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頭拚書影】你越愛《孤島的來訪者》,就越不願說出原因
Photo Credit: Pakutaso

【上山頭拚書影】你越愛《孤島的來訪者》,就越不願說出原因

今村昌弘的《屍人莊殺人事件》,以某個通常不太會出現在推理小說裡的故事元素,掀起了一股「特殊設定推理」熱潮,使故事內的推理謎題與相關設定緊緊相連,就算不符合現實邏輯,卻也在故事的世界裡顯得合情合理,就此為以解謎樂趣為主的本格推理小說,帶來更多幻想式的娛樂效果。

當然,在《屍人莊殺人事件》前,便已有過不少這類型的推理佳作。例如山口雅也的《活屍之死》,就設定於一個人死去不久後,便會立即復活,而且神智依舊清醒的獨特世界,成功利用這樣的設定帶出種種謎團。例如,在這樣的情況下,兇手究竟得要如何於被害人沒發現的狀況下殺害對方?更重要的是,既然人死會復活,那麼殺人的意義又是什麼?

不過,與《活屍之死》相較下,《屍人莊殺人事件》的特別之處,在於這本小說的宣傳裡,其實並未直接提及故事內的特殊設定,因此使不少原本以為這只是尋常本格推理的讀者,在讀到那個特殊元素時大感意外,進而在推薦本書的同時,也紛紛呼籲看過的人不要提及那個特殊設定,以便保持驚喜效果。

但事實上,這樣的情況應該算是無心插柳的結果。因為打從《屍人莊殺人事件》的開頭,今村昌弘便直接運用了那個特殊設定的典型橋段,並在後來的情節裡不斷安插同類作品的公式情節,因此感覺起來並沒有什麼想要刻意隱瞞的意圖,對於熟悉那類影劇創作的人來說,甚至也很可能會覺得書中的情節轉折乃是理所當然,是以第一時間可能還不會意識到,原來那便是許多人口中的驚喜所在。

至於這回的主題,也就是方丈貴惠的《孤島的來訪者》,亦同樣是一本特殊設定推理小說,而且就我個人認為,這本小說在揭曉其特殊設定時,甚至比《屍人莊殺人事件》還要叫人意想不到,除了與某部極為經典的科幻恐怖片有互通之處以外,就連揭露方式本身,也是一段扎扎實實的推理情節,以我們所熟悉的本格作風,就這麼將故事給推理進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幻想世界中。

對於看過方丈貴惠的前作《時空旅人的沙漏》的讀者而言,其實會在翻開本書的第一時間,便立刻知道《孤島的來訪者》就與《時空旅人的沙漏》相同,是一本擁有特殊設定的推理小說。

但巧妙的是,在小說前三分之一裡,方丈貴惠利用與新本格推理小說的開山之作,也就是綾辻行人的《殺人十角館》極為類似的事件結構與角色設定,在將其翻轉為彷彿自兇手角度出發的犯罪小說版以後,就這麼透過極為典型,甚至足以被稱之為推理小說愛好者集體回憶的孤島情境,來個令人真正措手不及的類型翻轉,因此在利用文類特色來聲東擊西的手法上而言,也確實帶來了更令讀者大感驚愕的效果。

這樣的做法,其實也正是方丈貴惠的另一個特別之處。

雖然今村昌弘的《屍人莊殺人事件》、《魔眼之匣殺人事件》與《凶人邸殺人事件》,同樣都是運用了特殊設定的本格推理,但是與原本對推理小說並不熟悉的今村昌弘相較下,方丈貴惠的《時空旅人的沙漏》與《孤島的來訪者》,則顯然對本格推理的相關傳統有著更為明確的意識。

除了像是「給讀者的挑戰書」這類安排以外,小說裡也不斷強調那些由特殊設定所建構而成的相關規則,其中還不乏某些對推理小說極為熟悉的角色,就這麼透過案件發展,與讀者暢談本格推理的諸多要素與常見情節,甚至還在《孤島的來訪者》中,針對「特殊設定推理」有著一段喜感十足,但是卻頗具參考價值的類型討論。

至於《時空旅人的沙漏》與《孤島的來訪者》更為可貴的地方,在於這兩本小說不僅兼具特殊設定與本格推理的樂趣,同時還在角色描寫上有著相當程度的吸引力,讓讀者不只想知道一連串命案的真兇與行凶手法,甚至更想知道故事會迎來如何的結局,而主角又會在關鍵時刻做出怎樣的抉擇,就這麼藉由精心打造的兩難困境,讓讀者對主角產生足夠的關心,同時也為他們得要偵破案件這回事,提供了更具情感說服力的動機,因此為這兩本小說帶來了絕不只是解謎而已的閱讀樂趣。

總而言之,《時空旅人的沙漏》正如書名,是一本與穿越時空有關,案件謎團與真相全都與此緊密結合的推理小說。至於《孤島的來訪者》,則是無論書名或文案介紹,都難以讓你在全書的前三分之一裡,便提前猜到這本小說所採用的特殊設定元素。

說真的,那的確是個讓人很想直接講出來好好討論一番的安排,但你越喜歡《孤島的來訪者》,就會越想為這本小說保留足夠的驚喜給其他讀者,因此只能忍耐不說。

仔細想想,原來,這就是熱愛《屍人莊殺人事件》那些讀者們的感受啊⋯⋯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一週E書】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的大膽行徑──今村昌弘的「特殊設定推理」
  2. 如果我有時光機,可以回到過去解決懸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