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afael Matsunaga

為什麼不該等「跌到最低點」再買股票?理財專家實測:定期定額遠比資金All in更賺錢

文/班.卡爾森;譯/陳正芬

投資者的生命週期

撰寫本書之際,我也即將進入 39 歲,請容我悼念逝去的 30 歲年代。根據社會安全制度的精算表,與我同齡的人平均會活到 79 歲。如果從樂觀的角度來看,我的壽命高於平均值,意思是我還有大約 40 幾年,來替餘生的財務做好準備。

在接下來的 40 至 50 年間,我預計會經歷至少十次的熊市,其中五六次會造成股市崩盤,這段期間大概至少也會有七八次不景氣,或許更多也說不定。

我可以對上述數字打包票嗎?沒有人能對市場或經濟打包票,但倒是可以以歷史為借鏡。1970 至 2019 年的 50 年間,有過 7 次不景氣、10 次熊市和 4 次大崩盤,在美國股票市場造成的損失超過 30%。1920 至 1969 年的 50 年間,發生過 11 次不景氣、15 次熊市和 8 次大崩盤,為美國股市帶來超過 30%的損失。

熊市、慘烈的崩盤和不景氣,對投資人來說是人生的現實,我們在這個制度下儲蓄和投資,而這些是制度的特點,並不是瑕疵。因此,你最好習慣應付這些事,因為它們不會、也不可能很快消失,由於市場和經濟體是由人類所主導,而人類總是會做過頭,無論順境還是逆境。

然而,股市崩盤和經濟走下坡的風險,並不是對每個人而言都一樣嚴重。在處理一輩子的積蓄時,如何看待無可避免的挫折,與你當下所處的人生階段較有關係,而不是你認為這些時期多麼可怕,不同的人對風險的看法也不同,端視他們處在投資者生命週期中的位置。

年輕時,人力資本(又稱為終生所得潛能)遠大於投資資本,如果你 20 幾歲、30 幾歲、甚至 40 幾歲,未來還有很多年可以做個淨儲蓄者或淨所得者,也就是說,你應該歡迎市場波動,而不是害怕。股市不振會使股息殖利率上升、股價降低,你將有更多機會用較低的價格買股票,當下或許不好受,但如果你有定期儲蓄,這會是件好事。

有句俗話說,股市是唯一當商品便宜賣、而所有顧客一哄而散的地方。股市下跌時採取的行動對投資成敗的影響,大於在股市上漲時的行動。問題在於當股市崩盤時,人們總會想趕緊出脫持股,而遲遲不敢進場。如果時間站在你這邊,就沒必要擔心何時該把儲存的退休金投入股市,特別是在股市下跌的時候。年輕的好處,在於不需要算準進場時機,一樣可以投資成功;你可以等到熊市結束,因為未來還有漫長的時間。

另一方面,退休族群缺少人力資本,但(可能)坐擁大量財務資本。人們愈活愈長壽,意思是當你退休時,不代表不用再做金錢管理,而是必須多思考該如何投資終身積蓄來養老,因為你沒有那麼多時間等待股市停止下跌,也沒有賺取收入的能力,在股市下跌時逢低把新存下來的錢拿去買股票。

市場風險代表的意義,不僅會因為你所處的投資生命週期而不同,也受你的個性所影響。你作為投資人的風險概況,取決於你的能力、冒險的意願和需求這三者的組合。這三股力量很少處在平衡狀態,永遠需要取捨。

  • 你能承受多少風險,包含你還剩多少時間能儲存退休養老金、流動性限制(liquidity const-raints)、收入概況,以及財務資源。
  • 你願意承受多少風險,與你的風險偏好有關,也就是你增長財富的欲望與保護財富的欲望,兩者之間的差距。
  • 你對承受風險的需求,與達到你的目標尚需要多少報酬率有關。

對退休毫無準備的人,也許需要多承受一點風險,以便達到目標,但他們或許沒有這種意願或能力。

存了很多錢的人,也許有意願、也有能力承受更多風險來增長財富,但他們可能並不需要這麼做,因為他們已經是人生勝利組。

達到正確的投資組合何其困難,幸好世界上沒有所謂完美的投資組合,唯有事後才知道何謂完美的投資組合。

然而,就算有完美的投資策略,如果不能長時間遵守,還是沒有用。遵守一個還不錯的投資策略,遠遠好過無法遵守的絕佳投資策略。紀律加上長期的投資時間,是理財成功的平衡裝置。

你承受市場損失並貫徹計畫的能力,終究取決於期間的長度、風險概況、人力資本、性格特質和自我。當你在做關於金錢的決定時,如果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自己所處的狀況與不足之處,就不可能確實衡量自身的風險耐受度。

分散時間投資

目標日期基金對散戶投資人的一大好處,在於一支基金就可以進行簡單又有成本效益的分散投資。不過,還有一種分散退休資產的簡單方法,跟選擇的投資標的無關。

莫非定律(Murphy’s Law)說,凡是可能會出錯的事,就會出錯。股票投資人在拿捏進場時機時,往往有這種感覺,老是擔心會在大崩盤前進場投資。作為退休金的長期儲蓄者的優點,就是買進的股票會分散在各種股票市場的環境下。

絕大多數的投資大眾,都不會第一次進場就投入一大筆資金,除非老爸老媽超級有錢,要不就是繼承了大筆遺產。你會定期從薪資中撥出一筆錢來投資,或者在固定日期從銀行帳戶提撥一筆錢,一步一腳印地累積財富。

這種平均成本法會分散在不同時間點,有時在股市頻創新高時買進,有時在股市大跌時買進,有時則是介於兩者之間時買進。如果你像這樣規律地投資,代表有時花相同金額會買到比較多股(當市場下跌),有時則是買到較少的股數(當市場上漲)。

這個策略最重要的在於,乖乖買就對了。試圖精算買股的時機點,到頭來反而不盡人意,因為股市漲跌如賭博,沒有人一直都是贏家,哪怕你只在市場下跌時買進;換言之,「買低賣高」的古老投資建議,結果並不如預期。

財經作家馬奇烏利(Nick Maggiulli)進行了一項研究來測試上述理論,他比較了兩種買股策略,一種是簡單法,一種是神算法。第一種策略是 40 年間每個月固定投資 100 美元(經過通貨膨脹調整)到美國股市,我們稱此為簡單的投資策略。神算的策略則是完全不合乎現實,它假設你只在股市兩個空前高點之間的絕對低點才投入 100 美元,因此,這不光是逢低買進的策略,而且還是在每個週期的市場底部買進。

結果,哪一種做法勝出?

答案是,簡單投資法竟然擊敗神算法,從 1920 年代起,勝利的比率高達 70%;神算策略錯過了市場最低點,使勝率從 30%掉到僅剩 3%。再加上,沒有人厲害到能在每次空頭市場的底部或接近底部時進場,這就是即使兔子的速度像博爾特(Usain Bolt)註*那麼快,烏龜還是贏得比賽的緣故。馬奇烏利的結論是:「即使是上帝,都贏不了平均成本法。」

簡單法能打敗上帝,是因為有規律的投資,長期下來會讓存下的錢有更多時間成長。老是試圖在市場低點投資,代表了在場外觀望,並且錯過優渥的股利和市場增值,加上股市在經過一段時間後,上漲的機會多於下跌,如果想算準買點,可能得等很久,才會遇到較好的進場時機。

平均成本法有時會讓你買得比較貴,有時比較便宜;有時你在股票價值被低估時買進,有時在高估時買進,唯一要緊的是繼續買,如此一來,你就不會受制於任何一個時間點。從這個角度來看,股市波動不再是敵人,而是朋友,能讓你在不同市場環境的不同價位上取得平均值。

作為一個淨儲蓄者,你應該樂見股市三不五時跌一下;未來還有幾十年的年輕人,每天晚上睡覺前應該祈禱股市下跌。

唯一要緊的是繼續買。

繼續買,尤其在股票下跌時。

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整體而言,股市虧損並不是永久的;唯一永久的虧損,是當你恐慌出售的時候。

這種思維方式很容易受群眾心理所左右,不過,這時候心戰喊話倒是挺有用的,因為在股市出現壓力的情況下,人不會依理性行事。有時你必須哄騙自己繼續待在場上,因為當股價激烈變動時,賣股的誘惑也會大增。

說服自己多存一點,會比大部分的人想像的還有用,因為光是知識,絕不足以改變你的行為。

註*編注:牙買加前男子短跑運動員,是男子 100 公尺、男子 200 公尺及男子 4×100 公尺接力的奧運金牌得主。

本文介紹:
把小錢滾成大財富》。本書作者/班.卡爾森;譯/陳正芬;出版社/時報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一年投資5分鐘
  2. 精準選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