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對談/PAM PAM LIU X 黃珮珊
採訪/黃廷玉;整理/慢工文化

圖像小說是歐美從1980年代開始逐步發展的文類,它是漫畫底下的一種分類。發展至今,已經有重要作品受到國際新聞或文學類獎項肯定的先例,而在台灣和整個華文世界,它都還是很新穎、尚未被廣泛認識的類別。然而,2021年的台北書展大獎,小說類首獎之一頒給了Pam Pam Liu的圖像小說《瘋人院之旅》,這是一本取材自她真實經歷,加上虛構敘事的圖像小說,採訪的這天,她也剛拿下了金漫獎的年度漫畫獎。

自2010年就投入漫畫創作,Pam Pam以「過去X未來多提無用」這個品牌自費出版了大量作品,直到2019年,她的第一本商業出版品《癌症好朋友》才由專門出版亞洲原創漫畫的微型出版社「慢工文化」發行。這一天,由長期經營獨立漫畫專門店Mangasick的店長黃廷玉來對Pam Pam和慢工文化的出版人黃珮珊提問,探討所謂的「自費出版[1]」「商業出版[2]」「微型出版[3]」和「獨立出版[4]」,以及兩人之間的合作模式。

新一代創作者戲稱「從小看她的刊物長大」

Pam Pam從小就有作家夢,但一直認為出書就是要被出版社相中才能完成的事。直到有一天,朋友在網路上看見她發表的漫畫後,主動和她說可以用公司的影印機讓她印成書。她就這樣以影印機出道,首刷100本。當時,多數透過「露天拍賣」自行販售,也有拿去師大附近的 Waiting Room寄賣,100本一下就售鑿「有自己很紅的錯覺」Pam Pam如是形容。 當年這樣的素人刊物是很罕見的,適合寄賣的地方也不多,唯有在「創意市集」能夠散見,所以好的作品大家是趨之若騖。

後來,一股浪潮隨著小誌(zine)這樣的名詞開始在台灣的文化圈竄紅,作品量逐年增長;近年,浪潮過了,作品量和銷售量又降了下來。潮起潮落,但Pam Pam未曾跟隨浪潮,她在浪起前就開始自製作品出版,被今天許多更年輕的創作者戲稱「從小看她的刊物長大」,而今小誌浪潮退去、她也有了三本商業出版品後,她仍舊畫下心中所有想表達的故事,不曾停下腳步、也不曾有過對創作的質疑。

對於長期經營的竅門,Pam Pam說「其實我覺得講經營太嚴肅了,我一直以來就是把它當興趣,沒有想要從中得到什麼,只是想和大家分享而已」,即便很早就開始使用社群平台,在創作完成後製成「書」對她而言才是完整的。視紙本的不再重要為「世代性的習慣差異」、單純的以抒發為創作目的、不強求的佛系發表,也許正是Pam Pam沒有在浪潮過後,死在沙灘上的原因。

PAM PAM與慢工的「相親」成功

慢工也是差不多在這股小誌浪潮開端的時候,以手工絹印漫畫起家的,因為Pam Pam很活躍、也做絹印,所以珮珊一直「知道」她,但兩人始終沒有直接的交集。直到2019年初,Pam Pam把陪伴母親罹癌的故事《癌症好朋友》放上社群,受到熱烈回響,也有幾位知名作家分享, 一夕廣傳。

爆紅之後,一下子有三間商業出版社來找Pam Pam,其中也不乏頗具規模的,最後簽給因為朋友牽線而「被動」競標的慢工,單純因為比較契合,「在和編輯討論的過程中就會發現適不適合,其實很像在相親。」二人從已出版的《癌症好朋友》到《瘋人院之旅》、進行中的《歡迎光臨My Soul》及其它二個尚未公開的合作,看起來真的是有相親成功,那麼從全然獨立的自費出版過渡到商業出版,Pam Pam有沒有任何的不適應或者妥協呢?

「珮珊給我很大的創作自由,給的建議也都是很有建設性的,並不是說單純為了要(讓它更)賣而講的。連設計喜不喜歡、印刷怎麼印都會問我,做出來也很精緻、不俗氣,所以我不覺得有做什麼妥協。」對於Pam Pam的無痛轉換模式,珮珊急忙說明慢工並不宜做為一般商業出版的標準,大一點的出版社無法避免地要做出許多商業的考量,慢工的規模小、一個人做決策,更重要的是兩人的想法夠一致。

流動的水才是活水

在台灣「商業出版」廣義指涉「能在一般書店買得到的書」,背後的意義是「有和經銷商配合」這樣的通路模式,而非內容很商業,此外還有「獨立出版」「自費出版」「微型出版」,這些名詞的定義也讓人頭昏腦漲,「可是讀者應該不在乎吧?」率性的Pam Pam為大家的疑問畫下句點,對於自己為何從自費出版踏入商業出版,她也毫不遮掩的說這就是一直以來的心願「《瘋人院之旅》出版後,我終於可以和媽媽說我的書在博客來買得到。」在大眾的眼光下,這樣才能算是一個工作,她也才有了底氣辭職全心創作、敢以漫畫家自稱。

慢工雖然只有珮珊一位正職、但出版品以全國通路為市場,她認為把慢工定義為「微型的商業出版社」才是比較易懂的,但因為選書具有獨立性,不以利潤或其它資金、市場性因素為主要考量,在她的定義下也能稱做「獨立出版」。跳脫開定義問題,珮珊認為台灣的漫畫市場需要更多像慢工這樣的微型商業出版社,去把像Pam Pam這樣已經成熟、但商業市場還沒有的創作類型納入大眾更容易接觸到的通路上,去改變大眾的閱讀視野,「讀者的口味一直演變、長進,創作者看到發展的希望,才會有更多新的人開始創作。」 這個意象是,有流動的水才是活水。

無奈這樣能夠為大眾注入新活水的微型漫畫出版社始終不多,以慢工的資金和人力也無法發行太多的作品,於是珮珊有了新的idea,她透過自己簽署的經銷通路,提供代理發行的合作模式。「這幾年因為政府大力補助漫畫創作,很多以前自費出版的創作者因為有了經費,而做出了更完整的作品,但他們常常還是自己發行。」Pam Pam醞釀十年後,終於於2020年出版的300餘頁長篇力作《瘋人院之旅》就是在輔導金的支持下完成,並透過慢工的「代理模式」出版發行。

「代理的話我不會出資印刷、編輯、設計,只提供通路。有建議還是會說,但改不改讓作者自己決定。」但是珮珊太喜歡這部作品,也想長期的經營Pam Pam這位創作者,所以仍然「忍不住」提供了各種行銷資源、用慢工的額度替她報名獎項、談影視開發、版權代理。所幸今年這本書得到書展大獎後首刷售鑿,於是珮珊和Pam Pam重新協議,把《瘋人院之旅》做了一些優化後,重新納入慢工自己的書系、以慢工的資金再版推出。

攜手一起看得更遠

面對出版市場的萎縮、聲量即是一切的年代,作者自行操作身價的可能性極高,出版社的位置和作用到底是什麼呢?「我會檢討自己能夠給作者什麼,如果只是分攤工作,對我來說太沒有價值了。」珮珊回應到。近年,她不斷地思考除了幫助提高作品的完整性以外,還能添加給作者的是什麼?答案是更長遠的發展:海外出版、展覽和延伸授權等規劃「讓他們有更多元的工作機會、收入和能見度,並且累積和建立人脈,一起看得更遠一點。」

有出版社協助規劃是好的,但保留一個發洩各種小衝動的管道,就能夠擁有更多的出口;即便開始有規律的商業出版,Pam Pam仍不定期會做一些自費出版,這些內容或份量可能是不太適合商業出版的,她的目的就是讓自己開心、全力表達、保持想做就做的自由感,不被編輯或者市場綁架。或許,這份自在才是她長久創作的秘訣吧。

NOTE

  1. 自費出版:作者自行出資印刷
  2. 商業出版:有登記立案、走經銷發行的出版社
  3. 微型出版:人數可能在4-5人以下、甚至1人的出版社
  4. 獨立出版:選書具有獨立的精神,不受市場、投資人左右,大多是自費出版,也可能是微型的商業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歡迎光臨:

  1. 見證烏托邦的幻滅——從《瘋人院之旅》想起那段空白的反精神醫學運動
  2. 倘若缺乏理解,整個世界,就是一個精神病院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