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的大膽行徑──今村昌弘的「特殊設定推理」
Photo Credit: Unsplash

【一週E書】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的大膽行徑──今村昌弘的「特殊設定推理」

文/犁客

近年有越來越多關於「特殊設定推理」的討論,彷彿它終於成了一個「推理」當中的「子類型」。「類型」的狀況常是這樣的:大多數創作者都遵循某些規矩,讓作品被劃歸為某個類型,然後有一個人試著不要那麼守規矩了,結果弄出來的東西很有趣,大家也很愛,仍把它劃歸在同一個類型裡。而不怎麼守規矩的方式變成一種新規矩,越來越多人這麼做之後,這些作品就會變成「子類型」。

「特殊設定推理」近年來作品多了,自然可以算是個「子類型」,剛會提到「彷彿終於」,是因這種手法不是近年才有人嘗試的──八十年前有人這麼玩過推理,六十年前有人這麼玩過推理,一直到本世紀初都一直有人這麼玩過推理,而且那些作品都很受歡迎。不同的是,當時那些作品,比較像是創作者大膽結合不同類型的「混種」作品,例如把科幻和推理加在一起,或者在武俠小說裡設計推理橋段,「推理」氛圍大致被混入情節當中,所以那些作品常被直接視為其他類型小說,或者是包括兩種以上不同類型的跨類作品。

不過仔細想想,就會明白那些作品與「特殊設定推理」可以算是同類──所謂「特殊設定推理」,指的是在推理作品裡頭加入了「特殊設定」,這些設定可能不合現實世界的常理(比如說有角色死掉之後又復活、但因為想不起自己是被誰殺掉的所以開始調查),但是在「故事裡的世界」成立。推理小說為了要讓讀者可以與書中偵探公平競爭同時推理,所以常會避免放進這類不合常理的設定,以免讀者覺得不公平,可是如果事先說明故事裡的世界存有這類設定,那麼讀者在推理時就該把它們也考慮進去。所以,如果有本武俠小說裡出現了密室殺人事件,那麼「凶手使用隔空打牛的氣功」之類手法就不是不可能的,而這自然是一種「特殊設定推理」。

換個角度想,這個子類型現在有了個比較固定的名字,有個原因或許是近年來這類作品雖然加入了「特殊設定」,但以故事內容來看它們就是不折不扣的推理(可能還非常本格),不大會與其他類型混淆。另一個原因,或許是近年來這類作品當中出現了好些相當有趣、叫好又叫座、引發讀者追讀(以及更多創作者投入這個子類型)的現象級小說。

例如今村昌弘以《屍人莊殺人事件》開啟的「劍崎比留子系列」。

屍人莊殺人事件》是個典型「暴風雨山莊」形式的古典推理──包括偵探、助手以及凶手在內的主要角色們被困在一個封閉場景當中,一個接一個遇害──有趣的是,今村昌弘用了一個現在大家很熟悉但用在這裡很新鮮的手法製造出「暴風雨山莊」,而且這個手法的作用不只製造必要場景,也涉及情節發展。

讀者會在續作《魔眼之匣殺人事件》中發現今村昌弘還是製造了「暴風雨山莊」,看起來用的是傳統手法事實上加了新東西;到了最新出版的《凶人邸殺人事件》裡今村繼續製造「暴風雨山莊」,繼續發揮把老手法創意組合成新招。

而這些故事,全在他第一集就做出來的「特殊設定」下展開。

如果你是推理迷,這些故事不但能提供你渴望的燒腦解謎欲望,也能讓你看到各種向經典的「致敬」;如果你就是單純喜歡讀小說,那這些故事也能滿足你──因為今村昌弘最令人讚賞的不只「特殊設定」的創意,還有把一堆你沒想過可以搭在一起的材料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這樣可以這麼好吃!」的大膽行徑。

▶▶看看【奠定「日本本格推理」新面貌的第一人,現象級推理小說《屍人莊殺人事件》續作!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研究怪物,為的是看看自己心裡最幽暗的角落
  2. 可以解悶,也可以討論,可以耍笨,也可以構建出一套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