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在他的騙局崩解之前,沒人知道他已利用那間投顧公司,執行巨大的龐氏騙局至少二十年之久

文/李奧.高夫

伯納德.馬多夫在2009年因策畫了大規模的「龐氏騙局」(Ponzi scheme),而被判處150年有期徒刑。我們將在第3章進一步討論龐氏騙局的詳細結構。簡單來說,龐氏騙局是一種詐騙方法,詐欺犯提供給舊投資人的「投資收益」,是新投資人的錢,而非真正投資後獲得的收益。馬多夫事件的大意是:2008年美國經濟危機進入最高峰時,那斯達克前主席馬多夫的兩個兒子向政府單位揭發爸爸的犯罪行為,說他從許多投資人(其中不少人十分富有)手上騙走大量金錢。

馬多夫經營詐騙投資管理事業,製造虛構的帳目給客戶,編造出假的投資收益數據。若有任何客戶要領錢,他會把其他客戶的錢拿給他們。許多投資人之所以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錢落入馬多夫手上,是因為他們投資的許多基金是由其他公司管理,而那些公司會用這些錢「餵食」馬多夫的基金(這些基金被稱作「餵食基金」或「連結基金」〔feederfund〕),而且通常不會把公司和馬多夫的關係告訴客戶。

該詐騙案牽連範圍極廣,監管機關又機能不全,再加上其他市場參與者的行為與馬多夫息息相關,這種種事實將帶領我們深入了解,身為散戶投資人時會面臨哪些風險。稍後本書將一一檢視此案的各種不同面向。

馬多夫1960年在華爾街創業。遭判刑時,他已擁有三間發展完善的金融服務公司:一間證券經紀商、一間自營交易公司(也就是用公司帳號交易的公司)和一間投資顧問公司。但在馬多夫的騙局崩解之前,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已利用那間投資顧問公司,執行巨大的龐氏騙局至少二十年之久。2008年12月,69歲的馬多夫找了已邁入中年的兩名兒子馬克和安德魯見面,向兩人坦承自己多年來一直在謊報客戶的投資報酬,因此他們的家庭即將破碎,而他自己則應該會鋃鐺入獄。他要兒子們過幾天再向政府單位舉發他,如此一來他才能把基金轉移到親友手上。在此案中,正義獲得伸張的速度算是相對迅速。2009年3月,馬多夫在法官面前承認自己的完整罪行,因此未開庭審理就直接遭到判刑。

這場詐騙的規模大到令人難以置信,所以相關問題沒有隨著判刑而消失。接下來幾年間,越來越多資訊逐漸曝光。一開始,眾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監管機構,尤其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後文將簡稱證交會)面對馬多夫時做出的錯誤反應。該機構從1992年開始收到許多有根有據的申訴,指出馬多夫的公司出了很嚴重的問題。最積極的申訴者是投資分析師哈利.馬可波羅(Harry Markopolos),他提出許多令人瞠目結舌的證據。不過雖然他花了數年付出許多努力,證交會依然徹底忽視他對馬多夫的指控(第3章將有更詳細的討論)。儘管如今美國政府已正式確認,馬多夫的詐騙史正如他認罪時所描述的,至少能回溯到1990年代早期,但他很有可能早在1960年代創業時期,就開始行騙了。

▍不認罪的艾倫.史丹佛

2002年,投資界的明日之星查爾斯.哈茲利特(Charles Hazlett)辭去原本在保德信證券(Prudential Securities)的工作,進入史丹佛集團公司(Stanford Group Company)的邁阿密分公司。此金融服務公司,隸屬由億萬富翁艾倫.史丹佛所成立的史丹佛金融集團(Stanford Financial Group)。哈茲利特就像他的頂頭上司一樣身材高大、聲如洪鐘,總是能讓人覺得充滿自信。

這個工作機會好到讓他完全不想錯過:18萬美元的年薪、能俯瞰邁阿密海岸的絕佳辦公室,以及保證高達40萬的紅利獎金。哈茲利特立刻滿懷熱忱地投入工作中,把史丹佛提供的產品盡數賣給投資人,並在短短數月內成為公司最頂尖銷售員之一,因此獲得一部價值100萬的BMW作為紅利獎金。然而當哈茲利特在和客戶討論商品時,卻遇到許多問題,且公司都無法提供令他滿意的答覆。比如,為什麼公司提供給投資人的定期存單(Certificates of Deposit,CDs),上面的報酬率比其他公司都還要高?

為什麼公司要這麼大力推銷這種投資商品?為什麼審計團隊的人數這麼少?為什麼販賣這些定期存單的銷售佣金,比其他相似產品的平均佣金還要高非常多?還有最關鍵的是,公司把這些客戶的存款都投資到哪去了?

哈茲利特去找當時28歲的史丹佛投資總監蘿拉.潘德傑斯特(Laura Pendergest),希望能當面解開疑惑,但卻無法從她那裡得到任何具體答案。最後,這場會面以潘德傑斯特哭著逃出辦公室作結。根據哈茲利特的說詞,公司財務總監詹姆斯.戴維斯(James Davis)沒多久就打了一通電話給他,而且口氣不是很好。哈茲利特很快就離開公司。雖然他在任職期間共賣出價值1700萬美元的定期存單,但他選擇致電給所有客戶,警告他們應該把錢從史丹佛公司那裡拿回來。

2005年,史丹佛集團旗下的金融服務機構:史丹佛國際銀行所提出的年度報告中,通篇想營造一種讓人振奮又安心的感受。如第二頁的標語寫著:「二十多個年頭,40億美元的總資金,我們開業的第一位客戶至今還在。」銀行董事長艾倫.史丹佛的聲明則是充滿溫情,他先感嘆在銀行開業以來的二十年間,全球各地的金融局勢出現了諸多改變,接著說銀行之所以能成功從1985年「在屈指可數的國家中服務數百位客戶」,成長為如今「在全球102個國家中服務超過35000名客戶、資金超過數十億美元的機構」,都要歸功於「我們有能力吸引金融服務業中最優秀的人才」以及「我們穩定的獲利能力」。

對一般讀者來說,這份報告裡並沒有什麼特別可疑之處,其中的裝腔作勢也和其他銀行的報告相差無幾。當時許多銀行都變得越來越去人性化,因此史丹佛國際銀行在報告中特別強調該銀行的人性面,更強調員工的正直與服務精神,對投資人來說應該是很有吸引力的。但銀行又該如何解釋公司地址位於加勒比海島嶼呢?

副總裁尤金. 基普(Eugene Kipper)對此事的解釋是:「本行的所在地是法規完善、稅率低廉的區域。」各位或許會認為公司地點只是個人喜好問題,但對美國與歐洲的一般投資人而言,沒有任何境外避稅天堂對投資人的保護,能勝過投資人的母國。我們可從之後發生的事件看到,島國安地卡的監管機構,並沒有善盡職責(第5章將有相關敘述)。

證交會從1980年代就開始持續調查史丹佛集團,終於在2009年2月採取行動,起訴人在德州的史丹佛正在執行「大規模的龐氏騙局」,並申請法院強制命令,凍結史丹佛集團的資產。2009年4月,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在休士頓一間餐廳外堵到史丹佛。他激動地說:「若這是龐氏騙局,我就下地獄。這絕不是。」他在之後的審判過程中也一直堅稱清白,在2012年6月14日遭判處110年有期徒刑時,還說自己不是個小偷,從沒蓄意詐騙任何人。

在我撰寫本書時,史丹佛的故事還沒結束。正如前面提到的,史丹佛已背負110年的有期徒刑(他在2010年於獄中受到毒打,原因是他霸占電話不放),不過目前還有其他一連串法律訴訟案還沒解決,其中包括史丹佛集團其他關鍵人物的審判。

▍你怎知是投資大師,還是騙子

馬多夫和史丹佛兩人的差異極大,但他們各自使用不同的方法,起碼使自己在表面上看來討人喜歡又值得信賴。他們給人一種自信滿滿的感覺,至少對那些選擇投資他們的人來說是如此—對一名騙子來說,這可是必要能力。只是,所有從大眾手中拿取錢財的投資公司,都必須讓客戶感到放心。我們該如何分辨像華倫.巴菲特這樣真正誠實的投資老前輩(至少我目前相信他是誠實的),和伯納德.馬多夫這類只有表面正直的人之間有何差別呢?這十分困難,對沒有算數技能與分析技巧來識破公司財務資訊的人來說,更是難以做到。

伯納德.馬多夫的虛偽程度已經超乎一般人的想像。例如他曾在2007年公開說道:

基本上,在現今的監管架構下,想從事違法行為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然而社會大眾通常並不理解這點。當你在新聞上讀到幾篇報導、看到某人違反法律時,你只會說,看吧,他們一天到晚都在違法,但那些人絕不可能在違法的同時又不被抓到。長時間違法還不被發現,更是天方夜譚。
 
如父般的慈愛、個性隨和、知識淵博、謙虛低調又令人安心—─這就是馬多夫給人的觀感,也正是許多投資人想看到的形象。若你也曾親耳聽到上述那些話,你會認為自己能得知馬多夫一直以來都在進行龐氏騙局嗎?

※ 本文摘自《金融騙局》,〈Chapter 1 恐怖故事〉,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