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我是一名經過三招徵選入校的代理老師

文/宮能安

「老師!」
「怎麼了?」
「為什麼一個老師只要考一次試就可以永遠當我們的老師?」
「什麼意思?」

「學校有很多老的老師,他們思想跟教育方式都已經不適合我們了,但是他們卻一直在學校佔據老師的職位,讓那些比較貼近我們想法,像你這種或是比較適合我們的年輕老師,都永遠進不了學校,或是成為真正的老師。要是你是我們班班導就好了!」

這是一段曾出現在我的表演課堂中的對話,發問的是老師們提到他都說要留心他的男孩,在某些老師的評價中他很常唱反調,也定義他為問題學生。從我的課堂和他相處下來,我倒認為他是一個勇於表達,也很聰明的男孩,雖然偶爾說的話會讓人想翻白眼,但並不那麼討人厭,當年他只有國一。必須老實說,他的這段課堂提問,讓我在心中也跟著他的話去思考「對啊!為什麼?」不過從他的提問中,我得點出一些有待討論,不能全然成立的觀點。

首先,他在提出這個問題時,有很大的可能是在針對某位老師,用自己的主觀去否定那位他不認同的老師的教學方法,這並不能表示那位老師真的不適任。再來,他用年紀作為合適與否的區分標準,也並不完全正確,因為許多資深老師們仍然擁有教學熱誠,並且不停地調整自己與學生的相處之道,這麼說對這些老師並不公平。

「要是你是我們班班導就好了。」我相信這句話有很多任課老師聽過,很多學生也都這麼對我許願過,我都會回答:「你錯了!要是我是你們班班導,你們就不會這麼喜歡我了。」要管理整個班級的難處何在,學生對於這方面認知非常片面,他們只會拿眼前讓他感覺最嚴厲的人跟讓他覺得最放鬆的人來比較。表演課所呈現出來的內容相較於談文法來得輕鬆,理解上也不像解公式那樣的複雜,所以這個科目讓他喜歡,因此定義我適任為班導也不是全然正確的說法。

撇除掉以上的種種,我覺得他還是提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提問,就是:「為什麼一位老師,只需要考過一輪試驗,經過一段實習,考上教師徵選,就能永遠是一位老師?」當然現在這個少子化與教師過剩的情況,什麼都很難說,但基本上多數的老師因為本身資歷較深,所以在學校穩如泰山,反倒是年輕的老師比較需要擔心被超額的問題。資深老師可以無憂地教到退休,退休之前,還有多少老師仍然保持好奇心,對於自己的未知持續探索?

我不是師範體系畢業的老師,我在學校只是一名經過三招徵選入校的代理老師。(「三招」意指,前兩次公開招募皆沒有招到老師,在第三次招募時,條件會放寬到沒有教師證、只要相關科系畢業即有資格參加招募)所以我不知道一名老師從修教育學程到拿到教師證,還要考上正式教師的路有多麽艱辛。但必須說,老師是一個需要非常保持彈性的工作,因為時代在變,老師所經歷的生活若是一成不變,那可能是很大的問題。

曾經聽過一名知名企業家在網路上的分享,他犀利的一句話微微震懾住在螢幕前的我:「老師們你們要留心,你們非常有可能會成為這個社會中不具競爭力的人。」聽到這句話的當下非常驚訝,也開啟我另一篇章從未有過的思維。

一名老師的養成,從國小、高中、大學、研究所,都在學校中度過,畢業之後要先到學校實習實,實習結束後,教師徵選上了就回到學校當老師,順利的話,能一路教到退休。

細算起這個人的一生,有大半輩子的時間都在校園當中度過,實際社會中的脈動,又有多少老師是能實際去體感測量,還是只剩下過往既有的經驗分享?

※ 本文摘自《致無法拒絕長大的我們》,原篇名為〈第十四話 誰說地理學家〉,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