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丹尼爾.李伯曼;譯/甘錫安

我昨天開車到超市,想都沒想地就在等入口附近的黃金車位,這樣我就不用多走一段距離。我拉出一台購物車,在超市裡狩獵採集時,想著自己實在太懶了,而且我還很好奇自己是不是已經變成經常教訓民眾(也就是我)應該把車子停遠一點,以便多活動身體的運動專家了。節省體力應該是正常的本能,為什麼會跟懶散這種罪過扯上關係?

我或許很懶,但在精神上我是無罪的。懶散的道德罪惡源自拉丁文的 acedia,意思是「漠不關心」。對湯瑪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等早期基督教思想家而言,懶散和身體不活動無關,而是心理上的冷淡,對世界缺乏興趣。就這個定義而言,懶散的罪惡使我們疏忽為上帝做工。到後來,懶散才轉化成不想活動,可能是因為當時除了少數菁英階級,沒人能逃避定時勞動。現在所謂的懶散,其實指的是懶惰,也就是「不想花力氣活動」,但兩者精神意涵並不相同。把車子停在距離最近、最方便的車位上來節省一些能量,只是很普通的本能行為,應該不會讓我忽視對任何人的責任。

如果讀者曾經懷疑人類節約能量的習慣是否已根深柢固,可以在購物中心或機場找個電扶梯和樓梯並存的地方,花幾分鐘站在下面,看看有多少人選擇爬樓梯而不搭乘電扶梯?我曾經調皮地在美國運動醫學會年會時非正式地進行這個實驗,這個會議的與會者都是秉持「運動就是醫學」的專業人士。為了這個顯然不科學的研究,我在樓梯底下站了十分鐘,計算有幾個人爬樓梯、幾個人搭電扶梯。在這十分鐘當中,我看到了一百五十一人,其中只有十一人爬樓梯,大約佔了 7%。顯然這些研究和推廣運動的專家也跟一般大眾差不多,因為全世界的平均值大約是 5%。26

現在有許多人的工作極少甚至完全沒有體力勞動,所以我們只能靠運動來活動身體。無論是爬樓梯、慢跑或是上健身房,我們都必須克服「逃避不必要身體活動」這個古老的強大本能。而且不難想見,大多數人會本能地逃避運動,連狩獵採集者也不例外。以往這些本能有助於人類盡可能增加後代數量,讓他們存活和繁衍後代。把能量浪費在無用的十六公里跑步上,就沒辦法使用在後代繁衍上了。這或許也是猶太教上帝堅持鐵器時代工作過度的以色列人一定要有安息日的原因。每週休息一天,除了對早期猶太人的身心兩方面有益,應該也有助於服從上帝的命令:生養眾多、遍滿地面。

因此,我們可以拋開休息、放鬆、放輕鬆等各種不活動既違反自然又懶散的迷思,而且不該批評其他人避免從事不必要活動的正常行為。可惜的是,要做到這些還有待努力。根據二○一六年的一項調查,有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認為肥胖是因為缺乏意志力來運動和控制胃口的結果。27儘管不運動的人經常被貼上沙發懶蟲的標籤,但避免不必要地浪費能量其實很正常。我們不該指責別人搭電扶梯,而應該承認人類不愛花費力氣是種古老本能,從演化觀點看來十分合理。

然而問題是,以前只有國王和王后才能想放鬆就放鬆,現在人類的狀況已經完全顛倒過來,為促進健康而從事的自主身體活動(又稱為運動)成了少數人的特權。除了生活周遭有許多節省力氣的裝置,許多人的工作和通勤方式也迫使我們必須整天坐著而身體難以活動。事實上,讀者們看這本書時很可能也是坐著。讀者們很可能聽說過久坐對健康有害。「坐」這個古老、普遍又正常的行為,怎麼會這麼不健康?

註釋
Webb, O. J., et al. (2011), A statistical summary of mall- based stair-climbing intervention, Journal of Physical Activity and Health 8:558-65.
27Rosenthal, R. J., et al. (2017), Obesity in America, Surgery for Obesity and Related Disorders 13:1643-50.

※ 本文摘自《天生不愛動》,原篇名為〈不活動:懶惰的重要性〉,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