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用案件最快的方式果然是寫成小說或劇本——專訪《不要相信保羅的話》作者唐墨
Photo Credit: unsplash

活用案件最快的方式果然是寫成小說或劇本——專訪〈不要相信保羅的話〉作者唐墨

文字/唐墨;筆訪/愛麗絲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今年盛大邁向第 20 屆,是台灣推理史上持續最久、栽培作家數量最多的文學新人獎項。今年共有五篇入圍作,分別為青奈〈冰涼的殺意〉、馬丹尼〈冰室〉、鍾岳〈救風塵〉、光卿〈FoodCat:您的餐點已在路上〉、唐墨〈不要相信保羅的話〉,所有入圍作集結出版為《FoodCat:您的餐點已在路上》。此次我們藉文字筆訪,讓讀者一窺推理小說背後、和這些創作者的故事。

問:《不要相信保羅的話》最初是如何發想的呢?為什麼會選擇以「不要相信洋子的話」案件來改編故事呢?撰寫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呢?

答:想要為真奈美跟洋子找出一種可能的解釋,而這個解釋也可能是關於慧能的六祖資格、保羅不認主的真正原因。如果能這麼操作,故事一定會相當有趣,我是這麼認為,並展開創作的。

問:您為什麼會選擇致力於改編真實案件的故事創作呢?在改編案件的過程裡,最困難的是什麼呢?

答:身為疑案辦的主編,每天閱讀各式各樣的懸疑案件,希望能活用網站登錄的案件,最快的方式果然還是寫成小說或劇本了吧!當這個概念開始運作,也利用了我的系列作品進行創作之後,果不其然又蹦出了很多讓人期待改編的懸疑案件了。我的想法很快,但寫的速度跟不上來,相當讓人困擾。

問:《不要相信保羅的話》故事中提及父母對孩子的控制欲與情緒勒索,就您個人經歷而言,父母對您的影響是什麼呢?

答:前二十年教育我,接下來的二十年換我摸索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也學會了很多他們不會的事物。

問:您最喜歡聽的音樂類型、歌手、歌曲是什麼呢?為什麼?您寫作時習慣聽什麼樣的音樂呢?或有其他寫作的「儀式」嗎?

答:我的推理小說創作動機源於楊秀卿的唸歌,如果不是楊秀卿,也不會有相關系列作品的產生。同時我也是一位演歌歌手(自稱),石川小百合唱過脫胎自松本清張的〈翻越天城〉,還有一首與水上勉小說同名的演歌〈飢餓海峽〉,都開啟了我閱讀推理小說的契機。

問:您覺得直播、社群是如何影響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呢?這是否也讓推理辦案有更多型態呢?為什麼?您會固定觀看哪些直播嗎?

答:去年我熱衷觀看販售佛像法器的直播台,因而寫出了短篇小說〈代天行騙〉,拿到了該年的林榮三小說獎佳作。關於這個,我也構思了一篇相關的本格推理,敬請期待。

問:您身兼主持、住持、喜劇演員、作家、老師等斜槓身分,這些不同身份間是如何交互影響的呢?對您的寫作又有哪些影響呢?

答:佛教有所謂的五明,即精通語言文字及音律的聲明、重視邏輯推理的因明、專注工匠與藝術的工巧明、協助他人調整身心平衡的醫方明、以及邁向菩提佛道的內明。斜槓之目的,是為了讓大家都有機會認識佛陀的教導。

問:您最早開始創作是什麼時候呢?第一個故事的主軸是什麼?您認為寫作的意義是什麼呢?您覺得寫作過程裡最困難、最美好的分別是什麼呢?未來還有哪些創作計畫嗎?

答:嚴格來說,最早的創作開始於2004年,樋口一葉的中譯版小說《十三夜》出版那年,她成為日幣五千元的肖像人物,也成為我在文學路上的領路人。寫作最美好的部分,就是因為文學相當困難,一部能被定義為文學的作品出現,同時就滿足了美好與困難這兩個概念。接下來是清藏律師的全系列,還有關於台北的民俗書寫,以及更多的調酒師漢克。

問:您平時閱讀偏好哪些作者、類型的書籍呢?您認為對自己影響最大的是哪一本書呢?為什麼?

答:影響最大的當然是樋口一葉的書,尤其當我活過了她的年紀之後,更覺天才難得如殞星曳空,而自己肯定是憑著庸人之力,才能活到今天。推理小說、純文學小說都看,但看最多的果然還是佛教經論相關叢書。

延伸閱讀:

  1. 從一百八十年前說起──2021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2. 推理是離不開生活的——專訪〈冰涼的殺意〉作者青奈
  3. 九龍城寨的難以歸屬、自成一格,正是其魅力所在——專訪〈冰室〉作者馬丹尼
  4. 就像看了部餘味很好的絕讚爽片——專訪〈救風塵〉作者鍾岳
  5. 現實裡我總是各種花式被騙——專訪〈FOODCAT:您的餐點已在路上〉作者光卿