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少女A

「我沒在半套店工作過,但之前在摸摸茶幫客人打手槍或S都會做。」我很認真的跟面試官交代之前的工作經驗。

「啊,那這樣我也不用解釋太多,妳都可以接受,那妳應該會覺得養生館比較輕鬆,大概就幫客人打手槍陪洗澡,而且也都是年輕客人比較多,妳做起來會比較開心吧。」

「希望如此啦哈哈,那工作流程是怎樣?」我想趕快進到重點「錢」。

「不要急啦,但這態度很好哈哈哈。妳上班時會去長春路上的工作室,那邊會有大姐帶妳,所以妳上班不要跑錯喔!那我們這邊也跟摸摸茶算法一樣,以一節六十分鐘來算,妳跟客人進去就開始計時,妳大概花十五到二十分鐘幫他洗澡,洗完澡後就按摩,然後就開始……嗯妳知道啦。時間到了就出來,不難,啊我的工作是幫妳安排客人,所以妳一到店裡可能帶妳的大姐就會告訴妳今天有幾個預約,我盡量不會讓妳空檯。」

「但妳可不可以去上班還時要給大姐看一下,妳現在穿的……有點不太行,那邊美眉穿得比較競爭,可能大姐不會讓妳過。我請人帶妳去隔壁搭個衣服,然後拍張照傳給大姐,OK嗎?」

我的衣服竟然又被嫌棄,我跟摸摸茶面試第一天穿一樣,H&M的細肩帶豹紋洋裝,因為衣櫃不夠大,這洋裝長時間壓在衣櫃的角落,像梅乾菜。兩次穿這件洋裝都是為了讓它帶我找到容身之處,因為縐摺而被嫌棄,但沒得挑選而被擠壓變形的人生壓得我們喘不過氣,這條裙子就是現實。

我越來越懷疑這裡是網拍倉儲了,隔壁房堆滿像是從淘寶批貨來的大量衣服,其中一半連塑膠袋都還沒拆,另外一半明顯是有人使用過,有幾件用迴紋針調整肩帶,裡面還塞了胸墊。正當我對著這堆衣服發呆時,有一個大姐進來,她在那堆衣服中翻翻找找,拉出一件黑色小禮服在我身上比劃,喃喃自語:「好像太大了……」接著又拆開塑膠袋拿出另一件走豔麗風亮片小可愛,我換上後大姐雙眼瞄準我的胸部,一望無際平面的二維影像,我們不發一語。大姐又埋頭繼續翻衣服。

可能是等太久了,大象進來查看,「還好嗎?」我穿著衣不蔽體的小可愛跟內褲對著他,太恥了,我趕緊抓了旁的衣服擋住全身。這害羞不是因為女性遭社會長期規訓穿著暴露會引人遐想的羞恥,是這亮片小可愛真的醜到太具娛樂性,顯得格外赤裸,全脫反而還沒有這樣的狼狽相。

大象只是淺淺笑了一下,嫻熟的從一排掛起來的衣服中拿起一件藍色絲質襯衫,襯衫下面掛著一件西裝面料的短裙,我明白了,這是人設套裝。這套大象拿給我這一套叫OL人設,據他所言,鄰家少女的長相配上輕熟女打扮最能撩撥男人。我只想女人的身體真是很難與性慾、生育與社會資本等工具性脫鉤,時時都要考慮被算計為誰服務,成為哪種腳本,只想要哪天讓身體真正休息了,徹底不為誰服務了,讓我自己也對自己不感興趣。

「這衣服因為是別人穿過的,就先送妳喔,但高跟鞋妳要自己買。」剛好我進門的大廳就有一牆紙盒山,這麼剛好裡面就有全新的黑色高跟鞋。這裡真的不是網拍店嗎?我怎麼像是被導遊丟去觀光店強迫消費的盤子。原本想拒絕,但被大象一句:「我們已經賣得很便宜了。」我硬是把話吞了回去。哎不是價格問題,是美醜問題,憑什麼我出來賣的就要穿俗氣的水鑽露趾高跟鞋呢,對於一個以前從事設計工作的人而言,對於美醜的計較體質實在彆扭。但又在心裡反覆搧自己巴掌,自審是不是心裡太有餘裕才在乎這種奢侈的小事。選完一雙最素的黑色高跟鞋,大象叫我穿著走走看。

「不錯耶,跟衣服很搭,看得我自己都有感覺。」好噁,我真想拿高跟鞋往他頭砸過去。

大象又把我帶回剛剛那間會議室,又拿出那兩張紙,一張是填寫一些基本資料,姓名、出生、年紀……咦身分證字號?我無法用一般工作的眼光來衡量這些「基本資料」,在摸摸茶的工作經驗都是聽到店家掌握了小姐的一些資料,簽了什麼奇怪的契約,從此小姐像千層蛋糕,而店家手握奶油刀,層層剝開舔咬。第二張是一張工作規範,裡面洋洋灑灑大概有十條吧,每一條都後面都是以「如果犯了XX事,將會從薪水內扣○○元」結束,像是到班吧,遲到或忘記打卡都要扣錢,請假還要補班,忘記補班也要扣錢。再來儀容規定也比摸摸茶嚴格,素顏要扣錢、沒穿高跟鞋也要扣錢,看來看去就是想辦法把小姐辛苦賺來的錢再撈回自己身上,真的很有大企業思維呢。

如何遠離手臂痠痛

「打了好久都沒射,要不要提議直接S了?我手好痠。」在養生館工作第一天就覺得這個工作是重度勞動,在這一個小時內過度重複的動作讓手臂疼得厲害,大拇指的肌肉群腫脹,慢慢的痠痛蔓延到背上、肩上,變成有一點偏頭痛。這是今天第四個客人,在這之前,我還沒讓任何一個客人在我手上射出來過。洗澡、音樂、按摩都幫客人做過一次後,就剩下面前這根勃起的老二要處理,偏偏它就跟我過不去。淋上店家附贈的廉價按摩油,手握陰莖基本姿勢準備完畢,把客人的包皮往下拉,一隻手反手轉摩挲再上上下下來回、或是兩手併用一手抓著陰莖根部,一手按摩龜頭,我想得到的手法都出場過了,連續不停的動作,中間沒有停頓。手的痠痛感已經快到極限,但負傷最重的應該是我的腦子,困擾於始終沒有動靜的陰莖讓我腦力與精神透支。

「我比較難出來一點啦……我自己弄就好,妳在我耳邊叫給我聽。」這位年紀看起來跟我相仿的客人在半個多小時後開口了,我在他耳邊輕輕呻吟,他幫我完成我剩下的工作,自己搓弄幾下就射出白色的液體。
「不好意思欸……我第一天來,還不太知道怎麼弄,還讓你自己來,有點不好意思。」

「沒關係啦,這種就多練就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收一收出去吧。」在我滿身大汗用溼紙巾擦拭臉部時,客人補了一句:「但下次可以,試試看多一點挑逗啦,都不講話滿尷尬的。」啊,對啊,是這個,我居然忘記了。過去的半個多小時,我一語不發,眼神死盯著他的性器,好像跟他有仇。居然忘記在情色產業,相較於赤裸裸的性,體現親密感也是另一個重要的銷售商品啊。

在有限的時間內,持續不斷地感受到身體痠痛的知覺,同時傳遞親密氛圍給客人,營造情人相處一般的挑逗感,養生館就是這樣的工作。摸摸茶一樣也是要親密勞動,戀愛fu,但去性化的身體勞動反而不是重點,相反的就是靠各種氛圍營造、情慾展演來讓客人一步步進到「自己很特別」的角色中,這樣也比較好順水推舟的問客人要不要加碼S。

而養生館,各個環節有精準的時間控制,負責控檯的大姐交代,在五十分鐘內,幫客人洗澡十五分鐘、按摩十分鐘、輕功十分鐘,最後就用音樂與幫客人打出來為止算結束,最後留十分鐘讓客人洗澡,小姐把美容床整理好,鋪上乾淨的拋棄式床巾,摺好新的浴袍,等下一組客人使用。

好多流程要走,有時候用了這個就忘記那個,想著想著就嚴肅的發慌。懶散的人特別需要彈性,懶裡面有一種體己性,亂吃晚睡亂穿衣,都與別人無關,更體貼一點的人會離群索居。而養生館恰恰相反,細碎的流程讓人謹小慎微,遲到罰錢,進入房間後忘記扣暗鎖要罰錢、離開房間後美容床沒整理好也要罰錢,被發現與客人私下交換聯絡方式這條更大,直接被冷凍兩個禮拜。這裡好像用玻璃蓋的,經不起一點微微的動盪,還是說偏執的心理容不下一粒沙,在「上面」管理者的眼裡看來,小姐就是需要好好的治理,不然就會移山倒海,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翻出片天似的。這種上對下的視角中,跟用公衛管理名義,強迫八大無限期停止營業的概念頗像,一律先用八卦鏡降魔,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是劍客燕赤霞隔離了疫病源頭,一切程序正義,法源有據。

回到小姐休息室,幾乎大部分的小姐都躺在地板的軟墊上,有的在滑手機,有的在睡覺。休息室很大,裡面有廁所、化妝檯,幾張桌子成用餐區,還用一個簾子隔出抽菸空間,就是現在很流行的商用複合式空間,只是這裡沒有結合藝廊與餐廳。

養生館是二十四小時營業,所以小姐整晚不回去直接睡這裡也沒有關係,能接多少個就接多少個,而且還有棉被跟枕頭。我隨意找個軟墊躺下,把手臂放平,不滑手機,讓雙手盡可能休息。過沒多久我聽到小姐們聊天中有一個熟悉的聲音,粉粉聲音扁扁的,很好認,我走過去跟她打招呼。

※ 本文摘自《歡迎光臨午場酒店》,原篇名為〈養生館打工一週〉,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