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網際網路成為大家生活日常的這些年,有時大家發現自己可能熟悉的街景出現在一些外國網站的頁面上頭,這些網站部分是媒體,部分是部落格,提及台灣街道商家的原因或許是採訪,或許就是個人出遊的紀錄。某些文章經過整理編輯(或抄襲),會變成某種新聞網站(好啦說穿了是內容農場)的「報導」,加上諸如「全世界最好吃的十大什麼什麼」、「地球上最美的十家吧啦吧啦,第七家在台灣」之類標題,轟隆轟隆地在社群媒體上頭傳來傳去撞來撞去。

因為資料出處和文章內容的良莠不齊,所以這類文章大多不大可信,看看沒什麼問題,當真就千萬不必。不過,其實早在半世紀之前,1967年,台灣就有一家飯店被國外媒體評選為「世界十大飯店」之一;而且這個「國外媒體」不是無名部落客或內容農場(那時還沒有這種東西),而是美國的《財星》雜誌。

這家飯店,是位於台北市郊劍潭山區的圓山大飯店。

圓山大飯店可能不是大家平常上下班就會經過的地方,不過說是「熟悉的街景」勉強還行,畢竟它在七零年代算是台北市的地標形建築物之一,一直到現在,台灣的風景明信片或者提及「代表性建物」時還是常會看到它。

話說回來,圓山大飯店雖然勉強算得上是「熟悉的街景」,而且又是「飯店」,但在很多人心目中,對它的印象可能比國父紀念館或中正紀念堂之類「莊嚴肅穆」的所在更不親切──因為圓山大飯店從前具備半官方色彩、多為黨政高層及外國貴賓使用,所以「紀念堂」還能讓大家去看表演或跑跑步,「飯店」大家反倒不大會想到要去吃飯或住宿。

飯店多是高層使用,感覺也就神祕了,不只是政治上的神祕,還有玄幻方面的神祕(而且過去的黨政高層也很愛這套),所以圓山大飯店的風水啦、座向啦、建築內藏的結構密碼啦,甚至1995年因翻修不慎而引發的火災,背後都有許多繪聲繪影的傳聞。

經過台灣的政治環境轉變、政黨輪替,加上兩岸及國際局勢的變化,現今的圓山大飯店已經與以往不同,它引進了民間的經營團隊,開始對外開放,過去被視為機密的某些區域(例如東西兩側的密道),現在反倒成了吸引觀光客的特殊景點。但這些特殊景點最大的意義,並不是什麼特別以想像、巧奪天工的建築工法,而是讓人想法:哦~原來那時的黨政高官們要求這些設計,為的是這些目的,而那些目的則與當時的政治氛圍,以及他們怎麼看待世界,有直接的關係。

是的,座落在劍潭山區的這幢紅色建築,其實本身就是台灣近代歷史的濃縮紀錄,見證了許多關鍵時刻,承載了許多傳奇軼聞。如果能找個人替大家查查過往的資料、訪問從前在飯店裡待過住過或者工作過的相關人員,一定會有許多精采的故事。

如果這個人很能寫,那讀起來就會更過癮。

像李桐豪寫的《紅房子》這樣。

▶▶看看【《紅房子》:最會寫故事的記者李桐豪,首度揭露圓山大飯店深藏半世紀的故事~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數字很威,但不要看到就跪拜:《數據的假象》
  2. 冷冽荒冬裡以熱血、肌肉、暴力和情欲長出的想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