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戒嚴時期發動的「一清專案」,反讓黑道全聚集在監獄裡

文/莊岳燊

新聞中的黑道人物出殯排場,往往有一字排開的千萬豪車群,數百、甚至數千名穿西裝戴墨鏡的黑衣人,加上氣派無比的會場佈置。舉例來說,我們常常會在新聞中看到這樣的報導:

將近三百多台的車陣在街頭綿延數公里,告別式現場湧進千位黑衣人為其送行,市長、立委等政商名流,甚至前任立法院長都親自到場拈香致意。面對如此聲勢浩大的場面,警方不敢大意,派出百名警力荷槍實彈的在現場監控⋯⋯

當我們驚訝於這些闊綽的排場,不免也開始好奇,台灣的黑道有多大的勢力?為什麼和犯罪活動牽扯不清的黑道,卻又和大咖政治人物有這樣的好交情?

要了解台灣的黑道,得先回到十九世紀還受到日本統治的時候。當時,台灣就已經有許多經營色情行業和賭場的角頭。戰後,一些中國大陸的幫派份子來到台灣,而以外省家庭第二代成員為主的黑道「四海幫」和「竹聯幫」也陸續成立。簡單來說,「幫派」沒有自己的地盤,「角頭」則控制固定的區域。 

一九八四年,執政當局為了掃除島內的幫派、角頭,發動了「一清專案」。但這反而將國內的黑道勢力聚集到了監獄之中,以本省族群為主,對抗竹聯幫的「天道盟」就此成立,台灣三大黑幫「天道盟」、「四海幫」、「竹聯幫」鼎力局面形成。而在同一時間,全台各地也充斥著其他實力雄厚的角頭與幫派組織。

為了充足養小弟的金錢,傳統上黑道會從事勒索、喬事、暴力討債,或經營非法產業。隨著台灣經濟起飛,商人找來黑道,倚賴他們的暴力威嚇,介入生意糾紛。這些兄弟被引進商業世界,也開始尋找做合法生意的機會。漸漸的,越來越多黑道透過滲透合法企業,成立公司行號,因為這樣不只能掩飾身份不被緝捕,還可以掩護檯面下的非法勾當。一些擁有生意頭腦的黑道,抓住經濟快速發展的潮流,成為鉅富。

黑道不只從商,也開始介入政治。一九五○年,台灣舉行國民政府遷台後的第一次縣市長選舉,一九七二年,政府舉行第一次立法委員增額選舉,民眾越來越積極的參與各項政治活動。黑道在這些選舉進行時,能動員自己的勢力成為投票部隊,也是很好的樁腳。為什麼黑道會這麼積極參與助選呢?他們希望自己所支持的候選人當選後,能保護自己不被警察騷擾和拘捕。因為在台灣,民意代表認為,前往警局關切,幫助自己的支持者,是選民服務的一部分。相對的,政客也喜愛和黑道結交,畢竟只要能為自己多添點選票的人,都是好朋友。

除了助選,黑道人物也可能成為廣受鄉親支持的候選人。黑道大哥本身雖然從事違法活動,卻常常將地方的鄉親視為朋友。他們好相處,做事阿莎力,有令人容易親近的草根性格。黑道兄弟平常幫人喬事情,好打抱不平,樂於為選民服務。他們慷慨的捐出錢財幫忙修路、建廟,甚至透過暴力、賄賂、關說,達成選民的請託。對許多選民來說,他們並不在乎黑道份子平常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也不關心候選人有什麼崇高的政治理想。只要能幫助選民解決日常生活大小問題,有效率的完成他們的願望,即使是黑道,也是好候選人。

一九八四年的「一清專案」使許多黑道勢力被嚴重打擊。這些兄弟在受到釋放後,深刻的感受到,要防止自己成為政府鎖定的目標,最有用的方式,就是將自己變成有權有勢的政治人物。此外,隨著選舉經驗的累積,黨外、民進黨等新興勢力逐漸對一黨獨大的國民黨產生威脅,當國民黨發現這些地方上的大哥能輕易在選舉中獲勝,便開始網羅他們,讓黑道掛上青天白日的黨徽,進入政界。

台灣的「黑金」政治,就在這樣的環境中乘勢而起。所謂的「黑」,指的是透過黑道暴力脅迫、威嚇,「金」則是利用黑道、政治人物或商人所累積的龐大資產,進行賄選或為地方服務。我們會發現,一位以壓倒性得票率連任的議長,同時是地方上人人敬畏的黑道精神領袖,還跨足經營多項產業,擁有驚人的身家。這種結合黑道、商人、政客於一身,縱橫非法、合法世界,具有影響力的人物,被稱為「灰道」。

在了解黑道如何和商界、政界發展出如此緊密的關係之後,相信大家都能體會,每當媒體報導黑道人物喪禮時,為何總是有那麼多商業大亨或政府高官到場致哀了。

參考資料
①陳國霖,《黑金 台灣政治與經濟實況揭秘》(台北:商周,二○○四)。
②伏和康、魏志中,《選舉入門 認識選舉的變數》(台北:書泉,一九九三)。

※ 本文摘自《社會事—權勢者的勝利手冊》,原篇名為〈黑道〉,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