學成功掀起巨大波瀾,這是非常難得且珍貴的成就,更值得我們深思。

如今第二季《巫師》影集在2021年12月推出,同樣帶來廣大好評,在欣賞亨利‧卡維爾帥氣英姿的同時,也別忘了丟枚硬幣,賞給這套波蘭傳奇原作《獵魔士》吧!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