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華國小-林間教室/Photo credit:天下雜誌出版《我的孩子要在這裡讀書》

預見高雄都心板塊挪移,超前部署打造豪宅區裡的明星小學

文/游苔

「凹子底地區在日治時期就有發展,過去多是以農業村落為主,」籌辦龍華國小遷校案的時任校長郭鈴惠說,龍華國小創立於一九七八年,當時學生多半來自附近龍子社區的客家子弟,校園周遭是一片翠綠的稻田,稻米、菱角、甘蔗是主要農作物,孩子們有著無邊無際的生態教室。

民國七○年代後因為都市計畫開始漸漸產生人口移入,龍華國小在這個階段便已發展為頗具規模的指標小學。隨著學生人數不斷增加,校舍早已老舊、校地也沒有空間再繼續增建,加上正在興建的高雄捷運凹子底站出入口就在校園門口,擔心人潮影響教學品質,因此決定在舊校址旁的校園預定地遷校。大部分的校園工程都採分期進行,通常第一期校舍完工後,學生就會遷入,一邊上課、一邊興建後期工程。不過,龍華國小因有舊校舍,師生免於四處「流浪」,是高雄第一座整體校舍完工後才遷入的校園。

建築師對建築的想像不僅僅停留在當下、更要將未來發展納入評估。站在一片荒蕪的基地前,必須在腦海中安排建物排列座向,想像一棟棟建築物完工後人們在其中活動的樣貌,甚至還得推演十年、二十年以後,使用者的特性與行為會不會有所改變。黃建興說,當時龍華國小舊校區已有一定規模,高雄也有數項重大公共工程正在進行,包括高速鐵路選在北高雄的左營落腳,高雄捷運紅線貫穿了南北高雄、龍華國小也緊鄰捷運凹子底站,未來高雄都市核心將自南高雄遷移至北高雄,當人口愈加稠密,龍華國小的學生人數勢必大幅增加。

龍華國小

踏進校門口的第一秒,就能感受到黃建興的用心。龍之華廣場是刻意設計的退縮帶,只是幾步路的距離,街頭的車水馬龍瞬時被隔絕在廣場之外。面對人口稠密的校園,想要保持通風、採光以及隔音,就要讓各棟建築之間保持足夠的棟距,因此,除了靜態教學區之間的中庭綠地之外,在靜態與動態教學區之間,黃建興設計了一片寬達五十米的廣場,作為區隔與串接的中介空間。

龍華國小──中庭

「在龍華國小,我首度嘗試了半戶外大棚架。」考慮到南部濕熱氣候,天氣熱時學生躲太陽、下雨時更要打傘才能穿梭各棟之間,活動空間大大受到限制,黃建興靈光一現,在體育館與專科教室棟之間搭起了棚架屋頂,並以角度不同的木格柵排列,兼顧了隔熱與採光功能,如此一來,無論冬夏晴雨,學生都能盡情悠遊穿梭於活動中心、廣場、圖書室、展示空間之間,創造許多童年的美好回憶。

「校園內的場館可以互相結合,巧妙創造出不同的使用功能。」張瑞宜說,校園以圖書館作為中心,四周分別是大棚架下的「飛龍廣場」與校門口的「龍之華廣場」,以及面對操場、兼作司令台之用的「月光舞台」。因應不同的活動性質、人數多寡、動靜需求,將這些公共空間彈性組合,不僅功能多元、效果也好。而張瑞宜校長最喜愛的校園角落,則屬於靜態教學區的中庭草地。她說,龍華國小雖然位於都市裡,卻保有珍貴的生態環境。中庭刻意以土丘造型模擬自然環境,搭配小橋流水生態池,不但是孩子們下課時間嬉戲的場合,也吸引了鳥、松鼠等小動物穿梭其中。

龍華國小──多功能司令台

在校園內走動一二,不難發現,與黃建興其他校園作品相比,龍華國小採用的色調格外清新活潑,走廊上鑲嵌著黃、綠、粉色的彩色磁磚。黃建興說,這確實是刻意設計!原來,因為龍華國小班級數量太多、剛從幼兒園升上國小的低年級學生恐怕會有找不到教室的困擾,因此,他以班群概念出發,用不同顏色的磁磚來做區隔,就算小朋友識字不多、只要認顏色也能順利找到自己的教室所在。

「建築師看起來很酷,但是設想到的細節都很貼心呢!」郭鈴惠說,黃建興站在使用者角度思考而提出的另一項建議,就是將幼兒班獨立為幼兒園,擁有獨立出入口與獨立建築,讓不同年齡的孩子在校園中擁有屬於自己的愜意空間,家長接送時,也不至於動線混亂。

將一所歷史悠久的學校搬遷至新址,卻還要保有、發揚原先的歷史精神,難度可不遜於籌設新學校。奠基在昔日滿滿的記憶之上,黃建興的前瞻遠見打造出嶄新亮麗校園空間,如同走進校門第一眼就能瞧見的挑高鋼構柱,紅、橙、黃、綠、藍、靛、紫,為遷校後的龍華國小寫下七彩繽紛的新頁。

本文介紹:
我的孩子要在這裡讀書:黃建興建築師經典校園走讀》。本書作者/游苔;出版社/天下雜誌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跟著台達 蓋出綠建築
  2. 台灣‧綠築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