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太田浩史、廣瀨俊介、長岡賢明、鈴木毅、馬場正尊、西村佳哲、芹澤高志、廣井良典、鷲田清一;譯/曾鈺珮

長谷川 仔細想想,公園真的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呢。沒有主要功能,就這樣被放置在都市裡。以往公園的確沒有管理的思維,隨使用者愛怎麼用就怎麼用。那這樣公園需要管理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太田 舉例來說,東京日比谷公園如今因為維護的關係禁止踩踏草皮。那裡稱得上是日本公園的起源,但究竟是供人觀賞風景的庭園,還是讓人們集會的公園,定義依舊很混亂。在我看來,是因為大家沒有搞懂,十九世紀都市於高密度居住間取捨,進而發明公園的意義。把它和同時期英國開始的「野餐」文化放在一起看就很清楚了。說得更極端一點,公園文化還沒有在日本扎根。就像我突然邀山崎先生去公園應該還是很怪吧?你會想說到底是要決鬥還是要訴苦(笑)。

山崎 會想說應該是有什麼特殊目的(笑)。

長谷川 大家不太認為日本公園是可以利用的空間吧。跟中國的都市相比,平時會去利用的大人還是非常少數。

太田 大家會去看風景,但不認為能把那裡當「社交場所」吧。

長谷川 社交場所啊⋯⋯的確沒想過。

太田 如同我們把野餐視為社交行為,如果使用者以這種角度多多利用公園,能夠多發揮一點創意會更好。

長谷川 你的意思是,目前的使用方法還是偏被動嗎?

太田 我覺得公園是相當適合個人活動的場所。你可以讀書、思考。即使多人活動也很適合,比如約會或家人聚會這類親密關係的互動。現代的個人社會就藏在公園背後。

長谷川 原來如此。一直以來我都想像著,個人如何向面對面的世界做出反應、如何泅泳其中,來決定我的設計。但如果景觀的存在是為了提供一個社交場合,那麼光靠設計無法達成,必須有管理的介入。感覺社交這個字眼加進去後,公共空間能扮演的角色又更豐富。

太田 這點建築也一樣。光線照進來多優美、出神入化的形體讓人看得出神,這些都是極為個人的經驗。另外一種類型,就像建築師原廣司先生設計的京都車站大階梯,只要吸引人潮聚集就會讓它產生價值。這種相互交流的、集體經驗的豐富性,對景觀設計來說應該特別重要吧。

山崎 其實開放空間原本就是一種帶有集體性質的空間。開放空間的定義是:①在戶外、②隨機多數人可以進入、③土地永久存在。原則上就是一個集體的場所。

都市空間裡不帶目的性、能讓隨機多數人聚集的場所很少。建築空間幾乎都有特定用途、給特定多數人使用。設計允許任何人無時限隨意做任何事的空間,因為不限定用途,你很難找到設計的依據。怎麼去設計這樣的空間,可能還需要更多新的點子。

在日本,充分利用公園的活動和計畫還很少。

長谷川 為了讓變化產生,某種程度上需要引發一個「事件」。同理,要發生社交行為,是否也需要催化劑呢?

山崎 在城市營造的第一線,只跟一個人討論是無法決定城市方向,但一下子跟隨機多數人討論也會很混亂。和已有一定組織的社團或社群討論,再慢慢增加討論團體的數量,這也是一種做法。換句話說,透過彼此有關係的人們互相串連,進行城市營造和公園管理的工作。看到那些平常沒有機會搭上線的人們,藉由這個場合相處熱絡的模樣,讓我感到很開心。

長谷川 公園導入管理,對於引發一個集體性的事件是有幫助的嗎?

山崎 充分利用公園的活動和計畫在日本還是很少,我們不能光等著它發生。或許可以拋磚引玉先推出一個實驗型計畫,示範有這類使用方法,或許就會有人出來接下接力棒,做出行動。

野餐跟公園或許可說在同一個時期發明

山崎 話說回來,野餐(picnic)的語源是什麼啊?

太田 是法語 pique-nique 過來的,piquer是「諷刺」,niquer 好像是「情愛之事」的意思,實際上是很負面的字。馬奈《草地上的午餐》描繪的正是這種精神。雖然只是我個人推測,我想這個字是起源於十八世紀咖啡館的政治集會,到了十九世紀作為法國大革命的餘波傳到了英國。一八○二年一開始舉辦的野餐,是年輕人嬉笑喧嘩的聯誼場合呢(笑)。
 
長谷川 那這個行為後來走到戶外公園的契機是什麼?

太田 應該是一八○二年發生了什麼事,讓剛誕生的公園搭配戶外聯誼成為當下流行的某個事件。我猜應該是紅茶製造商的噱頭,在英國,有「男人喝咖啡,女人喝紅茶」這種潛規則。如同下午茶的象徵,紅茶是一種在戶外享用的飲品,中東地區也一樣。估計是女性的紅茶文化,與最流行的約會模式──野餐結合後,大幅提升了公園的使用風氣。

山崎 這有符合公園誕生時的時代氛圍,也就是自由與平等的思考模式。開放原本只有特定階級才能使用的特權,在都市裡設置每個人可以在任何時候聚集的開放空間,與身分地位無關。如果是一八二○年的英國,那麼野餐跟公園或許可以說在同一個時期發明。

長谷川 我最近在思考觀光的問題。像英國他們會去計畫勞工者的休閒娛樂活動,例如英格蘭西北邊的黑潭就朝大眾觀光地發展,雖然還不是很完善,但人潮都會往那裡集中。另外一種則是因為詩人威廉而成為備受喜愛的觀光景點──湖區(Lake District)。他們的觀光景點從一開始就兼具私人和大眾的兩種文化呢。

太田 觀光的發明是在一八五○年與鐵路一起出現,由最知名的旅行社湯瑪斯庫克集團(Thomas Cook)一手包辦旅遊業務。一八六○年休假制度確立後,才誕生出「休閒娛樂」這種概念。有趣的是,到了維多利亞時代,英國接連提出許多現今都市計畫使用的語言,車站、公園、集合住宅、圓環、渡假村等等。澳洲的都市也是誕生於這個時期,在阿得雷德或墨爾本,會看到電車行走在棋盤狀的道路上,被公園圍繞,外圍則有渡假區和遊樂園。野餐就是在這種背景下推廣開來的都市文化。

※ 本文摘自《地方創生來解答》,原篇名為〈GUEST 01 太田浩史 (建築師/東京野餐俱樂部)〉,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