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內澤旬子;譯/林詠純

剛開始,A不斷道歉,對於我列舉的「分手關鍵理由」、「無法繼續交往的理由」,不斷回傳低姿態的訊息:「全部都是我的錯。我會照著妳說的改,我們重新來過吧!」

這麼一來,我們過去交往時那些無謂的爭執到底算什麼?這種判若兩人的全面投降感,我只在書上讀過,簡直就像家暴的丈夫在毆打妻子後,突然變得溫柔,不斷道歉的模樣。這樣的模式不管怎麼想,復合後都會很糟糕。

他對於無法和我心愛的山羊「喜代」友好相處,也傳來許多藉口;「因為妳很珍惜,我才不能隨便碰牠」,或是「我害怕如果牠反抗,我會失手把牠打死」,這些藉口聽起來有點不尋常。他接著說「我在未成年的時候,曾經因為沒有控制好力道把動物打個半死,結果被送到教護院(現在的兒童自立支援設施)。但是我非常喜歡動物,也真的想和喜代友好相處」。

他在說什麼啊!我快昏倒了。藉口都不是藉口了。我不知道教護院的事情是真是假,但就算他在說謊,光是能想到這樣的謊言就已經太過毛骨悚然。我想要盡快和他斷絕關係。

我告訴他,不管你再怎麼跟我道歉,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可能,後來他就沒再回訊息,變成只有在早上打招呼。只要我已讀,他就不會再說什麼。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十多天。

早安 已讀

早安 已讀

早安 已讀

早安 已讀

他看著這樣的螢幕畫面,不會覺得空虛嗎?但是這麼一來,關係應該就會自然淡去了吧?之前電話響個不停的時候,我還擔心不知道會變成什麼狀況,沒想到這段關係似乎結束得蠻容易的。我一這麼想,就放下心來,逐漸連「早安」都不讀了。差不多夠了吧?說老實話,我就連讀「早安」都覺得厭煩,甚至連Messenger也不想打開。

結果,他傳來了又臭又長的藉口,譬如自己不擅長社交,會說那些傷害我的話可能是因為憂鬱症,或者是他母親的狀況也不好等等。

啊啊啊啊啊,他根本沒有放棄。早知道我就繼續已讀了。而且他把之前一直講話刺傷我的理由推給疾病,逼我跟他復合,實在很噁心。在交往的這八個月裡,他好幾次惹得我很不愉快,這個事實不可能改變,所以要求我重新來過,門都沒有。我因為照顧山羊而手指骨折的時候,他也說「怎麼可能骨折。明明沒什麼大不了的,妳也太誇張了」,來我家住的時候,他也完全不幫任何一點忙。就算他辯稱這可能是因為憂鬱症,我也只能說「是喔,請保重」。話說回來,現在才來跟我說那些難聽的話、傷人的態度,全部都是因為憂鬱症的關係,我也只覺得:誰知道啊!

能夠支持憂鬱症的伴侶,只限於原本就確實建立了穩固信賴關係的情況吧?我們才交往八個月。而且從第一個月就開始爭吵不斷,雖然經過各種嘗試,最後還是發現無法繼續下去,正準備分手,我沒有任何一丁點想要支持他的心情。之前那麼傷人,現在這些又算什麼呢?我壓抑著翻湧的怒氣,回覆了他的訊息:

我已經無法再忍受被你傷害了,也不可能擔心你或是照顧你。請你去找受得了你的任性的堅強女人。生病很辛苦,你自己保重。這是我最後一次回訊息,再見。

結果過沒多久,他又傳來了像是懇求的訊息:

我絕對不會再傷害妳,也不會再耍任性。我也戒酒了,這輩子都不會再喝。我真的洗心革面了。什麼忙我都會幫。我真的很喜歡妳。

我收到的訊息其實差不多有這個的三倍長。……煩死了。我已經懶得再理他,他傳訊息的態度與過去蠻橫的態度之間落差太大,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我以前曾遇過接近跟蹤騷擾的行為,所以真的很討厭這種糾纏不清、強迫我接受他想法的人。所以就警告他說,如果你再繼續煩我,我就去找生活安全課[1]的警察諮詢。

防治跟蹤騷擾主要由警察署的生活安全課負責。為什麼我這麼不問世事的人會知道呢?因為獵槍執照的負責單位就是生活安全課。二○一五年至二○一六年間,為了執照的審查,我花了半年以上的時間與生活安全課的員警面談,他們也來我家調查,找附近鄰居問話。當然,我也前往位於高松的香川縣警本部接受考試與講習,也在射擊場接受射擊訓練。最後終於好不容易,好⸺ 不容易,買了一把貝瑞塔的中折式上下排列雙管散彈槍,雖然是二手貨。我也在家裡設置了槍櫃,才剛把心心念念的獵槍迎回家。我為了辦理手續與接受面談,頻繁拜訪小豆警察署好幾次。所以雖然不到全部,但我跟生活安全課半數以上的署員都打過照面。

小豆郡內擁有獵槍執照的女性非常少。我不知道第幾次打電話去生活安全課時,窗口以為我是另一個人,對我說「妳要問那個某某的跟蹤騷擾事件吧?」我聽了之後一頭霧水。原來如此,生活安全課也身兼跟蹤騷擾的諮詢窗口啊!長知識了。原來小豆島也有跟蹤騷擾的諮詢。這麼一說,我聽說這裡的尼特族也不少。畢竟人口多達兩萬七千人,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附帶一提,生活安全課也負責風俗店、偵探業、柏青哥店等的經營許可。

再回到跟他的訊息往來,這個時候我並不是真的想去生活安全課。我只想試著搬出「生活安全課」這幾個字給他一個警告,但原來這是絕對不能說的禁語。原本姿態低軟的A態度丕變,立刻勃然大怒。

既然妳又是跟蹤狂,又是警察的滿嘴胡說八道,一定也跟島上的朋友說了一大堆我的壞話吧!臉書也把我封鎖了。我搞不好也會寫性愛日記。我豁出去了。


[1] 編註:日本警察署的生活安全課負責跟蹤騷擾、家庭暴力、少年犯罪,甚至是詐欺、賭博等事件的防範與處理,也負責生活法規的相關業務。

本文介紹:
我對抗跟蹤狂的七百天戰爭》。本書作者/內澤旬子;譯/林詠純;出版社/凌宇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
  2. 您已登入N號房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