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紫苑拿手的「書名發想法」:開門見山、象徵手法、逆向思考

文/三浦紫苑;譯/鄭淑慧

我在拜讀投稿作品時,的確偶爾會看到書名「過於不著邊際(而且很長)、難以推測其內容」,或是「過度爆雷」,忍不住覺得可惜。書名就等於小說的招牌,希望各位能盡量取個好書名。

正如角色的個性及台詞,書名有很大的程度也取決於作者個人的喜好與感性(當然,每個讀者的喜好也大不相同),並沒有「這樣取書名就萬無一失」的法則⋯⋯

同樣的,小說的寫法也沒有完全適用的法則,但這麼說的話,也許有人會質疑:「那我為什麼要聽你這傢伙的建議?」因而危及到本書存在的意義。關於這一點,我們先蓋上鍋蓋02暫且不提。話說,煮豆子時千萬不能揭開鍋蓋喔⋯⋯我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這人怎麼連蒙混過關都這麼隨便啊。

仔細回顧自己一直以來怎麼幫作品取書名,我發現自己有三種「書名發想法」。應該還有許多不同的發想方法,但我用的就是這三種。接下來一一說明,希望能成為大家的參考⋯⋯

一、開門見山發想法

《真幌站前的多田便利屋》(講述多田先生在真幌車站前開便利屋03的故事)

《住在那個家的四個女人》(四名女性住在古老洋房裡的故事) 

就是如此⋯⋯直截了當!

等一下,請容我為自己辯解。這兩部作品都是連載小說。所謂的「連載」,就是啊,在小說還沒寫的時候,雜誌上就已經刊登「新連載預告」。編輯當然會來問我:「這次的連載小說書名要取什麼?」我雖然在心裡吐槽:「啥?我連一個字都還沒開始寫耶⋯⋯」但千萬不能讓編輯識破,因此我以極為平靜的口吻回答:「這個嘛⋯⋯我是覺得,書名除了《真幌站前的多田便利屋》之外,沒有更好的選擇⋯⋯」

對,書名就是如此開門見山。

但是,這樣取書名當然還是有好處。最大的優點就是,方便從書名來推測小說的內容!另外,說到《住在那個家的四個女人》一書的書名,關於「小說的視角問題」(這本小說的敘事者是誰?),由於我在寫作前心裡已經有計畫,取這樣的書名就是希望引起讀者的注意,好奇「究竟是誰在說『那個家』的故事呢?」

即使是開門見山的書名,也能隱含作者的深意在內。這樣聽起來似乎很厲害,但說這話的我本人,為《真幌站前的多田便利屋》命名時卻完全未經深謀遠慮,那就只是單純又直接的書名而已。真是沒臉見人了。

但換個角度來看,正因為取書名時沒想太多,是不是反而給人一種新鮮感⋯⋯(自我辯護)。

以「開門見山發想法」取書名時,訣竅在於「說明不要過多」(避免書名就爆雷)以及「注重韻律感」(書名過長就沒有韻律感,而且也不好記)。 

二、象徵發想法

《強風吹拂》(關於箱根驛傳的小說)

《不得佛果》(關於文樂04的小說)

《編舟05》(關於編輯辭典的小說) 

這些都是象徵作品內容的書名。各位現在是不是想吐槽:「廢話,所謂書名不就是這樣?」⋯⋯我很慚愧。

這類書名的重點在於:「讀了內容會恍然大悟『啊!書名原來是這個意思啊!』」個人認為,即使是「象徵」,還是要避開「無論讀幾次,都只能抓到模糊印象的書名」。唯有書名跟小說的內容相互呼應,才能賦予象徵書名生命!

而且,「象徵發想法」還可以分為許多種類。

比方說,《強風吹拂》不曾在雜誌上連載,是直接出版的小說。因此,在還沒有決定書名的狀況下,我就已經寫了一千四百張稿紙。到了要出版成書的階段,我才開始思考「書名怎麼辦?」恰巧當時電視上正在轉播箱根驛傳,我聽到播報員說:「風勢很強。」當下心想「就是這個!」重新閱讀稿子後,關於「風」的描寫也很多(因為是跟「跑步」有關的小說),呵呵!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不過,有時也會遇到小說寫完後,才發現內容跟象徵書名不太符合的狀況。即便如此,如果象徵書名取得很不錯,也可以稍微調整一下稿子,讓內容與書名更加貼合。

《不得佛果》由於是連載小說,書名在一開始就拍板定案。該書名來自文樂的代表性劇目《假名手本忠臣藏》06中的這句台詞「得佛果吧(=成佛吧)」。由於連載開始前就已經知道主角的結局(「我才不要成佛!」)所以才命名為《不得佛果》。《不得佛果》算是「象徵發想法」再加上後面會說明的「逆向發想法」。

我個人很喜歡這個書名,但還是有個缺點,即不讀到最後就無法理解書名的意義。我自己也反省過,這個書名是不是給讀者帶來了太大的壓力。

然後是《編舟》。這是將辭典比喻為「舟」,描寫參與辭典編撰的一群人所發生的故事,所以也用了「編」這個字。算是「象徵發想法」與「開門見山發想法」的組合。所謂的「書名」,就是結合各種發想方法,絞盡腦汁後的產物!

有了《不得佛果》的前車之鑑,創作《編舟》時,我在小說開頭就讓書中角色說明:「辭典就是『舟』,我們就是『編』它的人。」心想這樣就萬無一失。當時我充滿自信,覺得應該不會再有讀者疑惑「這個書名到底是什麼意思?」誰知偶爾還是會收到類似「讀完小說之後,我終於明白書名的含義。真是太痛快了!」這樣的感想。咦?怎麼會這樣啊⋯⋯我懂了!原來讀者根本不會記得小說開頭的內容,大家都是讀過就忘是吧。好!都怪我思慮不周。

各位現在可以理解,要想出一個完美書名有多困難了吧。 

三、逆向發想法

《光》(非常黑暗,連一絲光亮都沒有的故事)

《沒有愛的世界》(故事結論是這個世界其實處處充滿了愛) 

我⋯⋯從剛才就一直致力於說明「取書名的方法」,是不是把自己作品的雷都爆光了。沒關係,如果踏過我的屍體,大家就能攻陷巴士底監獄,那將是我最大的心願(請參照《凡爾賽玫瑰》)。「這傢伙還真可憐啊⋯⋯」如果你同情這樣的在下而心想:「雖然已經知道結局,但我就賞臉讀一下吧!」進而願意閱讀本人的作品,這才是我最大的心願。這樣算置入性行銷07嗎?

近年來,人們似乎對爆雷相當敏感,但大多數的創作,重點都不在「結局」,能夠細細品味故事從開始到結局為止的種種過程與細節,才是閱讀的樂趣所在。所以啊,即使已經知道結局,還是可以享受作品的⋯⋯是不是!(因爆雷而拚命補救)。

說出這番大道理試圖說服各位的我,其實是最討厭被爆雷的人,因為還沒看電影《一屍到底》(One Cut of the Dead),就連預告片也不敢看,萬一被人爆雷推理小說的兇手還會暴怒。但因為我很快就會忘記兇手的名字,所以影響並不大。同一本推理小說,無論我重讀幾次,每次都還是會因為「竟然有如此精妙的伏筆」而驚喜。

嗯我⋯⋯從剛才就一直致力於說明「取書名的方法」,是不是把自己作品的雷都爆光了。沒關係,如果踏過我的屍體,大家就能攻陷巴士底監獄,那將是我最大的心願(請參照《凡爾賽玫瑰》)。「這傢伙還真可憐啊⋯⋯」如果你同情這樣的在下而心想:「雖然已經知道結局,但我就賞臉讀一下吧!」進而願意閱讀本人的作品,這才是我最大的心願。這樣算置入性行銷07嗎?剛才說到哪裡?對了,「逆向發想法」是吧!取這類書名時,還是要注意書名必須跟小說內容有某種程度的呼應喔。寫《光》這部作品時,我刻意只在書中的關鍵處使用「光」這個詞彙。希望讀者讀完後可以思考「為何如此黑暗又討人厭的故事,要取名為『光』?『光』在這篇小說裡到底有何意義?」只是不知能否如我所願就是了。

《沒有愛的世界》描寫的是一群植物學研究生的故事,一般都認為植物沒有「愛」,所以我才取了這個書名。就這一點來說,算是「開門見山發想法」。不過,醉心於研究的人們心中充滿對植物的熱愛,而且地球上存在著各式各樣擁有精妙構造的生物,這顆星球本身不就充滿了愛嗎?PEACE!「充滿愛的世界」逆向思考的話,就是「沒有愛的世界」。 

對了,還有一點想要提醒各位。

最近在網路上很容易就能查到小說的資訊。對,就是關鍵字搜尋。如果取了類似《光》這樣的書名,因為「光」是經常使用的一般名詞,可能會出現一堆不相關的資訊。因此,最好避開「家具」、「腳」這類的書名。可是這麼一來,芥川龍之介的《鼻子》不就也不行?唉,人生在世真是太難了!

當然,書名最重要的還是要符合作品內容,我只是「提醒大家注意一下」啦。

註釋

02.日文的原文是「蓋をする」,意即「在發臭的東西蓋上鍋蓋(蓋子)」,引申為「隱瞞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03.日本特有的行業,會因應客戶需求提供不同的服務,事無大小均包括在內。
04.文樂是日本傳統表演藝術中人形淨瑠璃(人偶劇)的代稱,與歌舞伎、能劇並稱日本三大傳統藝術,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世界無形文化遺產」。
05.繁體中文版的書名是《啟航吧!編舟計畫》,由新經典文化於二〇一三年出版。因內文所需,書中保留日文書名(舟を編む)直譯,以《編舟》表示。
06.以「元祿赤穗事件」(日本江戶時代中期元祿年間,赤穗藩家臣四十七人為主君報仇的事件)為題材的人形淨瑠璃、歌舞伎的代表性劇目。
07.原文為ステマ(「ステルスマーケティング」的簡稱),即指業配(文)、置入性行銷,又稱祕密行銷。

※ 本文摘自《寫小說,不用太規矩》,原篇名為〈〔第十五道〕取書名的三種方法──開門見山、象徵、逆向發想〉,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