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可以解悶,也可以討論,可以耍笨,也可以構建出一套理論
Photo Credit: Pakutaso

【一週E書】可以解悶,也可以討論,可以耍笨,也可以構建出一套理論

文/犁客

上個世紀的後半,台灣各級學校理論上仍把漫畫視為敗壞風氣的毒物、扭曲思想的垃圾;政府沒有禁止漫畫出版,但訂定了嚴格而且無謂的審查規範(例如規定動物的叫聲要用哪幾個字,不過這種無聊規定也就罷了,當時還有漫畫家作品送審後被指出該作會讓小孩胡思亂想所以無法通過,原因是該作中有一隻講了幾句話的狗──拜託,當時米奇那隻大老鼠開口講話都講五十年了),所以很多漫畫家根本沒法子接受,乾脆不畫了,而盜版漫畫(封底不忘偽造政府核可證書)卻到處都買得到租得到,然後學校師長再說這些東西都是會讓學生身心腐爛的歹物,在學校搜出一本,學生好像就犯了滔天大罪。

這情況到了九零年代中後段漸漸減少,不過八零年代還是很嚴重,如果你讀所謂的A段班、升學班的話,書包裡被找到一本漫畫,好像就會表示你今後的人生會從考不上第一志願、找不到理想工作、家庭失和、父母失望⋯⋯一路墜落到人生的最谷底一樣。

妙的是八零年代的時候,台灣還真出現過兩套漫畫,精裝全彩,幾乎每座小學(及部分中學)圖書館(或圖書室)都備了這兩套漫畫──學校裡會出現漫畫,這事本身就可以顯出那兩套漫畫出身不凡,它們是按照國語和數學課本的內容編的(十二冊就是六個年級的上下學期各一冊),符合當年「如果課本像教科書」的教改想像。

不過話說回來,這兩套漫畫備在圖書館或圖書室裡,真去讀的學生很少,讀過這兩套漫畫的讀者,印可能也不算太深;雖然憑良心說,這兩套漫畫幾乎找齊了當時台灣重要的漫畫及插畫繪者,根本神級陣容,但以當年教科書內容編出來的東西很難多有趣,這是硬傷(其實把領袖年少事蹟當神話看還蠻有娛樂效果的,只是當年沒什麼人敢這麼想)。數學那套教的是數學,國語那套的目的則多少是教忠教孝,以這個目的來看,這兩套漫畫沒發揮原先設想的效果。

當然,現在我們應該都知道,真要學到什麼人生道理,從樣板教材裡頭找到好東西的機率不是太高,越是多元的、奔放的,不受限的創作,越能帶來刺激與思考,這樣的創作,也常能從不同切入角度發現不同討論題目。更要緊的是,這類創作不會只侷限在某種表現形式中,可以是詩歌,可以是散文,可以是小說,可以是影視,當然也可以是漫畫。那兩套漫畫的問題不在於它們是「漫畫」,而在於它們的內容生成方式(而且說不定當年的漫畫家們畫得也很無奈)。

是故,我們可以從《進擊的巨人》裡米卡莎與尤彌爾的決定來討論那種情感是真愛還是什麼古怪的精神狀態,也可以從同一部作品的情節大轉折來討論民族主義造成的種種歪斜;我們可以從《SPY×FAMILY 間諜家家酒》裡的背景設定來討論冷戰時期的國際局勢,也可以從同一部作品的配件來討論世界名家精心設計的家具。

這些都覺得太煩時,至少我們還可以被安妮雅的無敵顏藝逗得哈哈大笑。

是的。好漫畫便是如此,可以解悶,也可以討論,可以耍笨,也可以構建出一套理論。來逛逛今年的「漫畫輕小說馬拉松」書單,你會明白這個道理。

▶▶看看【優雅讀者的悠哉閱讀指南~2022漫畫輕小說馬拉松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素雞和還沒來的未來──「瘋狂亞當」三部曲
  2. 如果你趕流行轉生到了異世界,你會需要《如何成為屠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