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的力量」是台灣選戰的關鍵嗎?來看看心理學研究對「不同隊」的不認同
Photo Credit: Unsplash

「討厭的力量」是台灣選戰的關鍵嗎?來看看心理學研究對「不同隊」的不認同

文/陳豐偉

最近《菱傳媒》依據自己這半年來的民調,持續論述「負面黨性」對選舉的影響。有些人認為,討厭某政黨、不想讓他們當選,激勵人出來投票的力量,有時還大於喜歡某政黨的力量。

這也不是台灣獨有,歐美應該也會有這種由「不喜歡」、而不是「喜歡」的力量決定選舉勝負的現象。今年應該會有媒體陸續做這類民調,等待年底投票結果來驗證。

現在在各種政黨支持度民調裡,支持國民黨的比例,都遠低於民進黨。但在中北部的縣市長選舉民調裡,國民黨候選人在許多縣市並沒有被拉開。或許這可以佐證,選民的投票意願,有時不是基於「我支持你」,而是因為「我討厭他」。

這種「討厭的力量」,有什麼心理學的依據嗎?最近我讀到的研究,有一篇是講五歲小孩就有「你跟我不同類,我就跟你唱反調」的傾向,很可能是多數人類大腦的天性。

在此先講一下心理學界做這類研究時常用的「最小團體典範」(minimal group paradigm),比如找一群同質性強但彼此不認識的五歲小孩來,隨機分派成黃隊紅隊,讓他們穿上黃色、紅色的衣服、手環、圍巾,告訴他們你是黃隊、紅隊,黃隊、紅隊是競爭關係,都會想要打敗對方。但這些小孩彼此沒有互動機會,甚至可能連彼此的臉都看不到。

心理學的名詞,這樣的同隊叫「內團體」(in-group),另一隊是「外團體」(out-group)。

這類針對嬰兒與小孩的「最小團體典範」研究,應該有好幾十篇吧。在沒有互動、沒有實際競爭、沒有利害關係的情況,只不過是告訴小孩「你們不同隊」,強化團隊意識,就會讓小孩開始喜歡同隊、想幫助同隊、有資源時願意多分一些給同隊。

這讓我們推測,這種內、外團體間的喜歡與不喜歡,已經寫在人類的大腦迴路裡,並不是經由後天學習模仿才有的行為模式。同一個群體內的「自己人」,如果常會直覺式地為彼此付出,就會因為互相合作越來越強大。

那對「外人」呢?我們會下意識地不喜歡或故意不配合嗎?

2015年的英國研究,讓我們一窺對於外團體的「就是不照做」,在人類五歲小孩是如何展現。

研究者找來48位五歲小孩、以及48位四歲小孩,男女比例大約各半。研究的焦點是個新穎的發光盒,底部是個3公分高、長寬各25公分的木板底座,上面放個藍色燈座,若碰觸到頂部可打開或關掉這個藍燈。

研究者錄製了一些影片,影片裡有三位演員,兩女一男,男生坐中間。演員會分別穿上黃色或綠色的圍巾與手環,來表演兩種不同的動作。當表演A動作時,左邊的演員會先做,然後中間的演員,最後是右邊的演員,三個人會依序做同樣的動作。所以黃色、綠色、沒穿圍巾手環,A動作B動作,就有六種不同影片。

A動作是「祈禱者」,演員雙掌掌心相貼,五指相對,有點類似拍手,但雙掌是「黏」在一起,像是祈禱一樣,然後手掌向前推,以這動作點燈。B動作是「肘擊」,演員把右手搭在自己右肩上,用右手肘向前觸擊來點亮燈。

參與研究的小孩,會分成「外團體組」與「中立組」。在「外團體組」,小孩要從袋子裡選擇黃色、綠色代幣,來決定屬於黃隊或綠隊,不是這其實是研究者預先亂數決定的,方便平均分配小隊成員。接著小孩要根據小隊別,穿上黃色或綠色圍巾與手環。研究者會做一些強化小隊認同的工作,如講個小故事描述兩個小隊之前如何競爭。

接著,研究者會跟小孩示範兩個動作。他會說「看這裡,有些人會這麼做(示範祈禱者動作)。但有些人不喜歡,他們會做另一個動作(示範肘擊動作)。」

接著,研究者把一台筆記型電腦放在小孩面前播放「不同隊的人」做祈禱者或肘擊其中一種動作的影片。他會先跟小孩說:

「嗯,這些人是綠隊/黃隊,跟你不同隊。讓我們來看看這個綠隊/黃隊的人怎麼做」。

如同前面所述,影片裡穿同色衣服的三個人,會依序做同一個動作。看完影片後,研究者再強調一次:

「所以這是跟你不同隊的綠隊/黃隊的人的做法」然後把發光盒放到小孩面前說:「再看一下這個,你打算怎麼做呢?」

在「中立組」,受測者並沒有被分類,但還是有聽了綠隊黃隊的競爭故事。研究者示範兩種動作後,在筆記型電腦裡播放的演員沒有戴圍巾跟手環。接下來的動作跟「外團體組」類似。

結果非常明顯,五歲小孩的外團體組,超過四分之三以上都選擇做相反的動作,中立組則是大多數都照影片裡的人做。在四歲小孩的中立組也是大多數都照影片裡做,外團體組「不照做」的人數有多一點,但統計上的差異不如五歲組那麼明顯。

之前關於幼兒模仿內團體的研究,一般認為要從五歲開始才比較明顯。這研究也有類似的發現,四歲幼兒不明顯,要到五歲之後,才明顯偵測到對外團體示範的動作「不模仿」,差異大到像是「對著做」。

延伸來說,在兩黨政治底下,如果希望選民投票給A政黨,不見得要讓他認同A,只要讓他覺得「B黨跟我不是一夥的」,就有可能投票給A。也許某選民心裡認同的是C、D、E,或某個現實世界不可能存在的理想政治團體,但他有可能因為「我就是不要跟B一樣」投給A。

簡單分類下的不同隊,就會讓五歲小孩「不照做」。當有現實利益或意識形態的衝突,這時所產生的「不喜歡」,也就更有可能讓選民站出來「不讓你當選」。到底「討厭的力量」影響力有多大?等年底選戰揭曉,再來看學者怎麼分析了。

※本文多數內容摘錄自Readmoo電子書《只不過是分類效應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什麼決定你選什麼?

  1. 空戰定勝負:政治宣傳就是一種商業說服,川普用最強廣告引擎打贏選戰
  2. 為什麼政治立場不同的人,連衣著品味都覺得特別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