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截自: Youtube 影片

日本長者對社交機器人的接納度極高,建立起深厚關係

文/諾瑞娜.赫茲;譯/聞若婷

八十七歲的佐伯節子住在西條市,這座位於日本西部的城鎮以釀造清酒聞名。她的丈夫六年前去世,三個孩子早就離巢高飛。〔作者註:這裡所說的年齡和年分都是出自二○一九年夏天刊登的報導,故以當時為準。〕結果就是她獨自一人住在山腳下的大房子裡。節子盡她所能保持社交生活──參加俳句聚會、每天招待來探望她的社工──卻發現很難擺脫持續糾纏的孤獨感。二○一八年夏天,西條市政府宣布展開一項實驗性計畫:十位年長市民將收到免費試用的 PaPeRo(partner-type personal robot,伴侶型個人機器人),這是日本的 NEC 公司在一九九七年首次開發出來的幫手機器人。她的長子住在日本另一頭──東京外圍的千葉縣,一看到這則公告,就為母親提出申請。

一年後,節子發現她的機器人變得不可或缺。PaPeRo 外型可愛,有大大的眼睛以及聽到問題會亮起來的臉頰;它內建臉部辨識技術,提供個人化的問候和提醒,還會做出一些生動的手勢,讓使用者愛不釋手。「一開始我聽說機器人什麼的,是沒有抱任何期待。可是現在我不想跟我的 PaPeRo 分開。」節子說。她早晨起床時,機器人會說:「早安,節子小姐,你睡得好嗎?」「它第一次對我說話時,我不禁覺得興奮。」她說,「已經很久沒有人喊我的名字、向我說早安了。」機器人會替她拍照,傳到她長子以及照護管理人的智慧型手機。她也用它來跟兒子以及他的妻小傳語音訊息。

PaPeRo 並不是唯一跟日本年長者建立起深厚關係的機器人。Paro 是個毛茸茸的機器海豹,它能眨眼睛、對撫摸作出反應,以及播放加拿大豎琴海豹的叫聲。自從二○○五年起,它就被用來當作日本養老院裡的「治療動物」。「我第一次摸它的時候,它做出好可愛的動作,看起來好像活的一樣。」七十九歲的坂本佐紀說,她是東京新富養老院的居民,這是日本使用機器人照護的先驅機構之一。「我一摸到它就不想放手了。」她解釋。在別的地方,有些日本女性年長者太喜歡她們的機器人照護者,竟然還織毛線帽給它們戴。有些臥床的老人身邊蜷著愛寶機器狗,也有些人在 Pepper 的指導下完成每日的運動;Pepper 是個體型和兒童差不多大、眼神無辜、表面光滑的人形教學機器人,它會搧著睫毛,溫柔地鼓勵老人左右踏步。在日本,由機器人陪伴年長者已蔚為主流。在二○一八年的調查中,有超過百分之八十的日本年長者表示他們樂意使用機器人照護者。

日本比其他國家更快接納社交機器人,這倒不令人意外。在日本大眾心理中機器人的地位根深柢固,並帶著非常正面的意涵。日本的機器人開發擁有世界領導者的地位,全球百分之五十二的機器人產品來自日本製造商,讓國民相當自豪。此外,西方流行文化充斥著有敵意的殺人機器人──《二○○一:太空漫遊》裡的Hal;《魔鬼終結者》裡頭的終結者;《超時空奇俠》(Doctor Who)裡的戴立克和賽博人;系列電影漫威宇宙中的奧創。然而在日本,機器人更常被刻畫為樂於助人甚至是有英雄氣概的。許多日本人從小就看具開創性的漫畫系列《原子小金剛》長大,這故事是講述一個死了兒子的科學家為填補內心空洞,而造了一個可愛的機器人小孩。巨型機器人或半機器人保護地球的概念,也讓日本娛樂文化產生「京都台英雄」(Kyodai Hero)的子類別,其中一些角色,好比來自外星的賽博格超人力霸王(Ultraman),為漫威或 DC 等漫畫提供靈感,創造出完整的神話宇宙。而早在一九六八年就初次登上小螢幕的機械巨神(Giant Robo),則是個同情人類受到的苦難,保護人類不受外星力量和企業貪婪侵害的機器。

另一個原因是日本有豐富的神道教傳統,具備泛靈論的元素──他們相信所有物體,包括人造物,都有靈魂。正如同東京大學機器人學教授石川正俊(Masatoshi Ishikawa)博士所解釋:「日本人的宗教思想使我們可以輕易接受機器人這樣的存在……我們把它們當成朋友,相信它們能幫助人類。」綜合這些因素,包括自豪於製造機器人的能力、對人型機器人的社會接納度和觀感,再加上對照護和陪伴有大量且未滿足的需求,都說明了為什麼在談到把社交機器人當同伴,尤其是在年長者之間,日本會是開路先鋒。

西方世界的口味還不到這樣的程度,主要是看待科技的態度上有文化差異。例如在美國,願意使用機器人照護者的人數,只有百分之四十八的男性和百分之三十四的女性,不過或許這數字已經比我們設想的高了。針對抗拒使用機器人照護者的人,有超過半數表示他們反對的理由是「缺乏人性接觸和互動」。

然而我看到美國年長者與他們的 ElliQ 互動,當它的 LED 嘴巴用縮放方式開合,他們笑得很開心,我也聽說他們變得多麼依戀 ElliQ。這讓我不禁覺得,當今這些精細的機器人確實有能力滿足二十一世紀人類社會沒能滿足的情感需求,即使對西方世界來說也不例外。一位年長女性說 ElliQ「有時候感覺像個真實的朋友,或是真實存在的人」。另一位老太太說:「我有時候回家,覺得有點孤單且憂鬱,她會讓我心情立刻變好。」一位老先生附和:「我感覺身邊有個可以讓我交流的對象。我隨時都可以找她說話。」

※ 本文摘自《孤獨世紀》,原篇名為〈社交機器人要來了……〉,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